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案變成彈琴唱歌?在印度你需要苦中作樂的幽默感

1410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報案變成彈琴唱歌?在印度你需要苦中作樂的幽默感
在警察局開啟小型音樂會。照片提供/印度尤
- 印度旅遊推薦 -

朋友的手機週三在新德里的地鐵上被偷,我們也就第一次進了印度的警察局。那是一個很陰森的地方,感覺可以拍泰國鬼片。昏暗的長廊只有幾盞慘白的日光燈,還有一大堆不知道哪兒運來的石塊與土堆。一個警衛領著我們沿路走著,最後打開了一扇生了繡的藍色鐵門,裡頭只有兩個男警察,重點是,辦公室裡面除了桌椅之外,還有一張床。

當下我們真的徹底膽戰心驚,非常害怕有什麼意外會發生,但警察也就開始正經的問起我們遺失手機的過程,並開始填寫報案申請書,我們也就逐漸放下心中的大石。不過警察的工作速度一樣非常緩慢,於是我們便拿起了隨身攜帶的烏克麗麗和吉他,開始了即興演奏,沒有想到警察們超級喜歡,還找了更多的同事一起來欣賞,除了跟我們分享他手機裡的音樂外,還請我們喝杯熱騰騰的香料奶茶。

在遇到了偷走手機的壞人之後,我們又立刻遇上了可愛而熱心助人的警察;這就是印度,一個讓人又哭又笑的地方,往往讓人絕望,卻又往往讓我們理解:天無絕人之路。

我經常說,在印度生活,是需要一點幽默感的,這幽默感帶點苦中作樂的意味,而這在某種程度上也顯現了印度人的特性。我常在想,印度人若沒有這樣樂天的因子存在,或許會很難活下去,生活太苦。

同行報案的兩位友人,一個是手機被偷的苦主,她在印度生活第三年了。她和我兩個人淡定的喝茶並與警察談笑,我們在印度共同的默契是:「盡人事,聽天命」。當盡了所有努力之後,也就只能笑看結果了。另一位來訪的朋友,初來乍到就遇到如此驚悚的事情,她手裡拿著茶卻怎麼也笑不出來,一臉苦哈哈的看著我們,反問我們怎麼還笑得出來。

笑,也是在印度的一大學習。

印度人的生活苦嗎?苦,真苦!整個國家有12億人口,卻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是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吃不飽又穿不暖,還有數億人沒自來水、沒廁所、沒電力,這樣的生活怎麼會不苦?

但他們卻有著最純真的笑容,無論是在城市或是鄉村,展露出最真誠笑容的人兒,往往都是那些推著板車、趕著羊群,或是守著路邊一個小攤子,賣著蔬果與小物的人們。他們付出自己的勞力,並以此換取報酬。或許生活依舊困苦,但他們卻不曾忘記以笑容海納一切,以樂觀的方式看待明天、甚至是下一秒鐘,即使此刻正發生了什麼糟糕透頂的事情。

每每看見印度人在這樣刻苦的環境中生活,還能夠對生活抱持著樂觀與希望,我就會告訴自己,這世界其實並不這麼糟糕;而我所遭遇的挫折與困難,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什麼事情都不足以使我的世界崩毀。他們的笑容,隨時都在提醒著我,「當世界都忘了對你微笑的時候,至少還有自己能夠微笑。」

友人順利的報了案,但手機尋回的機率看來是相當渺茫。走出警局時,警察們熱情的和我們揮手致意,除了告訴我們手機若是找到,將會盡快通知我們之外,還稱讚我們的音樂非常好聽,好像剛剛聽完了我們的一場小型音樂會一般。我們則不斷的感謝他們的幫忙,笑著和他們說再見。

轉念一想,這也是在印度生活中的一次新體驗,第一次踏入印度的警局,也第一次在警局裡載歌載舞。印度啊!一個多麼需要幽默感的國度,一個讓人變得可愛的國度。最後,那位第一次來到印度的朋友,也和我們一起笑了。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