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政經時事

Oppo 第三座廠,竟是台商拱手讓給中國?在全球最大手機基地,看見臺灣蘋概股危機

-

- Advertisment -Oppo 第三座廠,竟是台商拱手讓給中國?在全球最大手機基地,看見臺灣蘋概股危機 1

本文刊登於《商業周刊》1655期,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

文/黃靖萱  攝影/楊文財

有中國龐大的內需市場支撐,中國供應鏈為何也要出走,速度甚至還比臺灣快?他們將有機會吃下更多 iPhone 訂單嗎?

我們再度重回印度,前進一個你沒聽過的城市,這裡,正成為全球最大的手機製造基地。

過去這一年,印度首都新德里東南方的大諾伊達(Greater Noida),異常熱絡,中國手機品牌 Oppo 在這裡投資約新台幣99億元,設立新的印度總部。去年7月,三星更已啟用在該地造價約新台幣220億元的工廠,這是三星目前為止占地最大的手機工廠,號稱年產量1億2千萬支。

周遭,還有海派、光弘、MCM⋯⋯,這些你可能不太熟悉的中國手機組裝廠,正幫著如中國二線手機品牌酷派、傳音,及印度 Micromax 等品牌組裝手機。

陸品牌母雞帶小雞
Oppo、小米搶市場,供應商跟進
「如果在印度失敗,就可以關門了」

如同母雞帶小雞,中國品牌來了,下游勢必得跟進。從蘋果供應鏈的移動清單可看出,當台商的移動仍局限在組裝廠時,中國下游的零組件廠卻已開始搬家。

單在印度,跟著組裝廠而來的中國零組件廠,就有 3C 用鋰電池模組廠,也是 iPhone、Oppo、小米等品牌供應商的欣旺達,第一家拿下蘋果金屬機殼訂單的中資企業長盈精密,以及專攻聲學產品如耳機線材及數據線的瀛通通訊等。

在大諾伊達之外,面板廠如京東方、華星光電也在印度碰頭。根據印度中資手機企業協會秘書長楊述成統計,已有150家手機相關的中資企業搶進印度。

他們會來,是因為中國品牌正在強打印度市場。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全球第二大智慧型手機市場,使用人數雖超過4億3千萬人,但僅占該國智慧型手機潛在總市場的45%而已,成長空間仍大。一位外資手機品牌廠負責印度的採購說,業內流傳一句話:「如果你在印度失敗,差不多就可以關門了。」因為在中國市場,手機品牌大勢底定,除了華為、小米、Oppo 及 Vivo,其餘品牌生存空間被嚴重擠壓,這些尋找一線生機的品牌,全都到印度來。

相較之下,太過仰賴蘋果的臺灣電子零組件廠,之前因為蘋果一直沒有表態,且10年前將 Android 手機引進印度的宏達電,也幾乎消失在印度市場,對印度相對陌生。

值得注意的是,這群中國品牌的供應商,有一部分也是蘋果的供應商,若蘋果後續在印度放大產能,恐會侵蝕更多台商訂單。

例如,iPhone 電池模組供應商欣旺達,跟著 Oppo 來了,但臺灣的電池模組龍頭新普及順達,都不打算跟進。「印度,能去嗎?效率非常低,很多供應商去了,大家心裡有數,賺得到錢嗎?成本是問題、工人是問題,上游電池芯運輸效率也是問題,而且他們消費水準低,東西賣不貴,連帶零組件的毛利會好嗎?」一家蘋果零件供應商董事長說。

別小看此移轉效應。三星在印度,也是在當地找可靈活供貨的供應商合作,「我們不希望供應商是為了三星1家公司才來印度,」一位三星採購私下說。如今,被 Oppo 和 Vivo 帶來印度的供應商,包括合力泰、京東方等,在印度都已打入三星手機供應鏈中。三星還積極探詢手機用震動馬達、鏡頭等零組件在地採購的機會。

