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神壇跌落的莫迪:30年來最強的印度總理卻面對不信任動議?

1113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 印度旅遊推薦 -

印度國會下議院在7月20號經過了12個小時的馬拉松辯論之後,對莫迪政府的不信任動議進行投票,在325票反對126票同意的結果下,握有下議院過半席次的莫迪政府一如預期平穩過關。然而,與其慶祝獲勝,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恐怕要更擔心2019年的連任之路。這是印度15年來第一個不信任動議獲得接受,並在印度國會展開辯論與投票,被稱為「30年來最強的印度總理」,積極形塑政治強人與改革推手的莫迪,究竟面臨了什麼危機?

最有機會與莫迪角逐總理大位的國大黨主席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以「假承諾襲擊(Jumla Strike)」為辯論主軸,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印度社會對於莫迪的最大失望——承諾落空。這當然和期望太高也有關係,無論是印度國內、國際媒體還是莫迪自己,從2013年至今的「莫迪造神運動」從未停過,過高的期望自然產生更大幅度的落差。然而,從目前印度的經濟表現、改革成效以及社會衝突現況等多方面看來,莫迪的表現確實很難讓人滿意。

積極形塑經濟推手形象的莫迪,卻領著印度GDP成長率一路從2015-2016年度的8.1%,跌落至2017-2018年度的6.5,莫迪政府總是以「印度是全世界經濟成長最快的國家」作為擋箭牌,然而這究竟是印度向上衝得太快,還是因為中國經濟成長趨緩,而給印度讓出了這個位子?備受看好的印度經濟,究竟為何在莫迪執政四年之後,遲遲摸不到政府承諾的8.5%甚至是兩位數的經濟成長?

2016年11月,莫迪閃電廢鈔重擊了印度經濟交易、中小企業活動與非正式經濟動能,緊接而來的統一商品與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s Tax, GST)則在落實不善以及稅制混亂中,再次攪亂了印度經濟。別忘了,統一商品與服務稅這個莫迪現在最說得出嘴的經濟成績,卻是他上任總理之前最反對的一項改革,而這些所謂改革所帶來的「短期陣痛」,看起來卻像是沒有盡頭,與其說是天災更像是人禍。

參考文章
莫迪廢鈔滿週年,印度經濟怎麼了?

於此同時,印度2017到2018年度的外國直接投資增速也創下了5年來的最低,可以看見投資信心的下滑,再加上高達5%的通貨膨脹飆升至6%的失業率、不斷貶值創下歷史新低的印度盧比、高漲的油價,再加上實際在印度營商的人所透露的實際困難,印度的經濟表現真的不容樂觀。

另一個令人詬病的,則是與日俱增的種族衝突。根據印度深度調查媒體IndiaSpend的報告,莫迪執政之後爆發的相關攻擊案件佔2010年至今的97%,遭攻擊致死的86%是穆斯林。因為從事皮革產業而被虐打、因為伊斯蘭教的禮拜禱告而被攻擊、因為運送牛肉而遭到圍毆,這樣的暴力與私刑在過去4年頻繁地在印度各地發生,並上傳至網路炫耀、傳播,這些都和莫迪與其政黨的特定宗教色彩與推行的意識型態脫不了關係

「絕大多數的時候,莫迪所做的是保持沈默,而他的內閣部長、國會議員以及地方首長,則持續散播仇恨言論。營造一個允許仇恨的環境,我想現在的執政政府必須要為此負責。」印度著名社會運動家、公平研究中心(Centre for Equity Studies)主任哈什曼德(Harsh Mander)先前接受我採訪時,特別擔心這種由上而下獲得默許授權的私刑攻擊,從加害人錄影與上傳的行為,也可以看出他們並不擔心受到處罰,甚至覺得這是值得誇耀並展現力量的方式。令人失望的是,莫迪政府在情況日趨失控之際卻沒有改變的跡象,甚至將責任推向地方政府。

