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是送移工回家的好時機。」印度道路運輸與公路部(Ministry of Road Transport and Highways)部長尼廷·加德卡里(Nitin Gadkari)25號在接受電視採訪時,被問及北方邦(Uttar Pradesh)政府派送巴士,將困在城市裡的移工們載回家時,提出了反對意見。他認為有些移工感染了病毒,很可能會造成大問題,「若是移工回家了,他們不會自己回去,病毒會跟著他們回去。」尼廷·加德卡里建議依照現在的中央政策,所有移工應該留在原地,由當地政府提供食物與庇護所。

同場加映
莫迪看不到的一群人:封鎖令下印度性工作者的困境

今天(26號)是印度封城的第33天,移工返鄉這個從封城第一天就爆發,一直到現在已經超過了一個月,卻似乎沒有人有辦法,又或者是他們總是擠不進決策者待辦清單的第一頁,什麼時候才是他們回家的「好時機」呢?

有另外一群人,先獲得了這樣的回家好時機。印度拉賈斯坦邦(Rajasthan)城市科塔(Kota)有著印度最著名的教育訓練機構,希望能夠進入最頂尖的學府成為工程師與醫生的印度學子,每一年成千上萬地蜂擁至科塔。當然,這樣的集中訓練與專業補習不會是一般人負擔得起的,大多數的學子都是來自中上階級以上的富裕家庭。在政府宣布封城之後,他們也被迫留在當地。

相較於這些擁有資源又備受保護的學生們,那些從封城的第一天就開始受苦的移工,顯然是更需要回家的;但這個好時機不屬於他們,階級才能夠創造所謂的好時機。4月17號,北方邦政府拍板,派了300輛巴士將這些滯留在科塔的學生們送回家,接著不同省邦也開始響應。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移工回家,什麼才是好時機?
從科塔回家的學生們。照片來源/印度報業托拉斯

載學生回家絕對是好事一件,在疫情爆發的封城時刻,誰不想回家?只是如果學生能夠回家,為什麼移工不能回家呢?為什麼政府明明有能耐給學生派巴士,之前卻沒有對移工伸出同樣的援手呢?我想起三月底,印度內政部將新德里的交通局秘書夏爾馬(Renu Sharma)給停職了,他被套上了失職的罪名,因為他看見了移工在公路上走路,並擠爆了巴士站和火車站,安排巴士載送這些移工;同時,新德里政府的多名公務員也同樣被治了失職之罪。這其中當然有政治鬥爭的成份存在,然而一個諷刺的事實是——派巴士送移工回家成了違反封城規定的失職之罪,派巴士送學生回家卻不是。

同場加映
印度封城之下的貧與富:你我都可能是特權階級

現在,因為各地政府不堪負荷照顧移工的壓力,再加上地方政府願意派送巴士載移工回家,印度中央卻跳出來反對。當然,這其中肯定有防疫的考量,最初沒有被照顧到的他們,身為社會中最脆弱的一群人,他們保護自己免於病毒侵襲的能力,肯定是最差的,但這得回到最初那個突如其來的封城決定,他們是被遺忘了,還是被忽視了?這些移工無論是在精神上還是生理上,都顯然已經承受了太多折磨,被困在都市裡的他們,也沒有獲得足夠的支持與照顧。

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想要回家,卻看著其他人回家。

直到現在,還有很多移工是繼續走在路上,上週一個12歲的男孩,因為無法負荷100公里徒步回家,而在距離家鄉11公里的地方死去,而這只是數十個死在回家路上的移工故事之一。這樣的血淚情節沒有完結篇,那是進行式且可能是未來式。

「政府或許期待將移工留在城市裡,之後能夠復工,但是我們可以預見的是大量的失業潮。數百萬的移工是失去工作,而不是在封城之後復工。」前兩天,我與國際發展與救援非政府組織樂施會(Oxfam)的潘卡傑·阿南德談起了移工的問題。潘卡傑·阿南德是印度分會的計畫與倡議主任,自從印度封城以後,樂施會的印度分會在14個省邦分送熱食、防護物資以及乾糧,照顧貧窮人家以及無法回家的移工。