臺灣從先行者變落後
曾談妥80公頃地,卻沒人想去
印度官員:「你們要有 guts 啊!」

其實,過去10年,印度與臺灣關係,是在好轉中。據《外交家》雜誌報導,印度與台灣關係的改善,可追溯至1995年,當時印度總理拉奧(Narsimha Rao)與台灣展開合作,成立了「印度台北協會」;現任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任內,則促成了鴻海對印度的投資案。當然,這可能是印度對中國的制衡手段。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中,所提到的「中巴經濟走廊」將經過克什米爾地區,觸碰了印度的敏感神經,因為印度主張對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地區擁有主權。

環境對台商有利,但沒意願,局就難成。

同場加映
新南向政策另類反思:印度是否能成為兩岸合作的第三地?

我們驅車前往距德里1小時車程外的 Oppo 新廠區門口,它的對面,仍是黃土一片,牛隻三三兩兩甩著尾巴閒晃,荒蕪的了無生氣,但廠區門口印度臉孔的警衛荷槍實彈在站崗,警備森嚴,形成有趣的對照。緊鄰廠區的土地上仍在大興土木,藍色的門框上寫著「中國建築第五工程局」,顯然這塊土地未來也將造出另一個中資工廠。

這片園區,是神達前董事長、金屬機殼廠華孚董事長蔡豐賜的遺憾。

幾年前,同時擔任電電公會印度經貿委員會主委的蔡豐賜,和大諾伊達政府談妥一塊80公頃的土地,回臺灣找了多家台廠談,希望大家能一起去設廠,建立如同過去在中國一般的產業聚落。但最後沒人有意願,當地政府在時間壓力下,轉而賣給 Oppo。

「你們臺灣(企業)要有 guts 啊!」電腦公會國際合作執行長胡天盛轉述一個印度官員對他說的話。

陸企年資僅十幾年,衝勁十足
老台商:「我動不了,不如繳關稅」

台商會猶豫,一是因為還不習慣沒有優惠措施的環境。一位台商供應鏈董事長分析,在中國,政府為吸引台商設廠,祭出土地、稅負等優惠,工業區的水、電也從不須擔心,但印度卻完全不是。一位已在中國設廠的供應鏈總經理坦言,印度政府原本有一項投資返還的獎勵,包括 Oppo、Vivo 等投資金額大的大廠都準備了厚厚一疊證明資料申請,但,「迄今沒有人拿過,地方政府都兩手一攤說沒錢啊!」

原因二是,大家仍對一次錯誤的遷徙判斷,餘悸猶存。2010年在時任中國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號召下,筆電品牌廠惠普將亞太結算中心從新加坡移至重慶,鴻海、廣達、英業達等 ODM 廠都隨之進駐,一大票零件供應商也被逼著大規模遷徙。然而,大投資並沒有迎來大成長,當年最積極跟進的機殼廠,已有兩家收攤。

更關鍵的原因是,這群平均年資都超過30年的臺灣零組件業,已失去當年西進時的野心,「老實說,臺灣的供應鏈老了、兵疲了,如果真不行在中國做,也不太有興趣再往下做了。」一位台灣電子供應鏈董事長嘆口氣說。資誠中美貿易戰工作小組成員的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曾博昇,這段時間接觸很多小廠,在面對供應鏈移動的掙扎時,最後都說:「我根本動不了,要動,還不如我去繳關稅!」就死守在中國。

