印度香料一把抓

印度香料一把抓-香料界的凱迪拉克:番紅花

在盛產香料的東南亞、西印度群島,我們聽過的大航海時代故事已經不在少數,很多香料都有「一咪咪換一群羊」的身價事蹟,可是說到現在還是穩居世界最貴香料的寶座,就非番紅花(Saffron)莫屬了。

印度香料一把抓-0.5克可以換三隻羊?昂貴又神秘的...

肉豆蔻這種香料,在台灣屬於比較少見的品項,也許有人聽過它的大名,腦中也會呈現「可能和肉桂長得有點像吧」的錯覺。不是這樣的!肉豆蔻長得超怪!完全自成一格!這款堪比異形的果實,在新鮮採收時有著無害的淺黃色外觀,打開以後是深黑色的種子和鮮紅色網狀的種皮,猶如雷利史考特《異形》系列的外星生物蛋。

印度香料一把抓-除了香菜還有香菜粉?印度香料不准你...

你是不是也經常在小吃店疑神疑鬼?沒有一覽調理台上的佐料盒不敢輕易入座?點餐起手式永遠是「啊!我不要香菜!」且恨不得團購「不要香菜」上衣每天穿出門?恭喜你,你已經罹患「恨香菜症候群」。殊不知,香料為我們布下的天羅地網,甚至來到了印度!

印度香料一把抓-咖哩炸物必備的印度藏茴香,味道濃烈...

吃炸物的時候你喜歡配什麼?九層塔、莎莎醬、大蒜、辣粉或塔塔醬?作為咖哩大國(或一堆美味的糊狀物)的印度,其實也有很多美味的炸物。那,印度人又怎麼讓炸物昇華呢?這時候就要請到印度炸物們的神隊友——藏茴香了!

印度香料一把抓-苦艾酒的必備香料:綠茴香 梵谷靈感...

本週要介紹的香料是綠茴香,複雜程度堪比「小捲透抽軟絲烏賊」家族的茴香家族成員之一。雖然名稱裡都有茴香,但是味道可是大大不同,這樣說起來還是霧煞煞,不如就一杯下肚酒酣耳熱的苦艾酒開始吧!

印度香料一把抓-知啦知啦(Jeera Jeera)...

說到小茴香,沒有種植這種香料的臺灣可能很陌生。但如果我們說「孜然」,可能哥哥牽妹妹阿桑牽阿北,全部的人都略懂略懂了。畢竟夜市攤販上的「蒙古烤肉」、「新疆烤肉」,還有各種烤肉攤飄出的那個香味什麼的,就是小茴香本人。

印度香料一把抓-比賽駱駝還強的好口氣:丁香

在印度餐廳用餐後送上的那盤去除口中異味的香料小碟,還有一些印度人隨身攜帶可以咀嚼用以清潔口腔的精緻小盒子裡,都不難看見丁香的身影!本週就帶大家一起來認識這股具有十分鮮明的味道,更能用來去除口臭的神奇香料!

印度香料一把抓-月桂柴桂傻傻分不清:教你一眼瞬間

說到月桂,大家很快會聯想到戴著桂冠的古希臘人像、戴著桂冠的拿破崙硬幣;它也經常出現在中外餐廳裡的燉肉料理,那一片片看起來超級難咬斷的橄欖綠葉片。但我們所熟知的月桂和印度料理中的月桂葉,是完全不同的植物!究竟發生什麼事?應該如何分辨?本篇文章將為你帶來「一眼認出印度桂」的小技巧:

Latest news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 向您推薦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Must read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 Advertisement -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
Recommended to you

印度人穿金戴銀,就是不敢隨便亂戴寶石

「今天去卡修拉荷(Khajuraho),要不要順便去看看祭司?他是吠陀占星的祭司,可以看看你們是不是也需要戴戒指!」印度友人蘇利室(Suresh)突然冒出的提議,打斷了我純淨的恆河冥想,「什麼祭司?為什麼要戴戒指?」

從零開始:我的印度華語教學之路,看見簡單又直接的印...

這是一篇關於南漂青年(但是跟南向政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故事。故事的開端,還需要追溯回去年的那個夏天。那時候,懷揣著「不妨一試」的心態,我毅然決然地搭上了華語文教學的列車。零經驗再加上半路出家,老實說,當初在下這個決定之前,我心中是掙扎和忐忑的。然而,我相信某些事是命運「設定」好的,一如在機緣巧合之下,我居然獲得了美譽中文的青睞(縱使我是零經驗的菜鳥),拿到了華語文教學的入場卷,開啟了新生活的大門⋯⋯

卡修拉荷的傳奇金工師:從戒指分工看見印度階級制度

沿著彎彎的小巷,蘇利室在一個破舊的木門前面停了下來,用力地敲了木門幾下,一個小男孩使力打開了木門。木門後,一片漆黑深處的亮點中,坐著卡修拉荷最傳奇的金工師傅。小小的金工木桌旁,坐著留著鬍鬚的老師傅,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比旁邊的燈還要亮;房間散落一地木頭工具,然而在這個凌亂的空間中,卻有著一種隱藏的秩序存在。我們在他的點頭之下,踏過時空的門檻,走到了只屬於他老人家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