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

823
氂牛
氂牛,一個以天地為牧場的七年級生,肚子像牛肚一般大,裝著老靈魂;有雙眼睛像牛眼那麼大,怔怔地凝視,嘴裡反芻著詩或是一段趣事什麼的。 希望成為勇腳,不論何方,像是一座移動暖被爐,駝著遊子,講一段故事。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 印度旅遊推薦 -
攝影暨作者/氂牛

到達藍色小鎮最初的心情也是藍色的。

那是一塊計畫之外的拼圖,邊城沒成行的駱駝之旅取而代之的是 Ashak 騎著檔車穿梭沙漠一日遊,一路上口中的沙就和 Ashak 口中談到的那些來自不同國家多情的女旅客一樣多。

 

夠了就閉嘴,讓我一個人騎車就好,你不要再出聲。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Ashak 是旅館老闆,一個聒噪的生意人,但比經營駱駝之旅的那個凸鼻子傢伙要容易親近許多,我們在沙漠裡唱 Tum hi ho 直到黃昏。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在不久前,我在另一個城裡碰到了 Iwan 和 Mumi,這是第二次不期而遇,在天台的火堆旁。我們彈奏一些隨興的歌曲,那就像是在交換某種宇宙的呼吸,在梵天的湖畔迎接新的一年,這使我感覺到某種力量無形中牽動我們,把我們推在一塊。

新的一年,我決定跟自己玩一個遊戲,就是朋友說這地方好,我就想辦法去到那。
Iwan 和 Mumi 提示了一個地點。

「嘿,我覺得你會喜歡,那裏的人不太像印度人……我是說他們比較純真,不像是你知道的大多數城市那樣」。

「而且比較溫暖」Mumi 溫柔地說。

洗完澡後,Ashak 帶我到客運站,我決定去 Bundi 一趟。

邊城 Bikarna 的客運站從來都不為旅人服務,它們只服務當地人,只有他們知道在哪個香菸檳榔攤外是等車用的塑膠椅,哪些不是。

巴士一到,車上的夥計就會扯嗓叫喊目的地,濃濃的拉賈斯坦腔調又和北印的腔調不太一樣,我費了許多力氣還有許多跟比迪捲菸,每一班車都追問,第一班不是、第二班也不是、三、四……正想回旅館找 Ashak 算帳時,最後一位不抽菸的搬運工告訴我車來了,在大街的另一頭等著。

上了巴士,是艘破冰船船艙,從北極開過來的我猜,鮪魚塞進一個塑膠隔板的小小盒子裡如我,在這個精算過只供你躺臥的矩形空間裡,上方是來自北極的風,而我朝著一旁玻璃呵氣。

「Chalo, Bundi!」車掌走過來朝我笑,搖頭晃腦地剪了票,我們一路破冰前進。

我冷凍的魚身,隨著海浪拍打搖晃。在矩形空間裡碰撞,抵抗搖晃是不智的行為,它讓你四肢發酸發疼,我在睡著前終於學會妥協,把衣服往頭臉一擱,碰了不痛就行,便睡了過去,

這真是一趟不溫柔的航行。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隔天終於到達 Bundi 了,此趟旅程最南邊的一塊拼圖。

離開冰櫃後,在湖畔等待陽光將我腦袋解凍,卻滿腦子都是隆隆作響,脖子根的地方抽痛抽痛,我搖了搖頭,沒有比較舒暢。身體冷冷的,臉上卻被陽光曬的熱燙燙的。

這到底是一座什麼城市啊?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我望著四周,開始覺得每座印度城市的半山腰上一定有座偉大的城堡。

列城的 Ladakh Palace 就是一座咖啡色的西藏樣式王城,也是坐落在半山上;Bundi 也是,咖啡色岩坡上躺臥著莫臥兒樣式的城堡。

往湖的一邊走,人漸漸多了起來,黃褐色砂岩的建築開始轉變成不同程度的藍色。

穿過莫臥兒樣式的城門,心情忽然繽紛起來,但睡意湧現,不得不開始找一個落腳處擱下85升大背包還有藍藍的睡意。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旅人攝影藝廊-Bundi blue(攝影/氂牛)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