阿南德說:「接下來只要交通開啟,大量的移工潮就會再次出現。」可以預見是印度中央與地方政府若無有效的調度,並有序地安排交通工具,那麼在封城之初出現的失序與亂象,只能重演。

我想起四月中參加一場牛津大學社會人類學家項飆的線上研討會,項飆專門研究人口流動,在2003年 SARS 爆發的時候,他研究中國的農民工在疫情爆發時的流動。這次印度在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之下,爆發了百萬移工返鄉潮,基本上情況有許多相似之處。項飆提到,這些在封城之下大量移動,打破政府規定的移工們,並不是真的在違反政府的封城政策,他們只是想要回家,為了生存,「這是一種『叛亂』(Insurgency),但他們的叛亂不是反叛政府,而是對抗資本主義所賦予他們的經濟功能(Economic Function)。」

項飆提到,這些都市工人在重大變化發生的時候,總是扮演著吸納這些突發衝擊的緩衝角色;而這次他們反叛拒絕了這樣的角色賦予。但我一直在想,他們究竟是反叛,還是他們只是單純地崩解了?他們單純地承受不住,而沒有被誰接住。而現在,好不容易有一道回家的曙光,上萬名移工開始被接回了北方邦,卻被中央政府一口咬定「不是好時機」。

新型冠狀病毒在印度,起初是從境外傳入開始的,某種程度而言,可以說病毒是從富裕階級開始蔓延的。那些來自中上階級的學生們從科塔回家,沒有人說他們是病毒的帶原者;但移工們要回家,卻是會造成病毒大蔓延的罪魁禍首。他們是這場世紀大流行病最大的受害者,病毒不分貧富,貧富卻因病毒而被拉得越來越遠。

同場加映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視

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也出要求,希望能夠安排火車專列載移工回家,這其中當然包括地方政府不堪照顧移工的責任;但移工們有權利安全地回家,卻也是不能否認的事實。印度道路運輸與公路部部長尼廷·加德卡里同樣反對火車專列的規劃,強調地方政府應該好好照顧地移工。

好好照顧移工不是一個說了就能做到的事情,地方政府若能好好照顧移工,他們還得這樣心急如焚,冒著生命危險回家嗎?這場移工危機已經持續了超過一個月,「好好照顧」這四個字,就像是飄在天上一樣,浪漫而虛無縹緲。

在地方政府派出巴士,陸續將滯留在各地的移工接回家,他們苦難而煎熬的漫漫回家路出現了光芒,卻又被中央政府貼上了「病毒」、「不是好時機」、「不會受到農村歡迎」等標籤。印度內政部更在近日提交給最高法院的報告上,認為「移工們沒有回家的需要,他們的需求會被照顧到。」

究竟,他們什麼時候才是回家的「好時機」呢?什麼時候才會被認可「有回家的需要」呢?這場龐大而複雜的危機,牽動著印度對抗疫情的未來樣貌。

同場加映
隨時更新:新型冠狀病毒印度疫情與規定變更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疫情下的夾縫求生:在不平順的日子裡,順順地走

早上七點多起床,聽見廣播:「請三樓住民戴上口罩,到門口領取餐點。」打開房門,門外…

by 印度尤

印度包機返臺:宛若成功嶺2.0的集中檢疫人生

「好漢不提當年勇,梅花不提前世繡。」但與時俱進,資訊爆炸的時代,管你好漢不好漢。…

by 小齡男子 Clément

被印度新聞工作耽誤的吃貨:臺灣飽島日記(5月9日)

今天已經是進入集中檢疫所的第5天。但是根據規定,這算是隔離的第4天,第1天不算。看…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