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種姓制度還存在嗎?一手玩起種姓與族群衝突的莫迪正遭反噬

3985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 印度旅遊推薦 -

「印度人民黨內的達利特人聲音說出來了!」(Dalit voices in BJP speak out)這個新聞標題,來自印度公認最有質感也最具有可信度的主流英文報紙印度教徒報(The Hindu)。在其7號刊登的這篇文章上,直白地說出了印度社會中瀰漫的種姓衝突恐慌,以及印度總理莫迪上台之後,放任社會中欺壓賤民與穆斯林等弱勢族群的勢力,這不僅激起民眾的不滿,也開始引起黨內的反感,必須站出來說真話。

如同報導中所說,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近期已有四位國會議員發聲,不滿黨內處理族群衝突的方式並表示憂心,來自北方邦的國會議員,同時也是賤民領袖的普萊利(Savitri Bai Phule)直白地說:「有一場陰謀正在進行,要結束保留名額(Reservation),中央卻默不作聲。」

普萊利所說的保留名額,是印度憲法中明文規定的制度,為表列種姓(Scheduled Castes, SCs)、表列部落(Scheduled Tribes, STs)以及其他落後階層(Other Backward Class, OBCs)提供保留名額。所謂的表列種姓就是達利特人,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賤民,表列部落則是印度的原始部族,「其他落後階層」則是表列種姓和表列部落以外的「落後階層」,主要由種姓制度中的首陀羅等低種姓所组成。

這並非空口說白話,特別是在教育上,部分省邦與大學院校開始出現取消保留名額與獎助學金的舉措,普萊利來自的北方邦亦然。不僅如此,越來越多並不屬於保留制度內的弱勢族群,不斷要求獲得同樣的保留名額與優惠,為了獲得選票以及實現自己的意識形態,中央與地方政府或默不作聲讓其發生,或順水推舟直接成全,都是對真正的弱勢群體的排擠與稀釋。若大家還有印象,2017年印度哈里亞納邦(Haryana)當地屬於種姓地位較高,經濟較為富裕,政治上影響力強的賈特人(Jats),爆發大規模的暴力攻擊爭取擠入保留制度之內,就是一個絕佳的例子。

印度種姓制度還存在嗎?不只是社會歧視,還是一場更大規模的政治遊戲
照片來源/Souryakharb [CC BY-SA 4.0],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在被指控有意取消保留制度,並默許社會衝突的升溫,放任特定勢力欺壓賤民與弱勢族群之後,印度人民黨黨主席沙阿(Amit Shah)連忙跳出來滅火,說其政府絕對不會取消保留制度,更作秀般地跑去和賤民家庭一起用餐。然而事實勝於雄辯,實際在印度社會中蔓延的憂慮與日俱增,極右派印度教國族主義掌權以及印度教徒特性(Hindutva,註)的抬頭,激化了印度社會中的族群的衝突,現在則開始反噬莫迪政府,對莫迪2019年的連任之路造成威脅。

本月初數以萬計的印度賤民在印度各地走上街頭,不滿印度最高法院裁定改動了對賤民歧視的保護就是最好的證明。

印度在1989年頒布了《表列種姓、表列部落(防止暴行)法》用以保護低種姓族群,根據法案,只要被指控攻擊低種姓族群,就可能被警方立即逮捕;此外,有鑑於地方官員時常會吃案,這份法案也允許低種姓族群以「怠忽職守」為由起訴公務人員。而近日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警方不能立即逮捕涉嫌歧視和虐待低種姓群體的人,需要在行動前7天內進行相關調查;此外,在沒有地方政府許可下,不得任意逮捕公務人員。此舉讓原本就遭受歧視而難以保護自己權益的弱勢族群處境變得更加困難,燒起了一場賤民的怒火。

