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文 印度主婦的麵餅人生:...

印度主婦的麵餅人生:吃了八塊餅!求房東奶奶饒了我

-

- Advertisment -

「我從二十四歲結婚開始,過了七年的 Chapati 生活!」

Chapati 是印度的一種麵餅,也是北印度家裡的必備主食,以小麥麵粉和水再加點鹽巴,擀揉成一片片的扁圓麵糰,放至平底鍋煎至麵餅因熱氣膨起,即可上桌。對我這樣的外國人而言,看見膨膨的麵餅總有種強烈的幸福感;可對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來說,Chapati 卻是隱喻著三代同堂的婚姻生活。

同場加映
印度必吃:北印度的麵餅主食 菜單上的 Roti、naan、Parantha 你都知道嗎?

「那七年就是從早到晚都 Chapati、Chapati、Chapati!」和 Sapna 工作以來,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是事業成功的女強人,實在難以想像她窩在廚房裡,從早到晚地烤 Chapati、送 Chapati。

我想起第一次到印度人家裡晚餐。當時我住在新德里的一個小村裡,房東一家都對我非常好,房東奶奶總喜歡拿東西讓我嘗嘗,接著又邀我一起晚餐。我雙腿盤坐在臥榻上,臥榻上只有我一個女生,其他都是房東家裡的男人們,女人們則在廚房裡忙進忙出。

房東奶奶給了我們一人一個大圓淺盤,上面放上兩種咖哩配菜,接著端出熱騰騰剛烤好的 Chapati,在我們的大圓淺碟上各擺上一個,開動啦!每次我快要吃完一片 Chapati,房東奶奶就會熱情地在我的大圓淺碟上再放上一個,我就這樣一個一個地接著吃,好像永遠都吃不完似的。那時才剛到印度,又是第一次到印度人家裡吃飯,我完全不知道原來要自己喊停,秉持著不要壞了房東奶奶的好意,以及珍惜食物的心態,只要進了我盤子裡的東西,我就硬是把它吃光。

終於,房東奶奶不再塞餅過來,而是開口問我是否還吃得下?我趕忙揮手說已經太飽。房東一家人突然大笑了起來:「沒想到妳這麼能吃!妳吃了八片 Chapati!」一般人通常只會吃兩到三片,我居然狂塞了八片,簡直是大胃王比賽!

印度主婦的麵餅人生:吃了八塊餅!求房東奶奶饒了我
印度農村的小麥麵餅配上咖哩,簡單、美味又健康。照片提供/印度尤

在傳統的印度人家裡,包含 Chapati 在內的所有麵餅,都要確保在手撕麵餅的時候還是熱騰騰的,再加上傳統男尊女卑的觀念,女人從餐前準備一直到用餐時刻,都得不斷地揉麵餅、擀麵餅、烤麵餅和送麵餅到餐桌上;我猜,房東奶奶可能是等得太餓了,才會問我是否還要繼續吃,因為只有我們都用完餐了,家裡的女人們才能開始吃飯。唉呀,怕壞了他們好意,把眼前的 Chapati 全部硬塞進肚子裡的我,卻是太過多禮反而失禮了!我想這個八片 Chapati 的故事,應該會在房東家流傳很久⋯⋯房東奶奶他們大概會說:「等得我們都餓死了,她還繼續吃,讓我們又多揉了好幾個麵糰!」或許,Sapna 說的那七年 Chapati 人生,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吧?

同場加映
印度 NG人七-印度家庭主婦浮出水面喘息的瞬間:「Kitty Party」

印度人晚餐吃得很晚,和他們的料理非常費工不無關聯。如同大家能夠想像到的印度咖哩,大多是煮得糊糊的,再放進鍋子之前就要一個一個切成小塊,洋蔥、番茄、馬鈴薯還有各式香料,就算用壓力鍋煮,一道菜最快也要忙半個小時,接著還得準備麵餅;倘若是農村的傳統人家,那還得燒柴火備泥窯,也難怪晚餐吃得這麼晚,八點算早,十點、十一點用餐也大有人在。這對依然守著過時用餐順序的印度女人而言,真是度日如年!萬一再遇到我這種不識相猛吃八片的,還不叫人來打一頓——我能夠在印度活到現在,真要感謝房東奶奶開恩!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撤僑,走不走?

3月30號的晚上,我收到了臺灣駐印度代表處的通知,臺灣人可以購票搭乘日本的撤僑班機,考量了工作、兩隻貓咪如何照顧、機票價格、長途飛機的感染風險,以及到日本再轉機回臺灣的不可控因素,我和太太 L 決定留下來就地掩護。但當晚就失眠了⋯⋯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