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6月4日首刊於聯合報青春名人堂

「學校呢?電影院呢?健身房呢?」印度記者 A 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不停追問我回到臺灣之後的生活。我所描述的那種「正常」讓他感到極度「不正常」,甚至覺得我在跟他開玩笑,逼得我傳了一張自己在羅東夜市的照片給他,有圖有真相。

我不禁莞爾,他對臺灣的不敢置信,其實和臺灣人對印度的無法理解是一樣的,不一樣的只是我的角色從對臺灣人解釋印度,變成對印度人解釋臺灣。A 是印度國營電視台的記者,我們是在印度外交部認識的,我不禁想——就連經常接觸國際事務、近期和我不斷討論臺灣在防疫上的成就與獨特性的 A,都難以理解或無法想像臺灣的情況,何況是一般人呢?

同場加映
疫情下的夾縫求生:在不平順的日子裡,順順地走

在印度生活的八年來,我經常會收到一些令人又好氣又好笑的問題,也有許多人期待我能夠扮演澄清和闢謠的角色,無論是極為複雜的政經社會議題,還是輕鬆有趣的日常文化,我總得花很大的力氣去說明一些原本以為對方能懂的細節。我一直認為這是因為印度是個無法想像的國度;但事實上,對於地球另一端的想像都是困難的,沒有真正經歷、觀察和深入探究尋找為什麼,其實每一個異地都是一片模糊,印度如此、臺灣如此、世界亦如此。

前一陣子,我聽了一場中國學者達巍的研討會,他稱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是人類史上第一次的「全球危機」,即使是過去的世界大戰,基本上也是「國際危機」。這場新型冠狀病毒,讓所有國家面臨了同樣的挑戰,個性在共性之中浮現,每個國家皆是如此又皆非如此。我們在電視上看著其他的國家高喊著不可思議,殊不知隔著電視另一端的那個人,也同樣高喊著不可思議,只是對象不同。

不可思議的不只是印度,想像地球另一端永遠是困難的
刷著油漆的印度工人。照片來源/Jorge Roya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印度觀光局有個萬年不敗的口號:「不可思議的國家」,這個國家的不可思議來自於它的龐大與複雜。我最喜歡舉氣候為例,印度國土橫跨兩個時區,南北長3,214公里,東西長2,993公里,地形豐富且緯度跨距大,喜馬拉雅山區最冷可達攝氏零下四十度,有金色城市之稱的齋沙漠爾,最熱則可超過攝氏五十度,這體現了印度的極端,也是印度的彈性,更是印度的多元與複雜。很可惜的是,許多人對印度的印象只有「熱」,但這麼大的一個國家,怎麼可能只有熱呢?

同場加映
印度的氣候小知識:可別以為印度只有熱

我偷偷地想,在不可思議的新冠肺炎肆虐之下,印度當然還是有著它自己的不可思議;但其他的國家,包括臺灣,也是如此的不可思議,無論是好的不可思議,還是壞的不可思議。

臺灣人對印度普遍有著極為負面的印象,大致上脫離不了強暴、骯髒、落後和危險。我總開玩笑說,幾乎像是被黑了的印度好像非常慘;但臺灣沒有意識到的,卻是印度有很多的人對臺灣連負面印象都沒有,連聽都不一定聽過,更遑論是所謂的印象。說實話,只有負面印象跟完全沒有印象,我還真不知道何者優於何者。

這次,因為臺灣管控新冠肺炎的成果,受到國際高度的肯定與關注,印度媒體開始更積極地推出臺灣的相關報導;但時差兩個半小時、航程六小時的台印兩地距離,依然讓想像變得困難。6月1日進入封城5.0的印度,與6月7日即將大幅解除禁令的臺灣,其實,不可思議才是我們的共性。

同場加映
印度延長封城至6月30號:封城5.0是什麼?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從印度回台隨筆:從一次的游牧跳到了另一次的游牧

結婚之後,我和太太多數的時間都在印度生活,這次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回到臺灣,倉…

by 印度尤

不可思議的不只是印度,想像地球另一端永遠是困難的

「學校呢?電影院呢?健身房呢?」印度記者 A 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不停追問我回到臺…

by 印度尤

印度買鞋趣:「盜版的真愛」還是「真愛的盜版」?

「這是什麼?是 Apple 的鞋子嗎?」我和太太 L 在市集外笑得東倒西歪,我們手上的那雙…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