參考文章
印度種姓制度還存在嗎?一手玩起種姓與族群衝突的莫迪正遭反噬
川普時代下種族衝突的借鏡:莫迪領導下的印度教國族主義
排他的印度教正瘋狂興起——解讀印度4位工人重傷事件

今年三月印度數萬名農夫徒步上百公里示威抗議,在這場不信任動議辯論的同時,也有上千名農夫聚集在新德里,朝向國會遊行示威,再再顯示了印度的底層危機。而在敏感的喀什米爾(Kashmir)問題上,莫迪政府的強硬態度卻使邊界交火與當地衝突加劇。

雖然本次對莫迪政府的不信任動議未獲通過,然而莫迪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NDA)的最大盟友濕婆神軍黨(Shiv Sena),批評莫迪在背後捅了人民一刀選擇缺席投票;第二大盟友泰盧固之鄉黨(Telugu Desam Party, TDP)則退出聯盟,主導此次不信任動議;一向與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關係友好的地方大黨勝利人民黨(Biju Janata Dal, BJD)也選擇缺席。2014年印度人民黨在莫迪旋風的帶動之下有能耐單黨過半,然而2019年是否如此則是一大問號,執政聯盟的分裂也讓莫迪更顯脆弱。

莫迪旋風從2014年開始橫掃印度,許多傳統地方大黨都被掃得東倒西歪,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控制了印度29個省邦中的21個省邦,一整片橘紅色的番紅花巨浪(Saffron Surge,註一)也引發諸多擔憂。本次不信任動議雖然只獲得126票同意,卻可以看出反對黨勢力正重整旗鼓,試圖形成團結陣線進行反攻。

在今年五月的南印大邦卡納塔克邦選舉中,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雖然搶下最多席次,卻沒能組成政府,反被國大黨與當地政黨人民黨(世俗派,Janata Dal (Secular))結盟搶走,當時分析就認為這預示了2019年印度大選的趨勢。在這次的不信任動議之後,印度也將迎來多個省邦選舉,切蒂斯格爾邦(Chattisgarh)、中央邦(Madhya Pradesh)、拉賈斯坦邦(Rajasthan)的地方選舉,都會是2019年印度大選的重要風向球。

參考文章
莫迪連任之路:從卡納塔克邦選舉結果看2019印度大選

從神壇跌落的莫迪:30年來最強的印度總理卻面對不信任動議?
國大黨黨主席拉胡爾·甘地。照片來源/Rahul Gandhi

國大黨黨主席拉胡爾·甘地是2019年可能單挑莫迪的總理人選,在本次不信任動議辯論發言後,突然擁抱莫迪成為最具戲劇性的一幕,雖然褒貶不一卻也成功搶佔媒體版面,這個來自印度最具權勢的尼赫魯-甘地家族的混血王子,雖然還不成氣候也仍有著傳統包袱,然而莫迪的扣分某種程度上就是他的加分,此消彼長也逐漸地改變印度現有的政治格局。

參考文章
2019印度大選單挑莫迪,劍指總理大位的拉胡爾·甘地何許人也?

這次的不信任動議,當然有諸多國內政治利益考量,反對黨需要在大選之前組建自己的舞台,暴露莫迪政府的問題與弱點,並證明反對黨的團結可以對「非莫迪不可」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脅。莫迪政府的算盤則是藉此機會讓反對黨閉嘴,推進正在召開的國會議期順利進行。然而莫迪這位「30年來最強的印度總理」過去四年的表現顯然不令人滿意,角色也由攻轉守。

很顯然的,即使莫迪依然是現階段最有力的政治明星,2014年的那股莫迪旋風已經很難再現,自然也會減弱母雞帶小雞的效應,影響下次選舉所能夠搶下的國會下議院席次,選民究竟是會「含淚投莫迪」還是「含淚捨莫迪」?從神壇上跌落的莫迪,2019年的連任之路已然增添許多不確定性。

  • 註一: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旗幟顏色為番紅花色(Saffron),印度當地也用番紅花色代表印度人民黨,同時也暗指極右派印度教勢力。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