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Tonic Water 裡面有奎寧

昨天晚上喝了一瓶通寧水(Tonic Water),新德里的夏天正在逼近,略顯悶熱的夜晚喝一瓶酸酸苦苦又甜甜的通寧水,特別爽快。在封城無聊的日子裡,我也出現了一種典型的症狀——仔細地閱讀各種產品包裝。「誒!通寧水裡面有奎寧耶!」我一臉驚訝地轉身告訴一旁的太太,奎寧在疫情期間經常被提及⋯⋯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警衛大哥敲敲門

今天早上大樓警衛來敲門,送來了我訂閱的報紙,從3月25號進入全國封城之後,報紙從來沒有到過我家門口,都是我下樓買菜的時候,若是剛好遇見了警衛,他就會順手把報紙交給我,一個禮拜可能就收到個一次或兩次,沒有收到報紙的我似乎也沒有特別的感覺,在這個時間幾乎停滯的封城時刻,無論是印度的新聞還是國際的新聞,都只剩下一個話題——新型冠狀病毒⋯⋯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培養了偷窺鄰居的怪癖

封城的日子裡,我出現了一個怪癖,那就是站在陽台上觀察鄰居。封城之前,我幾乎鮮少花這麼多的時間站在陽台,和鄰居也沒有太多的交集,最多就是一起搭電梯的時候遇見了,會從彼此的眼神中看見笑意,些微點點頭那樣的靦腆又不會粘膩得令人尷尬。但封城之後,這些沒有任何往來的社區住戶,變成了某種程度的命運共同體⋯⋯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那些為我帶來生活感的聲音

現在早上起床,我都會先聽見一個聲音,悠長而亮響的螺號長音,就是用巨大海螺做成的宗教法器,我很篤定是和我同一社區裡面的無名住戶,但沒有辦法確知是哪個方位,那聲音很響很滿,幾乎不見人影的社區像是瘦了一般,又被這響亮的法螺給給吹胖了⋯⋯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大流行病與伊斯蘭恐懼症

閱讀了刊載在端傳媒的文章《在馬來西亞,一場瘟疫打斷了政變》,馬來西亞2月轟轟烈烈爆發的政變,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之下不了了之。在印度也上演了同樣的劇情,從去年12月通過歧視穆斯林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之後,印度各地抗議與騷亂不止,更一度在新德里引爆了30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成為印度總理莫迪上任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卻在三月初印度疫情爆發之後嘎然而止⋯⋯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勝節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一樣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Read More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視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Read More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