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和印度人交涉或是來過印度的人就會知道,印度人滔滔不絕、口若懸河、扭轉乾坤的嘴上功夫,可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舉凡街頭小販、業務員、小店家、大學生乃至於普通的路人,人人都可以說得像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彷彿讀透萬卷書、行遍萬里路一般。不熟悉這套路數的朋友,往往會被唬得一愣一愣的,甚至在心中升起了崇敬之情。

泰姬瑪哈陵是印度最著名的景點,來過印度的人兒若沒有來這朝聖,可是會被笑一輩子的,而遊客多的地方自然也就更多嘰哩呱拉、急著引起注意的導遊與小販們。他們通常英語流利,甚至還會一些日文、韓文和中文,嘴裡說著還不夠,這些亦步亦趨跟著你的人們,還有著豐富的表情與肢體動作,死活也要說服你請他當導遊或進他的店裡一逛。

泰姬陵的外國人票價是750盧比(約新台幣361元,泰姬瑪哈陵門票在筆者撰寫文章之時為750盧比,已於2019年漲價至1,300盧比),實際上就包含了一瓶水、一雙鞋套、免費來回的電動車接送以及外國人的快速通道。但上次造訪泰姬陵,三五個導遊團團把我圍住,每個都用最真誠的眼睛與最肯定的語氣跟我說:「只有請我們這種有政府執照的導遊,你們才會有這些優惠!」

同場加映
印度的旅遊小知識:參觀泰姬瑪哈陵10點小提醒(2018年12月最新版)

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我從一開始的驚恐、半信半疑與不耐,逐漸演變成好奇。我開始觀察起這些招攬生意的人們,他們多數沒有受過太高的教育,所有的技能以及知識都是來自於街頭,他們口條俐落、條理清晰又有說服力,他們的話裡是一個又一個帶點事實的小謊,令人難辨真偽。

記得曾經看過ㄧ個研究結果,若是在謊言之中,是透過部分事實添加謊言,那麼第三方受騙的機率就會增加許多。根據我個人的經驗,印度人非常熟悉這套手法,我甚至懷疑他們手上都有這麼一份研究報告與教學手扎。當然,絕大多數的印度人說謊都是為了賺更多的錢,或更單純的只是餬口飯吃,若是要說他們都是心存害人之心,或有多麼險惡的企圖,那麼我並不同意。

在高度的經濟壓力以及競爭之下,印度人練就了一番好功夫,他們知道怎麼去說服人,無論是用騙的、用拐的還是用哄的,他們總是有獨特的伎倆讓你上鉤,甚至透過眼神和腳步就可以知道,是否已經慢慢的取信對方。

曾和一些在印度經商或從事製造的廠商聊天,他們最頭痛的就是和印度人談生意,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們說的是真是假。當賣家的時候漫天喊價,當買家的時候則一毛不拔,來來回回的喊價,價差往往是一個位數的差距,一萬變一千,一千變一百,嚇得你瞠目結舌。

印度一直以來被視為背包客的終極挑戰,我覺得對於經商的人而言也是,不過我倒不覺得這很恐怖,反而,諜對諜變成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先前認識的一個葡萄牙女生,她假日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跑到最惡名昭彰的市集裡,去和那些磨刀霍霍宰肥羊的攤販們喊價,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讓印度人恨得牙癢癢的把商品賣給她。

我曾和她一起去殺價,除了用品質、數量、獨特性以及折扣優惠來說之以理之外,有時還得要動之以情。印度人最愛跟你說:「My friend, this is the special price for you.」回擊的時候就則要說:「Make a friend, come on!」甚至有時候得要出動至親好友:「This is a gift for my Dad…please…」看著他們一來一往的「取信」對方總讓我噗哧想笑。

但印度人有一個絕招是讓我至今依舊難以理解的,就是無論他們前一秒才說出了多無理或多荒謬的價格,只要一被你戳破,他們就會立刻露出慧黠且開朗的笑容,接著當作剛剛他所說出的天價,瞬間就這麼消逝在這個浩瀚的宇宙之中,彷彿他從來沒有想騙過你一般,笑臉盈盈的重新開展一次談判過程,讓你不禁開始懷疑:「所以是我太愛計較了嗎?」

要在印度這個人口12億的大國生存下來並不容易,除了討生活與經濟壓力之外,人口密集的高度競爭之下,這裡總可以讓你看見最斗膽、最深刻卻也最真實的生命動力。而能夠與他們諜對諜則是在這塊土地上最大的收穫,學習說服與學習如何看人臉色,接著做出適當的應對甚至是反擊。

當然大多數的人都說他們不老實,我也經常被他們氣得牙癢癢的,可是仔細觀察下來,我倒覺得他們某種程度上,有很強的生意手腕,時時刻刻都得說服、推翻並重建論述基礎;而我也在和他們的相處與無數回合的對戰之後,逐漸學到一些談判要領,爭戰之中也小勝過幾回。據說現在印度的小販們最怕中國大媽,因為這是罕見的魔王級對手,我想,這也是印度和中國在國際舞台的龍象之爭下,一個有趣的縮影。

如同許多人所言,如果能到印度當背包客,那麼你哪兒都能去旅遊了,而我想,如果能在印度不被騙,應該是到哪兒都不太會被騙了。歡迎來挑戰!

同場加映
和印度人交朋友:五大訣竅輕鬆上手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從印度回台隨筆:從一次的游牧跳到了另一次的游牧

結婚之後,我和太太多數的時間都在印度生活,這次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回到臺灣,倉…

by 印度尤

不可思議的不只是印度,想像地球另一端永遠是困難的

「學校呢?電影院呢?健身房呢?」印度記者 A 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不停追問我回到臺…

by 印度尤

印度買鞋趣:「盜版的真愛」還是「真愛的盜版」?

「這是什麼?是 Apple 的鞋子嗎?」我和太太 L 在市集外笑得東倒西歪,我們手上的那雙…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