相較之下,中國零組件供應商平均年資10多年,他們,更像當年在全球開疆闢土的台商,衝勁十足,這是第一次出國長征。

蘋果出走中國反更黏陸企
他們一樣苦於錢難賺
但除了手機,更著眼電動車機會

我們走入中國手機電池模組廠航天總經理王秀春的辦公室,他熟練的泡著中國茶招待客人,來印度3年,他還是喝不慣印度茶。

他拿出手機說,一些來得早、在印度有點規模的中國手機關聯企業,大約有40多家的主管們,組了一個微信群。他們常在裡頭討論政府政策,要用人時,還會在群裡做員工徵信。

中國廠來到印度,關係比在中國還緊密。在大諾伊達周邊,除了投資額大,且工藝複雜的機構件無法在印度採購外,就連晶片,都有聯發科可以提供。手機代工廠印度 MCM 總經理李格觀察,從主機板、充電線、電池模組到包材,約有80%零組件都已能落實在印度採購。「中國(零組件廠)比我們積極多了,和品牌很配合。手機供應鏈我們並不強,不像筆電。這幾十年,中國已經建立起自己的手機供應鏈,」一位台商電子業大老觀察。

先行者先贏,這是必然邏輯。

跟台商一樣,中國廠商也遭遇很難賺錢的問題。李格分析,在這裡,生產手機的成本會略高於中國國內。因為印度員工的工作效率較低,且電力不穩,在工廠內要配發電機、不斷電系統等,都是成本。

然而,中國廠商看的是更大的機會。以電池廠欣旺達為例,它的第一個海外公司就在印度,它看上的不只是手機,還有筆電與電動車市場。因為印度政府「印度製造」政策,已喊出在2030年,所賣的車都是電動車,還將蓋鋰電池超級工廠。當美國製造、印度製造、印尼製造等浪潮崛起,與其之後被阻絕於門外,不如先成為各國要在地製造時的要角。

同場加映
中國的哀鴻遍野與印度的蓬勃發展─下一個世界工廠:印度

不可否認,中國政府是這群零組件廠外移的推手,台商推測,這群企業應該有拿政府補貼,當中美貿易摩擦提升,讓部分製造商快速擴大海外基地、分散風險,順勢增加區域影響力,是中國的大方向戰略。

在新的戰場,最後左右勝負的因素,原來,還包含大家對未來的想像格局。

有意思的是,川普開打中美貿易戰,想弱化中國的影響力,但美國最具代表性的品牌之一蘋果,走出中國後,合作對象卻可能更集中在中國廠商上。

接下來,台商該怎麼辦?下一站,我們要重回中國最大的科技聚落:深圳,去尋求答案。那裡,曾是全球最信仰集中式生產、最吃「人口紅利」的聚落,而它,正經歷劇烈轉變。


更多《商業周刊》精彩內容

聯發科吃蘋果落空,三星自產還外銷!手機廠「自己的晶片自己做」,臺灣 IC 業麻煩大了?
一個考2次就放棄;一個中年失業、拚1次就考上公職!缺錢時要韌性,有錢時再任性
財務長也要清理茶水間!在瑞典工作的臺灣人體悟:比福利更有價值的「尊重」
有小酌習慣,反而容易養成易瘦體質!醫師公開:減肥適合喝4種酒,快收藏~

商業周刊
商業周刊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
創立於1987年,華人世界的第一本財經週刊,臺灣發行量No.1雜誌,亞太地區閱讀人口密度最高的財經雜誌,臺灣閱讀《商業周刊》人口密度為0.56%,高於《財經》約佔中國人口0.01%、《Nikkei Business》佔日本人口0.1%;經中華民國發行公信會ABC(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稽核2015年每期平均有費發行量122,268本。榮獲10次國家金鼎獎最佳財經時事雜誌獎,居同業之冠,商周.com每月觸及人數(UU)達600萬。

Latest news

印度創業成立辦公室,得先經歷三個「難」:找點、找房...

「我們不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前一陣子大壯的歌曲《我們不一樣》一直在我耳邊圍繞,這或許是我在印度學到的第一課。不管是哪一個國家,是外派來工作或是創業台商們,若凡事用自己國家的觀點,用已開發國家的思維來想像這個世界,那就是給自己死路一條,印度更是如此。出生、成長在一個有條不紊的臺灣,也未從去過開發中國家或落後國家旅行、long stay 過的我,第一次創業就獻給了「不可思議的印度」!

