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二十四歲結婚開始,過了七年的 Chapati 生活!」

Chapati 是印度的一種麵餅,也是北印度家裡的必備主食,以小麥麵粉和水再加點鹽巴,擀揉成一片片的扁圓麵糰,放至平底鍋煎至麵餅因熱氣膨起,即可上桌。對我這樣的外國人而言,看見膨膨的麵餅總有種強烈的幸福感;可對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來說,Chapati 卻是隱喻著三代同堂的婚姻生活。

同場加映
印度必吃:北印度的麵餅主食 菜單上的 Roti、naan、Parantha 你都知道嗎?

「那七年就是從早到晚都 Chapati、Chapati、Chapati!」和 Sapna 工作以來,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是事業成功的女強人,實在難以想像她窩在廚房裡,從早到晚地烤 Chapati、送 Chapati。

我想起第一次到印度人家裡晚餐。當時我住在新德里的一個小村裡,房東一家都對我非常好,房東奶奶總喜歡拿東西讓我嘗嘗,接著又邀我一起晚餐。我雙腿盤坐在臥榻上,臥榻上只有我一個女生,其他都是房東家裡的男人們,女人們則在廚房裡忙進忙出。

房東奶奶給了我們一人一個大圓淺盤,上面放上兩種咖哩配菜,接著端出熱騰騰剛烤好的 Chapati,在我們的大圓淺碟上各擺上一個,開動啦!每次我快要吃完一片 Chapati,房東奶奶就會熱情地在我的大圓淺碟上再放上一個,我就這樣一個一個地接著吃,好像永遠都吃不完似的。那時才剛到印度,又是第一次到印度人家裡吃飯,我完全不知道原來要自己喊停,秉持著不要壞了房東奶奶的好意,以及珍惜食物的心態,只要進了我盤子裡的東西,我就硬是把它吃光。

終於,房東奶奶不再塞餅過來,而是開口問我是否還吃得下?我趕忙揮手說已經太飽。房東一家人突然大笑了起來:「沒想到妳這麼能吃!妳吃了八片 Chapati!」一般人通常只會吃兩到三片,我居然狂塞了八片,簡直是大胃王比賽!

印度主婦的麵餅人生:吃了八塊餅!求房東奶奶饒了我
印度農村的小麥麵餅配上咖哩,簡單、美味又健康。照片提供/印度尤

在傳統的印度人家裡,包含 Chapati 在內的所有麵餅,都要確保在手撕麵餅的時候還是熱騰騰的,再加上傳統男尊女卑的觀念,女人從餐前準備一直到用餐時刻,都得不斷地揉麵餅、擀麵餅、烤麵餅和送麵餅到餐桌上;我猜,房東奶奶可能是等得太餓了,才會問我是否還要繼續吃,因為只有我們都用完餐了,家裡的女人們才能開始吃飯。唉呀,怕壞了他們好意,把眼前的 Chapati 全部硬塞進肚子裡的我,卻是太過多禮反而失禮了!我想這個八片 Chapati 的故事,應該會在房東家流傳很久⋯⋯房東奶奶他們大概會說:「等得我們都餓死了,她還繼續吃,讓我們又多揉了好幾個麵糰!」或許,Sapna 說的那七年 Chapati 人生,就是這樣一個概念吧?

同場加映
印度 NG人七-印度家庭主婦浮出水面喘息的瞬間:「Kitty Party」

印度人晚餐吃得很晚,和他們的料理非常費工不無關聯。如同大家能夠想像到的印度咖哩,大多是煮得糊糊的,在放進鍋子之前就要一個一個切成小塊,洋蔥、番茄、馬鈴薯還有各式香料,就算用壓力鍋煮,一道菜最快也要忙半個小時,接著還得準備麵餅;倘若是農村的傳統人家,那還得燒柴火備泥窯,也難怪晚餐吃得這麼晚,八點算早,十點、十一點用餐也大有人在。這對依然守著過時用餐順序的印度女人而言,真是度日如年!萬一再遇到我這種不識相猛吃八片的,還不叫人來打一頓——我能夠在印度活到現在,真要感謝房東奶奶開恩!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從印度回台隨筆:從一次的游牧跳到了另一次的游牧

結婚之後,我和太太多數的時間都在印度生活,這次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回到臺灣,倉…

by 印度尤

不可思議的不只是印度,想像地球另一端永遠是困難的

「學校呢?電影院呢?健身房呢?」印度記者 A 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不停追問我回到臺…

by 印度尤

印度買鞋趣:「盜版的真愛」還是「真愛的盜版」?

「這是什麼?是 Apple 的鞋子嗎?」我和太太 L 在市集外笑得東倒西歪,我們手上的那雙…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