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人文 「印度偶發性失聰症候...

「印度偶發性失聰症候群」什麼都怪印度是有理還無理?

-

- Advertisment -

「妳是不是又沒聽到我剛剛在說什麼?」太太 L 突然大發雷霆,我從電腦螢幕中抬頭,一臉問號地說了聲:「蛤?」又把她惹火一次。這個畫面近期出現了 N 次,眼看情況不妙,我趕緊把一切怪罪給百口莫辯的印度:「都是印度害的!這裡這麼吵,所以我得了『印度偶發性失聰症候群』啦!」明知自己在狡辯,為了消弭太太的怒氣,我還是硬著頭皮掰出了一個奇怪的症候群。

我經常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那樣的時刻,無論是在閱讀一篇文章還是想某件事情,我的耳朵會瞬間失去功能,這和印度無關,似乎是我的初始設定。太太 L 今年三月正式搬來新德里,好幾次沒聽見她說話讓她很不高興,我眼見快要引發婚姻危機,就把它推給了印度。

沒錯,印度可真無辜,但乍聽之下,又有點合理。

「印度偶發性失聰症候群」什麼都怪印度是有理還無理?
忙亂的印度市集。照片提供/印度尤

「怪給印度,不能解釋的一切好像瞬間就有些道理了。」之前和挪威駐印度的外交官 K 領養他的兩隻貓,他話中有話地這麼說。從小到大都和貓一起長大的他,派駐印度兩年多,某一天突然開始嚴重過敏,看了醫生之後發現居然是貓引起的。我告訴他:「我有些朋友到印度之後,體質也有些改變,或許是因為新德里霧霾很嚴重,你的呼吸道還有免疫系統也有些變化。」見我理所當然地追究印度,K 忍不住哈哈大笑,讓我有些難為情。

同場加映
可不是人人搶當鏟屎官?在印度養寵物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樣

但我沒有學乖,既然瞬間耳聾有點難怪空氣汙染,那就怪給噪音好了,聽起來合理得不行。新德里街頭的喇叭聲不必多言,按喇叭就是一種禮貌一種告知,是確定彼此位置的必要動作,某種程度扮演著後照鏡的功能,在很多的卡車後面甚至會寫上 Horn Please,請叭我!

「印度偶發性失聰症候群」什麼都怪印度是有理還無理?
能夠在嘈雜環境下陷入熟睡的印度老伯。照片提供/印度尤

所有印度人的耳朵都是有練過的,深具實驗精神的我,實在太好奇他們有多耐吵,就拿起了我脫離大學管樂團就很少碰的小喇叭,一直吹到凌晨三點才終於有人敲門。吹到幾乎都要放棄實驗的我一打開門,居然是警衛,因為住戶有點兒不好意思來敲門,只好客氣地請警衛來告知:「不好意思,是不是可以不要再吹了呢?」如此客氣,不說我還以為是晚上九點呢!是凌晨三點啊!還是聲音極具穿透力的小喇叭!

最近發生了一件更扯的事。社區大樓的電梯突然發瘋,我和太太一直在地下一樓和一樓之間來回,門卻怎麼都打不開,電梯裡的緊急按鈕也完全沒有反應,逼得我們開始對外面大叫。大概喊了十多分鐘,就在我狂吼一聲:「Bhaiya!」(印地語大哥的意思)電梯門突然打開,我的那句 Bhaiya 正好順著門開衝了出去,直直撞上一對印度老夫婦。我羞得趕忙道歉,老太太卻一絲驚嚇神色都沒有,我忍不住問:「妳有聽到我們在呼救嗎?」老太太面露微笑地說:「有啊!就是剛剛那一聲。」淡定的老太太,讓我搞不清楚究竟是我叫得太小聲,還是她耳朵裡內建了什麼自動降低分貝功能。

同場加映
印度電梯的奇幻之旅:神秘的按鈕與神秘的邏輯

這也更驗證了我自己發明的「印度偶發性失聰症候群」:就這麼一系列的社會實驗推斷下來,歸咎印度好像成了點道理。總是成為代罪羔羊的印度,請多擔待點,為了維持我的婚姻,這件事我是怪定了。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最新消息

印度人口外流最嚴重的比哈爾邦:距離尼泊爾6公里的農...

第一次到印度旅行,我即沒有到首都德里,也沒到恒河聖城瓦拉納西,反而誤打誤撞來到了比哈爾邦西塔馬爾希的一個小農村 Shrirampur,一個旅人幾乎不會發掘、距離尼泊爾只有6公里且充滿生活氣息的農村⋯⋯

印度婚禮:新娘房探秘,化妝初體驗!

一進到新娘房間,看見仰躺著的 C,我忍不住大笑起來。這完全不是我所預見的畫面,C 就像在臺灣的理髮廳洗頭一樣,臉朝著天花板,只是她不是在洗頭,而是在化妝⋯⋯

印度搭火車:圖解印度國鐵 IRCTC 購票四步驟

印度國土面積十分廣大,在印度自助旅遊除了包車,普遍遊客最常使用到的大眾運輸工具便是火車。雖然大家常說印度火車訂票很不給力,但沒在印度搭過火車,真的會覺得有點不對勁!畢竟我覺得印度有太多新奇的事物顛覆我們既有的認知,像搭火車這樣強烈又衝突的文化體驗,怎麼能輕易錯過!所以這一篇甜甜哥就用圖解說明來教大家如何註冊印度國鐵來購買國鐵火車票喔!

在印度準時很難:只能早到或晚到,香料奶茶打發的分秒...

「不準時」是印度人普遍染上的一種病,只要和他們有約,就是他們發病的時間,發病時間倒是異常地準時。不過,在新德里旅居多年來,我發現自己也同樣不準時,我很確定自己不是被他們傳染,因為症狀完全相反,我的不準時是太早抵達⋯⋯
- Advertisement -

印度人生一場空:不要再跟我玩「大概」的遊戲!

星期六晚上,我和太太 L 在家裡,殷殷期盼著已經延遲了兩周,終於要送到的桌椅;在手工家具市集裡,我們一眼就看上了這兩個寶貝。縱切原木有著最天然的色澤與最樸實的觸感,完全可以想像,依照我們設計訂製出來的家具,放在客廳會有多麼迷人⋯⋯這一剎那的美好當然是個泡影⋯⋯

臺灣人在印度舉行濕婆儀式:五天五夜的禁食、誦經、獻...

看著表弟與蘇利室一同坐在三位僧侶之間,旁邊擺各樣供品與鮮花,感覺上有點令人難以置信,表弟小宇就要開始五天五夜的濕婆儀式了!一切的開端,是在一年前表弟小宇來了一趟卡修拉荷(Khajuraho),僧侶杜蔚諦根據他的命盤,建議表弟作 Shiva Puja 濕婆儀式,來化解他命盤上的結 Mangal Dosha ,這樣他的人生才會順遂⋯⋯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

Don`t copy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