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文 印度人生一場空:不要...

印度人生一場空:不要再跟我玩「大概」的遊戲!

-

- Advertisment -

星期六晚上,我和太太 L 在家裡,殷殷期盼著已經延遲了兩周,終於要送到的桌椅;在手工家具市集裡,我們一眼就看上了這兩個寶貝。縱切原木有著最天然的色澤與最樸實的觸感,完全可以想像,依照我們設計訂製出來的家具,放在客廳會有多麼迷人⋯⋯這一剎那的美好當然是個泡影,這是印度一直在提醒我的一件事:人生萬不可有不現實的期待,不然就是一場空,就算只是想買套桌椅,亦然。

我像個催狂魔似的,連續兩個禮拜不斷地打電話給訂製家具店的老闆 B,但他每次接起來都有不同的推託之詞。這是多數印度人的天性,做不到也會說好,反正先說好再說,好了之後可以不好,不好之後或許能好,就跟他賭那麼一把,反正大多數人都是健忘的,笑一笑就過去了。

同場加映
印度人,你聽不懂的是時間

偏偏我事情記得特別清楚,說是兩天後要送貨來,我就兩天後打電話去確認,就算他們把數字當成語助詞,我也要讓他們知道,這世界上是有人認真在對待時間的!秉持著教育精神的我,當然是被摧殘得面目全非,不是技工不在家,就是送貨的人生病,再來就是還沒完工,再一下子就好。在印度沒有什麼理由不是理由,端看你說不說得出口,反正你又能奈我何?果然是個固執的國度,沒有人改變得了印度,只有印度改變得了你。

印度人生一場空:不要再跟我玩「大概」的遊戲!
照片提供/印度尤

除了改變我對時間的觀念,對於人類承諾的信任,最終還改變了我的心意——我決定不要那個美麗的縱切原木桌椅,決定直接毀滅那個美好的居家設計想像,為什麼?因為過了兩周,B 終於送來了桌子,卻不見椅子的蹤影。這也就算了,桌子的長度要比原本談的少了三十公分。

「我當初跟妳說的是一個大概。」B 理直氣壯地說。

這感覺就像是我之前有次在街頭買芭樂,木板車上有個切對半的紅心芭樂,我開心地立刻買了一袋,沒想到現場切開卻是白色的。面對我的質疑,印度攤販小哥只說:「那就只是個樣品啊!」請問樣品跟商品不一樣,樣品還是樣品嗎?B 的邏輯也是一樣,大概的尺寸跟實品大小本來就不一樣,差個三十公分有什麼好大發雷霆?搞得好像我沒出過社會,很不近人情似的。

我就是出過社會,而且還是出過印度的社會,才這麼不近人情!這人情給了不僅沒有人會感激,還會讓自己暗夜咬被子恨自己心腸太軟。我決定當場退貨,不只桌子不要了,那個被遺忘的椅子也不用再送來了。擺脫這種無止境的糾纏與拖延的方式,就是不要,只要想要,就會汲汲營營,只要想要,就會心中忐忑,只要想要,就會情緒波動,於是我又再次回到心如止水無欲無求皈依佛門(?)的狀態。

B 有點無法接受這個「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的結局,於是又更進一步地說:「妳看妳的訂單,上面我只有寫高度,沒有寫長度。」現在是流行沒有白紙黑字就不算承諾嗎?政治如此商場更是如此,我居然來這裡七年多還栽在這件事情上!「你如果不讓我退貨,不還我訂金,我就請我公司律師打給你。」B 閉嘴了,我知道他會閉嘴,我也知道我公司裡沒有律師。

印度人生就是高潮迭起之後一場空,再度回到原點。我看著客廳裡原有的那張桌子,突然覺得它真的好美,真是一張很棒的桌子,至少它不會背叛你,眼見為憑,觸手可及,就是長這個樣子,沒有在跟我玩「大概」的遊戲。

同場加映
印度管理學:盯到你發毛!最基本的印度額外交易成本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那些為我帶來生活感的聲音

現在早上起床,我都會先聽見一個聲音,悠長而亮響的螺號長音,就是用巨大海螺做成的宗教法器,我很篤定是和我同一社區裡面的無名住戶,但沒有辦法確知是哪個方位,那聲音很響很滿,幾乎不見人影的社區像是瘦了一般,又被這響亮的法螺給給吹胖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大流行病與伊斯蘭恐懼症

閱讀了刊載在端傳媒的文章《在馬來西亞,一場瘟疫打斷了政變》,馬來西亞2月轟轟烈烈爆發的政變,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之下不了了之。在印度也上演了同樣的劇情,從去年12月通過歧視穆斯林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之後,印度各地抗議與騷亂不止,更一度在新德里引爆了30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成為印度總理莫迪上任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卻在三月初印度疫情爆發之後嘎然而止⋯⋯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