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專欄 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 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

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第十三課:我開始瑜伽之路的理由》

-

- Advertisment -

「你開始練習瑜伽的理由是什麼?」

每當遇到新來的練習者時,「你為什麼想練習瑜伽?」通常是我的第一句話。當然,練習瑜伽的理由百百種,最常見的大概就是緩解生理上的痛苦、尋求心靈的平靜又或者是想減肥等等。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主動的,當然偶爾也會有被動的原因,例如說誰誰誰覺得我需要運動一下之類的。

我跟瑜伽相遇的緣分,是屬於比較被動的例子。我都會開玩笑地跟別人說,開始練習瑜伽的原因,是因為「窮」。

許多人來到印度的目的是瑜伽,最終拿了瑜伽教師的專業資格認證的我,當年在印度旅行時,卻其實沒有特別想到瑜伽這件事情。除了學習印度傳統樂器以外,大部分的時間都過著沒什麼目的的生活。

在同一個地方待了太久的我,完全失去了旅行的動力,每天窩在瓦拉納西(Varanasi)恆河邊民宿裡過著有點嬉皮的生活。某天,我聽說印度北邊喜馬拉雅山腳下有個小鎮,是恆河經過的清幽之處,練習瑜伽的人都會去那裡。

當時覺得自己應該打起精神來,就買了幾天後的火車票,而那個地方就是有名的瑜伽之都,瑞詩凱詩(Rishikesh)。

視錢財為身外之物的我,當時旅費十分吃緊,也完全沒有什麼旅行計畫,我翻了翻旅遊書上,發現瑞詩凱詩有一種住宿十分便宜,還提供免費的瑜伽體位法的練習課程,當然二話不說立馬入住。

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第十三課:我開始瑜伽之路的理由》
作者入住的瑜伽道場。照片提供/樽

住宿的環境非常的簡陋,房間裡頭就只有一張看起來不是很穩固的木頭床,上面鋪著不知道是什麼顏色的床墊,插座在房間的外面,鐵窗的格子大到完全沒有防盜功能。不過這兒也不是民宿,是一間瑜伽道場(Yoga Ashram)專門提供給瑜伽練習者住宿及練習的地方。大部分住在這裡的人,都是瑜伽練習者,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也有印度人。

瑜伽道場在早上跟傍晚各有一堂瑜伽體位法的課程可以參與,只要是投宿在這的人都可以免費參加。當時想,反正也沒其他事情可以做且課程免費(根本重點),去動一動身體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當時確實也就覺得瑜伽就是拉拉筋沒錯,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參考文章
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第六課:男孩們?真的不瑜伽一下嗎?》

原本我只預計停留個一兩週,就轉往印度其他地方看看,沒想到一待就待了一個多月,因為我從來沒有覺得人生這麼舒爽過!每天早上起來都覺得躺在雲端(沒有食用非法藥物,請勿檢舉)。那一個多月的生活非常簡單,每天早上跟傍晚練瑜伽體位法,其他時候就在河邊走走晃晃,用香蕉皮餵路邊的牛,以及提著剛買的香蕉卻被猴子搶走這類平淡無其的印度日常。

原本覺得在瑞詩凱詩要吃素,而且還不能抽菸不能喝酒,應該會有點無聊,結果沒想到開始接觸瑜伽生活之後,完全把以前吃肉抽煙喝酒的習慣拋諸腦後,一度懷疑自己倒底是哪裡壞掉了?!哈哈哈,結果沒想到其實是被修好了啊~

這一個多月的生活,應該算是我瑜伽的啟蒙,開始享受這種簡單的日子,某種程度說來,也是這個專欄文章取名為「瑜伽是一種生活方式」的由來——擁有的東西很少,娛樂也很少,卻過得很自由,身體跟心裡都覺得很舒服。

就是這一段時間,徹底讓我的人生轉了個彎,與瑜伽結下不解之緣,現在也當起了瑜伽老師。這幾年的人生跟當年在印度鬼混時改變了很多,不變的大概就是持續在瑜伽練習這件事情上面(以及還是很窮)。

許多人說,來到印度的人都是被印度選上的人,我想這個道理或許在瑜伽上也是。這篇有點像是在抒發個人心得感想,但文末還是想說,不管你開始練習瑜伽的理由是什麼,都希望你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樽
因為旅行而遇見瑜伽,因為瑜伽而繼續旅行。從小到大以不務正業為人生座右銘,現為瑜伽練習者/靈氣練習者/內觀練習者/手作練習者/西塔練習者/綠手指練習者/旅行練習者。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那些為我帶來生活感的聲音

現在早上起床,我都會先聽見一個聲音,悠長而亮響的螺號長音,就是用巨大海螺做成的宗教法器,我很篤定是和我同一社區裡面的無名住戶,但沒有辦法確知是哪個方位,那聲音很響很滿,幾乎不見人影的社區像是瘦了一般,又被這響亮的法螺給給吹胖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大流行病與伊斯蘭恐懼症

閱讀了刊載在端傳媒的文章《在馬來西亞,一場瘟疫打斷了政變》,馬來西亞2月轟轟烈烈爆發的政變,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之下不了了之。在印度也上演了同樣的劇情,從去年12月通過歧視穆斯林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之後,印度各地抗議與騷亂不止,更一度在新德里引爆了30年來最嚴重的流血衝突,成為印度總理莫迪上任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卻在三月初印度疫情爆發之後嘎然而止⋯⋯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