印度必吃:甜食控保證沉淪的冰淇淋老字號 Natur...

如果在印度只能選擇一個甜點,我會選 Naturals Ice Cream 的冰淇淋。這樣的告白來自我這樣的鹹食控,可以說是最高的讚美,因為通常我是不會選擇甜點的,但 Naturals Ice Cream 我可以。至於甜食控,自然就更不能夠錯過!今天~印度尤就要跟大家介紹這個印度必吃的冰淇淋老字號 Naturals Ice Cream!

抗議現場發大財?直擊新德里的抗議照片小攤,我居然也...

鬧哄哄的抗議現場,政治人物在台上高喊口號,民眾在台下呼應並高舉各色標語旗幟,我卻看到有越來越多人慢慢地往人行道移動,圍城一團熱鬧得很,我好奇地跟著去瞧瞧,卻發現那裡正在販售照片,而且還有我的照片⋯⋯

藏在社區大樓裡的生意經:印度家庭主婦的無限商機

太太 L 最近似乎對她的印度瑜伽老師 Neetu 著了迷,無論我問她什麼,或是有什麼需要,她全部都說:「可以問我的瑜伽老師。」從專業的瑜伽知識,到尋找阿育吠陀料理課程,乃至於買腳踏車,Neetu 全部一手包辦;她就像是進階版的 Siri 一樣,只要發訊息給她,就會得到最佳解答⋯⋯

從零開始:我的印度華語教學之路,看見簡單又直接的印...

這是一篇關於南漂青年(但是跟南向政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故事。故事的開端,還需要追溯回去年的那個夏天。那時候,懷揣著「不妨一試」的心態,我毅然決然地搭上了華語文教學的列車。零經驗再加上半路出家,老實說,當初在下這個決定之前,我心中是掙扎和忐忑的。然而,我相信某些事是命運「設定」好的,一如在機緣巧合之下,我居然獲得了美譽中文的青睞(縱使我是零經驗的菜鳥),拿到了華語文教學的入場卷,開啟了新生活的大門⋯⋯

一窺印度當代藝術風貌:從認識獨立藝術組織與空間開始...

印度作為千年古國,擁有豐厚文化歷史及蓬勃的藝術發展,其宗教信仰、語言、流行文化的融合為印度帶來文化多元性,印度的傳統藝術能量可說是非常豐沛,印度當代藝術家們不忘自身豐厚的文化底蘊,更以多樣的媒介創作出豐富獨特的藝術形式。若想了解印度當代藝術風貌,可以從印度在地的獨立藝術組織及藝術空間開始⋯⋯

Must read

印度創業成立辦公室,得先經歷三個「難」:找點、找房...

「我們不一樣!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境遇!」前一陣子大壯的歌曲《我們不一樣》一直在我耳邊圍繞,這或許是我在印度學到的第一課。不管是哪一個國家,是外派來工作或是創業台商們,若凡事用自己國家的觀點,用已開發國家的思維來想像這個世界,那就是給自己死路一條,印度更是如此。出生、成長在一個有條不紊的臺灣,也未從去過開發中國家或落後國家旅行、long stay 過的我,第一次創業就獻給了「不可思議的印度」!

印度必吃:甜食控保證沉淪的冰淇淋老字號 Natur...

如果在印度只能選擇一個甜點,我會選 Naturals Ice Cream 的冰淇淋。這樣的告白來自我這樣的鹹食控,可以說是最高的讚美,因為通常我是不會選擇甜點的,但 Naturals Ice Cream 我可以。至於甜食控,自然就更不能夠錯過!今天~印度尤就要跟大家介紹這個印度必吃的冰淇淋老字號 Naturals Ice Cream!
- Advertisement -Oppo 第三座廠,竟是台商拱手讓給中國?在全球最大手機基地,看見臺灣蘋概股危機 2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
Recommended to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