莫迪政府正循序漸進地在實現其印度教國族主義與印度教徒特性,無論是主動地推動政策、被動地放任特定勢力,都是其達成意識形態的政治手段,而那些蠢蠢欲動的保守力量,也在莫迪政府所營造之下的「安全環境」下恣意妄為。

相同的模式,在先前的「吃牛肉風波」中便有跡可循。印度賤民與穆斯林因為食用、運送或持有牛肉而遭受暴力攻擊,都是在莫迪政府主動修改相關政策與默許放縱之下越演越烈。

參考文章
又因牛肉出人命!走向瘋狂的印度「聖牛潮」
川普時代下種族衝突的借鏡:莫迪領導下的印度教國族主義
排他的印度教正瘋狂興起-解讀印度4位賤民工人重傷事件

「印度現在還有種姓制度嗎?」、「種姓歧視還存在嗎?」、「種姓制度對日常生活還有影響嗎?」如果今天舉辦一場印度快問快答,「種姓」肯定會是前三名的關鍵字。這些問題的答案在前文中已明顯地回答,而且這不僅限於社會中的種姓歧視,而是一場更大規模的意識形態遊戲與政治圖謀。

印度種姓制度還存在嗎?不只是社會歧視,還是一場更大規模的政治遊戲
印度達利特人。照片提供/印度尤

1947年在印度憲法中就已經明文規定,不得以種姓歧視他人,這也普遍被視為種姓制度的廢除,然而名亡實存的種姓制度,卻是印度當今社會最棘手的社會衝突來源。根據印度官方統計,2016年就有超過4萬低種姓族群被攻擊的事件,此外,印度憲法之父,也是出身賤民階級的安貝卡(B.R. Ambedkar)雕像在多個省邦出現被破壞推倒、海得拉巴大學(University of Hyderabad)賤民博士生維穆拉(Rohith Vemula)自殺引起的後續效應,以及弱勢族群的保留制度疑慮等等,都令人不得不擔心。

莫迪與其所屬的印度人民黨,透過製造、支持與激化種姓與族群衝突,確實穩固了特定票倉的支持,然而這股印度教國族主義與印度教徒特性力量,也正逐漸失去控制。莫迪政府除了去年在擁有兩億人口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選擇了印度教祭司阿迪蒂亞納特(Yogi Adityanath)擔任行政首長外,本月又出現五個宗教領袖,在中央邦(Madhya Pradesh)獲得地方部長同等地位與待遇的荒謬事。

莫迪2014年是舉著經濟發展大旗崛起的,無顧他強烈的印度教國族主義色彩以及2002年執政古吉拉特邦時爆發的穆斯林屠殺事件,穆斯林、高知識份子與青壯年人口還是將選票投向了他。然而執政四年至今,印度經濟不僅沒有大力崛起,甚至還有略趨委靡之勢,當年支持他的這些選票,2019年這張選票還投得下去嗎?而那股張牙舞爪的印度教徒特性,莫迪又要如何滿足?

雖然目前還未看見一個足以與莫迪匹敵的競爭對手,2019年的大選莫迪還想風光席捲政壇單黨過半,顯然已經不大可能。支持度已經大不如前的莫迪政府,正逐漸地輸掉地方選舉,先前被莫迪打得潰不成軍的反對黨與地方性政黨,也重整旗鼓準備再戰,其中也包括分別以低種姓以及賤民階級為支持主力的社會主義黨(SP)以及大眾社會黨(BSP)。操弄著種姓與族群衝突作為工具,用以推動其意識形態的莫迪政府,正在被自己的政治遊戲給反噬。

  • 註:國民志願服務團的創辦人薩瓦卡爾(V. D. Savarkar)在1923年撰寫《印度教徒特性》(Hindutva)一書,提及印度教國家(Hindu Rashtra)的概念,並解釋所謂印度教徒具有兩大特性——一是以印度為祖國,第二則是要信奉源於印度教的宗教;除此之外,身為印度教徒必須在宗教、文化、歷史以及語言等各方面具有共同性。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