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C
Delhi
政府畫都更大餅,受害最大的永遠是手無寸鐵而背無靠山的居民

政府畫都更大餅,受害最大的永遠是手無寸鐵而背無靠山的居民

我第一次造訪新德里的玩偶村(Kathputli Colony)是在今年的3月,當時他們正為了政府的都市更新案抗議著,而我先前曾經寫過這個案例,談政府和人民所想所見和所感的不同,而這也造就了人民與政府對於美好未來的想像,有著極大的衝突。
愛國不是口頭說說而已:印度新總理堅持不使用英文,要讓世界聽見「印度的聲音」

愛國不是口頭說說而已:印度新總理堅持不使用英文,要讓世界聽見「印度的聲音」

印度剛剛上任的總理莫迪,無論是在演講、受訪、國內政務或是外交場合,都堅持使用官方語言印地語,就我自己關注他從競選至今的公開演說以及媒體採訪,也未曾看過他使用英文,我甚至一度以為他的英文不好,但據說他只是存而不用。而相較於前總理辛格以英文為主,莫迪堅持使用印地語,甚至要求內閣與官員跟從,引起了當地媒體的關注與讚賞。
萬人擁戴的首都市長為何執政49天後落寞下台?政治素人柯文哲應引以為戒

萬人擁戴的首都市長為何執政49天後落寞下台?政治素人柯文哲應引以為戒

柯文哲這樣一個顛覆傳統政治的新形象候選人,對年輕人以及上班族等中產階級是很有吸引力的,特別是在先前台灣掀起了太陽花運動以及各種護樹、勞工、土地徵收等議題後,越來越多人開始期望新的人帶來新的改變。印度才剛剛出現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只是最近開始凋零和起內鬨,那就是我在之前的幾篇文章中,都曾經提到的印度普通人黨(Aam Aadmi party)。
從馬總統就職演說,看印度新總理的經濟「馬上好」

從馬總統就職演說,看印度新總理的經濟「馬上好」

馬英九日前在他的就職六週年的演講中,其中提到年輕人的住房津貼,以及經濟自由開放的重要性,而這樣的政策與訴求,讓我想起近期印度大選變天,以及新任總理莫迪的例子。
當中國「賣」向全世界,印度神話木雕也裝上七彩霓虹燈

當中國「賣」向全世界,印度神話木雕也裝上七彩霓虹燈

走在印度教聖城瓦拉納西的小巷子裡,老建築、小販、寺廟以及鮮花的繽紛色彩總讓人眼花撩亂,不知道應該將眼睛聚焦在哪一件事物上,而這也讓許多人錯過了巷弄裡的傳統木製玩具店。
年輕選民力挺第三勢力,印度「連公子」與傳統兩大黨選情備受考驗

年輕選民力挺第三勢力,印度「連公子」與傳統兩大黨選情備受考驗

2014年5月,一場全世界選民最多、耗時最長的的馬拉松式的選舉,其中,最受矚目的莫過於印度執政黨國大黨的接班人選拉胡爾·甘地,也是本次印度選舉的總理熱門人選。身為尼赫魯-甘地家族的第四代,他究竟能否「光榮接棒」?
台灣應該要向印度學習「狡猾」的藝術,別讓中國成為台灣對外投資的「舒適圈」

台灣應該要向印度學習「狡猾」的藝術,別讓中國成為台灣對外投資的「舒適圈」

「印度應該要變得狡猾嗎?」這是知名的新加坡印裔外交專家馬凱碩在二月,於新德里國家智庫,印度國防戰略與分析研究所(IDSA)的一場紀念演講的主題,大致上,他講述了印度在現今亞洲多元力量崛起與競爭的架構下,應該以一種更「狡猾」的方式,應對與管理國際關係。「狡猾」並不是負面詞,但有時候確實會在極為衝突的政策運用之下,獲得最大化的國家利益。
他們是得到了一個新房子還是失去了家?執政者的傲慢似乎沒有國界

他們是得到了一個新房子還是失去了家?執政者的傲慢似乎沒有國界

走了一趟孟買的貧民窟,卻發現裡頭所展現的樣態,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我想我的既定印象和許多人一樣,是來自印度知名的寶萊塢電影《貧民百萬富翁》。在貧民窟裡,應該會有著人間最黑暗的壞勾當、最糟糕的空氣品質以及最骯髒的生活環境...
把百年咖啡店關了,因為這裡要「發展」了

