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專欄

為什麼印度人不在星期二剪頭髮?原來印度也有風水學!...

約兩年前,我在旅行途中認識了現在的印度男友,隨後與住在香港的他展開了一年多的遠距離戀情,直到三個月前,我決定離開臺北,搬到香港與他一起生活。異國戀本來就會遭遇文化差異,同居之後,我更是陸續收集了一些印度人的怪奇生活禁忌,對男友來說,這些就是從小到大聽長輩諄諄教誨的習俗,他也說不出為什麼,但就情不自禁地想遵守,可是聽在我這臺灣人耳裡,就會想說「拜託給我一個理由好嗎!」

印超賽季精彩落幕!板球世界盃熱戰在即

觸身出局!比賽結束,149比148, 孟買印度人以一分之差,擊敗企圖衛冕的清奈超級王者,成為2019年 IPL 總冠軍!孟買印度人超越清奈超級王者,成為第一支在 IPL 贏得第四冠的隊伍,為2019的印超板球賽季畫下句點!

你聽過「業力瑜伽」嗎?當你與世界為一體,當你即是世...

你大概聽過瑜伽不僅僅只是墊子上的體位法練習而已?那麼瑜伽還有什麼?我看到後面的朋友舉手說,「呼吸跟靜坐!」沒錯,還有呢?蛤?還有?有,那就是「業力瑜伽」(Karma Yoga)!

瑜伽者的自由就是紀律:基因裡的惰性是你最大的敵人

對於一個自由工作者如我,沒有其他事情比規律來得更重要了。規律就像是一條線,把一天當中發生的每件小事情串起來,如果沒有這條線,人生就會崩解地如一盤散沙。很多人總以為練習瑜伽的人,都可以很有規律的練習,以至於很有規律的生活作息。沒錯,我就是一個這樣的人,如果不小心沒達成規定好的事情,還會拿鞭子打自己喔。

在眾神的領地裡流浪:獵頭部落 Konyak 人——...

在印度東北,與緬甸交界的 Konyak 人,是目前世界上少數留存的獵頭部落。在年輕的時候,Konyak 戰士們了為了擴張領土,或是為了守護家園,他們必須日夜戰鬥,甚至以割下敵人的頂上人頭為目標,進而可以在臉部與胸部留下刺青,象徵自己的地位。同時他們也相信砍下了敵人的人頭,將可以吸取敵人的力量與精神⋯⋯

在眾神的領地裡流浪:來場真實的傳說對決——擔任狂暴...

印度的南邊有著專門崇拜卡莉女神的盛大慶典,主要分布在印度南部的坦米爾納杜邦省,這個區域才對該節慶有特別的信仰,如果在印度的其他地方,可能就無法看到。不同於其他慶祝神明生日的節日,卡莉女神的這個節慶呢,比較像是地方的傳統節日,還包含了緬懷祖先的成分。節慶的當天,有上百戶的人家,都會分別打扮成不同造型的卡莉女神,並且前往特定的廟宇開光,而在開光之前,頭上都要罩著布,只有等到廟宇住持來到面前才能打開⋯⋯

從棒球學板球懶人包:不了解印度板球?但你應該認識棒...

板球對於臺灣人來說相對陌生,要了解其規則確實要花一些時間,這一篇以懶人包方式,以大家比較熟悉的棒球規則來做比較,板球和棒球有許多相似之處,相信會好懂許多,又可以增加一個了解印度的渠道,也多了和印度人聊天的話題,保證做生意、交朋友還是撩妹撩弟(?)都好用!

金馬奇幻影展 2019 年選片:《看不見的旋律》一...

寶萊塢電影《看不見的旋律》這部電影出奇的成功,年底上映不過三個月,在美國知名電影網站 IMDb 旋風式翻盤,成為2018年評分最高的印度電影。我在朋友推薦之下看了這部片,事前朋友們只說了「這部電影很好看!」。要知道,「很好看」這三個字是世界上你與朋友間最遙遠的距離:你永遠都不知道他說的,究竟是男女主角的臉很好看?風景很好看?還是電影海報很好看?但幸好這次我們英雄所見略同,《看不見的旋律》是真的好看。

Latest news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 向您推薦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那些為我帶來生活感的聲音

現在早上起床,我都會先聽見一個聲音,悠長而亮響的螺號長音,就是用巨大海螺做成的宗教法器,我很篤定是和我同一社區裡面的無名住戶,但沒有辦法確知是哪個方位,那聲音很響很滿,幾乎不見人影的社區像是瘦了一般,又被這響亮的法螺給給吹胖了⋯⋯

Must read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 Advertisement -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
Recommended to you

武漢肺炎:新德里機場實施防疫措施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人心惶惶,印度雖然在本稿發出之前尚無確診病例,也加強了檢疫工作防止疫情擴散。我搭乘國泰航空從台灣,經轉香港飛往印度,在1月27號凌晨落地新德里。飛機上,空姐就會發兩張表格,一張是平常就需要填寫的外國人入境表單,另外一張則是自主報告表格,所有從被武漢肺炎影響的國家入境的旅客,無論本國或外國都需要提交。

可不是人人搶當鏟屎官?在印度養寵物可能跟你想的不一...

我在印度領養了兩隻貓,貓哥哥是 Scott,貓妹妹是 Mew,但從挪威外交官 K「轉手」到我這兒,現在換了很台的名字,韭菜和韭菜花。「可以幫他們改名字,反正牠們對我取的名字也沒有反應。」K 苦笑。兩年半前,K 在路邊的一個塑膠袋裡發現牠們,細心照養後卻在近期突然對貓過敏,只能無奈將牠們送養。「可以請妳讓牠們繼續住在室內嗎?」K 的太太小心翼翼地問我,畢竟,在印度要找到有心養貓的人不易,要找到願意領養兩隻室內貓的人更是困難⋯⋯

印度香料一把抓-印度的一味入魂:咖哩和咖哩葉傳奇

說到印度——話還不用講到「料理」呢,大多數人很快就聯想到「咖哩」。「印度」和「咖哩」就好像文字配對遊戲一樣,不管哪一個先出現,都會在腦中被連線在一起。而說起咖哩,如果不談談咖哩葉,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