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時分,太陽歪在天上,微襲的涼風令人昏昏欲睡。德里的一間餐廳裡,一群婦女正興高采烈的談天說地,身邊服務生忙著端茶遞水,桌上散擺著賓果的數字與紙張,一大盒蛇梯棋靜靜地躺在椅子上。

這是 Kitty Party

印度NG人七-我想和你來一場狂歡的印度「Kitty Party」
正忙著玩賓果的家庭婦女。照片提供/印度NG人七

Kitty Party 是印度婦女從事社交活動,儲藏小金庫與傳播小道消息的最好去處,更是爭奇鬥艷的最佳場合。Kitty 這個詞本身有集合資金的意思,也指牌桌上的賭注。在印度及巴基斯坦,Kitty Party 通常由5~10位婦女組成,有時可能高達40人,大部分是親戚朋友或社區居民太太,主要用來消磨時間。

聚會選在平日午後,成員依主題著裝,舉凡運動寶貝、萬聖節、警匪片、夏威夷花朵、印度鄉村風、監獄風雲甚至動物紋主題都有。成員每月聚會至少一次,除了餐費外,還需繳交不等的金額,在集會尾聲以某種方式選出一人,可得所有金錢,此人在這個週期內便失去領取資格,與臺灣的標會有87%像,只是印度的 Kitty Party 不會有利息。

為什麼 Kitty Party 如此受歡迎?

印度人力物美價廉,掃地拖地洗車洗碗煮三餐都能外包,導致許多中產階級的家庭主婦沒有事情可以做,在丈夫孩子出門上班上課之後,長日漫漫。他們沒有收入,只能在家用裡東偷西扣的攢錢,為了不讓丈夫發現,Kitty Party 成了最好存私房錢的地方,標準的「印度版美冴」。地點經常選在餐廳或某位成員家中,聚會裡,美冴們吃喝玩樂不亦樂乎,配合 Kitty Party 特有的桌遊,比手畫腳猜電影/廣告/化妝品,撲克牌,另類賓果等提供娛樂。

同場加映
印度幫傭百態:從倒茶和掃廁所的區別,看見階級中的階級

聚會有一重頭戲——標會,依照人數決定週期及金額。12名參加者,一個月聚會一次,週期便是一年,每個成員需舉辦至少一次。成員由社區或朋友組成,比較不怕跑會,有金錢糾葛可讓人持續出席,保持出席率,這是期中期末考的概念。一個家庭主婦可以參加數個 Kitty Party,朋友的婆婆就參加了四五個,平均每個禮拜都要去一次。雖說是私房錢,但緊要時刻也能對整個家庭起到關鍵作用,好比我結婚時從夫家拿到的金飾跟戒指便是用婆婆存的私房錢買的。

人際關係的建立地與八卦站

Kitty Party 除了撲滿功能外,更是訊息交流的軍事重地。這是數代傳承,被默認的傳統。孩童時期與母親一同參加聚會的記憶,使他們長大後對它有特別的情感聯繫。印度人家庭觀念重,主婦的話題更是終日繞著家庭打轉。舉凡烹飪方法、女傭情報、服飾挑選、夫妻關係,乃至育兒方法、學校交流,從幼兒時期便開始打聽 play school(學前教育)的風評,為使孩子成龍成鳳,踏踏實實往高一階的社經地位踩,起碼別讓孩子們浪費投胎在中產家庭的幸運。

好不容易完成學業,為避免畢業即失業的困境,這群主婦們更是打探著誰家兒子急著進科技業、誰家孫子志在廣告業、誰家小表弟又現任哪間500大企業裡的人資⋯⋯藉著 Kitty Party 多把握一點內部消息,都能讓自己心頭肉的機會多上一點。等孩子工作漸穩,到了該娶親的年紀了,主婦們又在 Kitty Party 上聊上哪家的女兒漂亮聽話、哪家的女兒聰明能幹、哪家的女兒星象會剋夫,還是避開微妙⋯⋯。

印度 NG人七-我想和你來一場狂歡的印度「Kitty Party」
Kitty Party 上常見的賓果遊戲。照片提供/印度NG人七

愛聊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管理室阿財跟 B 大樓的女傭小美有曖昧關係;住在社區東北角的某太太因為霧霾得了肺癌,最近空氣真要不得,在樓下用肺救國兼散步時覺得這霧霾成分還真純;到地下室警衛福哥因為老婆生病所以今天沒有便當可以吃都能聊,Kitty Party 的功能堪比監視器。

整體而言,Kitty Party 的撲滿功能為次要,歸屬感才是讓一代又一代的女性投入此類團體的最大原因。

逐漸奢靡的 Kitty Party

由於 Kitty Party 的盛行,造就一批新興產業崛起,各餐廳推出專門包廂及配套餐點,更免費提供專屬遊戲,替主辦者省了許多事情。更甚者,印度約略有15,000間公司專營舉辦此派對,配有各種主題,豪華版簡配版家庭版任君挑選。近年來社群網站崛起,藉由臉書與 Instagram,Kitty Party 正從樸素的姐妹會轉變成一場炫耀人生的展示會。

嫂嫂回憶起剛開始參加的情況。原本每個月只需繳交3,000~4,000盧比(約1,400~1,800元台幣),大家在社區附近的餐廳隨意吃個飯,氣氛輕鬆、沒有任何壓力。然而這幾年開始,每個會期制定的總金額越來越大,有的甚至高達單人5萬盧比(約2萬3千元台幣)。她曾經參加過一場在五星級飯店的 Kitty Party,現場有 live band,有專門美容師在現場幫忙做臉按摩手腳,廚師現做餐點加上手調雞尾酒,當然還有跳舞跟唱歌。每次聚會的人均金額高達3萬盧比(約1萬4千元台幣)。而此正漸為風潮,爭奇鬥艷的攀比心態,為了在表面上不輸給其他太太,經濟不寬裕的主婦打腫臉充胖子,甚至借貸來維持面子。

晚餐前,婆婆參加完聚會回來了。她滔滔不絕地分享當天趣事,那模樣,讓我想到婆婆參加 Kitty Party 前,那發光的眼神與禁不住的雀躍感——每一次的 Kitty Party,都是家庭主婦浮出水面喘息的瞬間。

同場加映
藏在社區大樓裡的生意經:印度家庭主婦的無限商機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從印度回台隨筆:從一次的游牧跳到了另一次的游牧

結婚之後,我和太太多數的時間都在印度生活,這次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回到臺灣,倉…

by 印度尤

不可思議的不只是印度,想像地球另一端永遠是困難的

「學校呢?電影院呢?健身房呢?」印度記者 A 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不停追問我回到臺…

by 印度尤

印度買鞋趣:「盜版的真愛」還是「真愛的盜版」?

「這是什麼?是 Apple 的鞋子嗎?」我和太太 L 在市集外笑得東倒西歪,我們手上的那雙…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