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專欄 印度香料一把抓 印度香料一把抓-比賽...

印度香料一把抓-比賽駱駝還強的好口氣:丁香

-

- Advertisment -

丁香,在東方中藥材裡又稱「雞舌香」,取的是丁香花還未綻放的花苞曬乾,形狀就像扁扁的舌頭。(嗯?想對人家的舌頭做什麼?)這種扁型的丁香又稱「公丁香」,相對的當然也有「母丁香」。母丁香是這種植物的種子,味道較清淡,經常被磨成粉使用。吃過五香乖乖嗎?雖然拜食品化學的神秘魔法結界所賜,我們實在說不準那個五香真的就是白胡椒、八角、小茴香、肉桂和丁香,但至少想起五香粉的味道,裡面絕對有丁香。它的味道十分鮮明,在香味分析上,甚至有個自己的香氣分子「丁香醚」。也難怪從中國古代開始,朝臣上奏前得先含個丁香,否則口氣差、難登大雅之堂。

印度香料一把抓-比賽駱駝還強的好口氣:丁香
丁香的花朵。圖片來源/Franz Eugen Köhler, Köhler’s Medizinal-Pflanzen, via Wikimedia Commons

除了中國地區,世界各地也出乎意料地風靡丁香。最早廣布於印尼的本島與離島(直到現在,印尼大部分的香菸都還是丁香口味!),印尼丁香的命運十分坎坷,因為它也是十七世紀被開著船哇哈哈掃蕩全球的歐洲各國鎖定的香料目標。最先掌握印尼的是荷蘭東印度公司 VOC,東印度公司發現這個好東西可以賣到好價錢之後,哇哈哈地想要把公司佔領地區以外的丁香樹全部——燒毀!

這時候我們就要提丁香樹界的彭祖:阿福(Afo the clove tree)了。阿福在印尼西北方的小島上的瓜馬拉馬火山(Mt. Gamalama)上(躲得夠遠了吧)活了四百多年,因緣際會之下而逃過一劫,沒有被燒毀。到處遊歷的法國人皮沃(Pierre Pivore)便帶著阿福的種籽,向世界散播幸福散播愛地將丁香傳開來。我們無法查證皮沃除了《天方夜譚》裡的辛巴達和東非尚吉巴島(Zanzibar Island)之後還去了哪裡,但可以確定的是,阿福讓東印度公司壟斷丁香的美夢就此幻滅。

在歐洲,人們超級著迷丁香的特殊香氣,而且當時使用越多異國香料,就表示此宅邸的主人越開明、越富有。丁香在英國的比重甚至曾經來到 1 : 1 的價格。這也不難理解為何印度被英國東印度公司的統治以後,除了種植大量的丁香,也種下日後使用丁香的習慣。

雖然印度在非常早期的阿育吠陀醫書裡就提到丁香的療效,但是因為它的氣味非常特殊( \五香乖乖/ \五香乖乖/ \五香乖乖/ ),所以並非一般家庭會天天會使用的香料,通常只會少量的放在綜合香料裡,在夏天也較少使用。但在印度餐廳用餐完送上的那盤去除口中異味的香料小碟,除了常見而簡單的綠茴香與糖的組合之外,比較「厚工豐盛的」的也會有丁香的蹤跡;用檳榔葉包著香料、石灰和一些甜漬品的印度檳榔 Paan,以及一些時尚的印度人,隨身帶著可以咀嚼用以清潔口腔的精緻小盒子裡,都不難看見丁香的身影。

同場加映
阿育吠陀式的生活-你是誰?你吃什麼?

除了具有去除口中異味的神效之外,丁香在阿育吠陀醫書裡更記載「可以生津止渴、改善打嗝、增進食慾、減緩腹痛」等功效。在印度古吉拉特邦(Gujarat),就有將丁香與其他香料做成內餡,包在餅皮中油炸的點心「Lavang Lata」,看起來就像是《中華一番》裡面解師傅會變出來的發亮麵點。Lavang 是西印度的古吉拉特語(Gujarati)丁香的意思,各種不同的方言可能會稱丁香為:Lavanga、Labang、Laung。

印度香料一把抓-比賽駱駝還強的好口氣:丁香
照片來源/Awesome Cuisine

下次看到這類字根相似名稱,就可以做好心理準備吃到一個熟悉不已的味道了:丁香!


文章來源:
http://www.indianmirror.com/ayurveda/indian-spices/clove.html
http://easyayurveda.com/2013/01/21/clove-and-clove-oil-benefits-usage-dose-complete-ayurveda-details/
http://secretindianrecipe.com/recipe/lavang-lata-stuffed-fritters-dipped-sugar-syrup

FYH
FYH
政治大學哲學系畢。麵包師或海人,身心工作者或寫字的人。喜歡世界,喜歡海洋,喜歡旅行。飲食與呼吸,是讓人活下去的兩件事情。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那些為我帶來生活感的聲音

現在早上起床,我都會先聽見一個聲音,悠長而亮響的螺號長音,就是用巨大海螺做成的宗教法器,我很篤定是和我同一社區裡面的無名住戶,但沒有辦法確知是哪個方位,那聲音很響很滿,幾乎不見人影的社區像是瘦了一般,又被這響亮的法螺給給吹胖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大流行病與伊斯蘭恐懼症

閱讀了刊載在端傳媒的文章《在馬來西亞,一場瘟疫打斷了政變》,馬來西亞2月轟轟烈烈爆發的政變,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之下不了了之。在印度也上演了同樣的劇情,從去年12月通過歧視穆斯林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之後,印度各地抗議與騷亂不止,更一度在新德里引爆了30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成為印度總理莫迪上任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卻在三月初印度疫情爆發之後嘎然而止⋯⋯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