把百年咖啡店關了,因為這裡要「發展」了

我到了一家即將關閉的伊朗咖啡廳,與其說是咖啡廳,倒不如說是有賣早餐的雜貨店。我想起了前一天晚上與在孟買的台灣實習生見面,她告訴我在孟買有一件很弔詭的事情,那就是「Hotel is not hotel and cafe is not cafe.」近年來新開的西式飯店與咖啡廳自然不在其內,但簡單來說,孟買傳統寫著的「旅館」是餐廳,而「咖啡廳」則是便宜小吃館。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Super Sunday! I am the first prize!」一個留著黑色翹鬍子的中年男子驕傲的告訴我,原先我對於他曾經到過75個國家表演略顯懷疑,沒想到他居然說出了「超級星期天」。他是一個魔術師,也是新徳裡玩偶村的居民之一。

印度好物購 - 精選印度商品都在這!

最新文章

牛屎也能發大財的古老智慧!

牛屎也能發大財的印度古老智慧!

最高溫衝上了攝氏四十八度的新德里夏日,眾生厭世慵懶之際,唯有蚊蟲精神飽滿,快活宛如身在天堂。登革熱自然也猖狂,傍晚時分常看見社區裡有人在噴藥,若不是有異味,這股瀰漫的白煙倒還有點浪漫氣息。「幫我拿牛屎條過來燒!」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一見我在抓腿上的蚊子包,趕緊請女傭過來,卻讓我心頭一驚,大喊:「牛屎條?我不要牛屎條啊!」
環保換教育:以塑膠垃圾代替學費的印度教育機構

環保換教育:以塑膠垃圾代替學費的印度教育機構

每周,印度阿薩姆邦的一間學校門口都能見到一個奇特的光景:年齡4到15歲的學生們人手一袋塑膠瓶、塑膠包裝、塑膠吸管等等的塑膠垃圾,排隊進入校園。這個當地居民現在已經習以為常的畫面,是這間私人創辦學校的新規定——Akshar Foundation 為了讓每個偏鄉的孩子都能上學,同時改善當地社區的環境垃圾問題,印度一間私人創辦的學校開始用塑膠垃圾代替學費,只要提著滿滿一包塑膠垃圾,就能免費上學。
可不是人人搶當鏟屎官?在印度養寵物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

可不是人人搶當鏟屎官?在印度養寵物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

我在印度領養了兩隻貓,貓哥哥是 Scott,貓妹妹是 Mew,但從挪威外交官 K「轉手」到我這兒,現在換了很台的名字,韭菜和韭菜花。「可以幫他們改名字,反正牠們對我取的名字也沒有反應。」K 苦笑。兩年半前,K 在路邊的一個塑膠袋裡發現牠們,細心照養後卻在近期突然對貓過敏,只能無奈將牠們送養。「可以請妳讓牠們繼續住在室內嗎?」K 的太太小心翼翼地問我,畢竟,在印度要找到有心養貓的人不易,要找到願意領養兩隻室內貓的人更是困難⋯⋯
奢華無極限!「肥到流油」的印度婚禮

奢華無極限!「肥到流油」的印度婚禮

從佈滿刺繡、金飾與珠寶的精緻紗麗,到新娘雙手一筆一劃手工繪製的曼海蒂指甲花彩繪,印度婚禮一向以鋪張奢華的典禮形式著稱。雙方家庭不但會花一輩子為兒女的婚禮存錢,印度每年舉辦的數千萬場婚禮甚至還能影響全球黃金價格的漲跌!
天龍國算什麼!跨越一個省邦就像出國的印度「戰南北」

天龍國算什麼!跨越一個省邦就像出國的印度「戰南北」

印度幅員遼闊,十三億人肯定有不同民情、宗教與文化景觀,「戰南北」在印度可是轟轟烈烈。也因著四月底開始投票的印度大選,也去了一趟南印的喀拉拉,出發到了當地,我的攝影師 Rajesh 像個「北方俗」,到哪兒都要求先停下來拍張照。「這裡是超有名的電影場景!是康萊塢的!」看著他和當地記者 S 大聊起各自喜歡的電影明星,陌生到需要上網查照片,來自臺灣的我忍不住感到荒謬;不過,我第一次告訴印度朋友,臺灣只有兩千三百萬人時,他們也一樣覺得不可思議。

印度好物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