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話 印度諸神皆有戲:司掌...

印度諸神皆有戲:司掌「破壞」的最高神明之一——濕婆

-

- Advertisment -

作者/天竺奇譚
譯者/黃詩婷

濕婆是印度教神明當中地位最崇高的神明之一,也是非常受歡迎的神明。祂有著會破壞世界的可怕面相,同時又具備能夠醫治疾病的慈愛之心。三位一體的思想當中,認為梵摩創造、毗濕婆維持,而濕婆則負責破壞世界。

濕婆是表示「吉祥」的詞語,但後來卻逐漸被認為和狂亂的暴風雨之神樓陀羅是同一位。樓陀羅會使用暴風雨等災害來殺害人類,是一位令人非常害怕的神明,祂是極度接近魔神(阿修羅)一族的存在,卻也是會降下恩惠之雨的神明。據說濕婆同時具備破壞與創造的雙面性質,就是由樓陀羅延續而來的。

但是,相較於樓陀羅,濕婆是更加強烈帶著印度舊有當地居民信仰色彩的神明。印度河流域文明的遺跡當中,曾經發現和濕婆做出相同瑜珈動作的人物印章。濕婆的本尊是模仿男性性器製成,被稱為濕婆男根的石棒,底座是女性的性器,但是初期的婆羅門教當中並沒有生殖器信仰。

同場加映
創世神話與天菜男神-濕婆

另外,濕婆的妻子們,原本都是在地方上受到崇敬的原住民女神。祂的孩子迦尼薩和室建陀也和女神們一樣,是與濕婆起源不同的地方神明,因此可以看出,應該是屬於生殖器崇拜等的原住民神明信仰,以濕婆為中心傳進婆羅門教當中,之後被整理進印度教的典籍裡。

將女神視為最高神明的女神信仰當中,濕婆則是以女神伴侶身分受到重視。濕婆的妻子們,是行使濕婆神聖力量(香卡提)之人。

濕婆不太像毗濕奴那樣會轉生為各種化身(阿凡達拉),但祂自己會變成各式各樣的姿態。濕婆和其他眾神不太一樣,幾乎不佩戴黃金的首飾,而是穿著豹皮衣,這是由於祂自己也是一位修行者。在繪畫當中,通常喜歡描繪祂在喜馬拉雅打坐冥想的樣子。

印度諸神皆有戲:司掌「破壞」的最高神明之一——濕婆
插畫/天竺奇譚

以下介紹濕婆各種姿態。

巴伊拉婆——世界的破壞神

意思是「可怕之人」,是濕婆可怕的面相。手上拿著非常多武器,怒髮衝天白眼對人,樣子非常可怕,也有些圖會將祂畫成男根直立的樣子。

巴伊拉婆據說守護著濕婆妻子娑提屍體被千刀萬剮的地方。在尼泊爾或東印度,與祭祀女神們相關的八母神信仰當中,可能有八種或六十四種巴伊拉婆存在著。

祂的坐騎是狗。在古代印度,由於狗會吃食屍肉,因此被認為是非常不吉祥的動物。身旁帶狗又相貌恐怖的巴伊拉婆,是與女神迦梨及恰母妲成對立的存在。

卡迦斯拉.桑哈拉——殺死大象魔神的濕婆

這是殺死大象魔神的濕婆樣貌。女神難近母打倒的魔神摩醯濕的兒子當中,有一個叫做卡迦斯拉(大象魔神)的,濕婆和卡迦斯拉戰鬥之後光榮獲勝,據說濕婆還剝下象皮,披著皮跳舞。

林伽.拉迦——男根之王

濕婆男根是濕婆的象徵。寺廟當中經常可以見到由巨大柱子現身的濕婆神像雕刻,這據說是在毗濕奴與梵摩發生爭執的時候,濕婆由巨大的男根當中現身的故事。

同場加映
毗濕奴,我愛你。By 濕婆

難陀拉迦——舞蹈之王

有一次,討厭濕婆的聖仙們思考如何才能弄死濕婆,他們派出了猙獰的老虎當作刺客,但濕婆卻打敗了老虎還剝下牠的皮跳舞。驚訝的聖仙們又放出了身帶劇毒的大蛇,濕婆又抓起大蛇當項鍊繼續跳舞。聖仙們接著推出了魔物,但濕婆卻踩著魔物跳舞。聖仙們驚訝於濕婆如此強悍,抬頭一望天空才發現天界的眾神,也看濕婆的舞蹈看得入迷,終於發現濕婆才是宇宙之主的聖仙們,轉念開始崇敬濕婆。

在古代,舞蹈是非常重要的宗教儀式之一。在〈戲劇論〉這部舞蹈論文當中,認為濕婆是舞蹈之神,會在日落之時跳一〇八種舞蹈。濕婆抬起單腳的舞蹈姿態被稱為「難陀拉迦」,在南印度的印度教王朝時期有許多相關雕刻及銅像。


印度諸神皆有戲

本文收錄於《印度諸神皆有戲:神魔、變身、情慾、戰鬥、創造、破壞的創意源頭》一書。博客來金石堂誠品圓神書活網火熱販售中!

Yao讀好書
Yao讀好書
YaoIndia 就是要印度 為您精選印度相關好書,從一本本的好書窺看浩瀚多彩的印度。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撤僑,走不走?

3月30號的晚上,我收到了臺灣駐印度代表處的通知,臺灣人可以購票搭乘日本的撤僑班機,考量了工作、兩隻貓咪如何照顧、機票價格、長途飛機的感染風險,以及到日本再轉機回臺灣的不可控因素,我和太太 L 決定留下來就地掩護。但當晚就失眠了⋯⋯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