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話 印度諸神皆有戲:帶來...

印度諸神皆有戲:帶來幸運的商業與學問象頭神——迦尼薩

-

- Advertisment -

作者/天竺奇譚
譯者/黃詩婷

有著大象臉龐、面容十分討喜的迦尼薩是濕婆的兒子。祂是整合濕婆眷屬們的領袖,因此又被稱為迦納帕提(群眾之主)。祂的頭之所以是大象的樣子,據說是被濕婆砍頭之後,接上了路過大象的頭部。

迦尼薩現在在印度全國都非常受歡迎,但祂原本也只是印度一個小地方的神明。據說迦尼薩可以帶來幸運且可去除障礙,因此被認為是商業之神而大受歡迎。印度人如果要去工作,就會向迦尼薩祈禱。

目前在西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的蒲內,會盛大舉辦迦尼薩祭典。為了要能夠獲益,當地的店家都會拚了命地擺出許多迦尼薩神像。另外,迦尼薩也是非常有名的學問之神,《摩訶婆羅多》也被認為是祂寫下的,將聖仙毗耶娑述說的話語化為神聖文字的,就是迦尼薩。

迦尼薩的身體壯壯的就像大象一樣,但坐騎卻是小小的老鼠。而祂那圓潤又帶親切感的姿態,加上給予人類富貴的重大恩惠,也許正是祂受歡迎的原因。祂也經常和富貴女神拉克什米、學問女神薩拉斯瓦蒂三個人畫在一起。

印度諸神皆有戲:帶來幸運的商業與學問象頭神——迦尼薩
插畫/天竺奇譚

迦尼薩的頭會是大象的樣子,是有原因的。

有一次雪山神女非常想要對自己忠誠的孩子,因此她在濕婆外出的時候,用自己身上的汙垢捏了一個孩子。非常滿意的雪山神女告知孩子,自己洗澡的時候別讓其他人進房間,兒子非常聽話的守在家門口。

濕婆回到家,發現有個不認識的男人站在家門口,而且不讓他進去。憤怒的濕婆和對方打了起來,砍了對方的頭之後丟到遠方。雪山神女發現剛出生的兒子居然被殺了,非常憤怒,打算和濕婆決一死戰,雪山神女其實也是戰神難近母,心急的濕婆連忙去找兒子的頭,卻找不到。無可奈何之下祂只好拿走正好路經此地的大象的頭,裝在兒子身上讓兒子復活,之後迦尼薩就一直是大象頭。

同場加映
印度神話象神甘尼許(Ganesh):內有多名寶萊塢帥哥慎入

還有另外一個版本的故事。為了慶祝迦尼薩的誕生,有許多神明都受到招待,當中也包含了土星之神娑尼。娑尼具有邪惡視力的力量,會破壞並殺死所有祂看見的東西,因此雖然被招待到慶生宴席上,祂卻始終低著頭。

但是雪山神女卻堅持「希望你能抬頭慶賀我兒子生日」,娑尼一抬頭望過去,迦尼薩的頭部就被破壞了,無可奈何之下,毗濕奴只好幫祂裝上大象頭。

迦尼薩的象牙右邊是斷掉的,只有左邊的那支(有時候是相反的)。理由眾說紛紜,有祂和被賜予濕婆斧頭的聖仙持斧羅摩作戰的時候,由於知道對方手上的斧頭是父親濕婆的斧頭而無法躲開,結果打到象牙而斷裂;或在夜晚道路上跌倒時被月亮嘲笑,因此將象牙丟過去詛咒月亮等說法。

帶來富裕與幸運的迦尼薩

現在非常受歡迎的迦尼薩,其實在《摩訶婆羅多》及《羅摩衍那》當中並沒有太多敘述。祂原本屬於地方信仰,在被納入印度教系統之後算是比較新的神明。迦尼薩由於是窮極問學的神明,因此有些派系認為祂應該是單身,但也有些地方指出祂有梨蒂(富裕)和西蒂(幸運)兩位妻子。大家應該能夠從迦尼薩圓滾滾的身型推測出來,祂非常喜歡甜點。迦尼薩的畫像,一定會畫著甜點,祂最喜歡的就是一種名為莫達克,包著椰子餡的甜餃子,因此迦尼薩又被稱為莫達克普利耶(喜愛莫達克的神明)。

同場加映
創世神話與天菜男神-濕婆


印度諸神皆有戲

本文收錄於《印度諸神皆有戲:神魔、變身、情慾、戰鬥、創造、破壞的創意源頭》一書。博客來金石堂誠品圓神書活網火熱販售中!

Yao讀好書
Yao讀好書
YaoIndia 就是要印度 為您精選印度相關好書,從一本本的好書窺看浩瀚多彩的印度。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撤僑,走不走?

3月30號的晚上,我收到了臺灣駐印度代表處的通知,臺灣人可以購票搭乘日本的撤僑班機,考量了工作、兩隻貓咪如何照顧、機票價格、長途飛機的感染風險,以及到日本再轉機回臺灣的不可控因素,我和太太 L 決定留下來就地掩護。但當晚就失眠了⋯⋯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