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生活 六個月是對印度的忍耐...

六個月是對印度的忍耐極限:如同《安室愛美惠》一樣的糾纏分合

-

- Advertisment -

人到印度來,大概多久會想要逃跑?六個月。這個答案是我2012年剛落腳新德里時,我的葡萄牙室友 Sandra 告訴我的;她沒有想讓我參與討論,畢竟當時我還只是個初來乍到的小菜鳥,她斬釘截鐵的口吻讓人只能相信、無從反駁。

一直到現在,「六個月」都還是我對印度的倦怠頻率,它就像固定在冬天發作的痛風,又或是夏日一來就搔癢難耐的濕疹,平日用盡的意志力根本毫無用武之地,唯有逃離片刻,哪怕只有兩天一夜都行,就算是鄰近而文化極其相似的尼泊爾也可以,才能夠重新蓄積能量,回到印度面對一切。

用此概括整個印度有點偏頗了,但至少在我住了七年多的新德里,「六個月」是不容挑戰的真理。無論你挑選哪一個時間區間,冬天飆破可測值的霧霾、夏天逼近攝氏五十度的酷熱、雨季滋生的病菌蚊蟲⋯⋯任何一個都能在六個月內將你打敗,更遑論無論春夏秋冬都在的拐騙、詭辯、髒亂、失序與瘋狂。

同場加映
來跟印度人學談判,走到哪兒都不會被騙!

在印度工作的外國人,公司提供的標準配備幾乎都是一年四張來回機票,與其說是每三個月就能回家一趟,不如說是每三個月就能逃離印度一次,這可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這種「人性化」的外派福利,求的就是不要讓好不容易願意被派駐到印度受苦受難的人才,觸碰到自己的精神極限,從此再也回不去了。

六個月是對印度的忍耐極限:如同《安室愛美惠》一樣的糾纏分合
在印度,常有這麼一瞬間不知道自己是該崩潰還是該幽默以待。照片提供/印度尤

我常有理智線斷裂的那一瞬間,無論是得了臺灣早已絕跡的傷寒、在大街上錢包突然被扒、印度雇員一再地挑戰我的容忍極限,還是政府機關的百般刁難,都曾經讓我恨透印度千百回,尖叫著絕不原諒印度。然而,我和印度的關係就如同輕喜劇《安室愛美惠》一樣(舉這個例子是否太暴露年齡),拿起了亡命天涯小包包,其實就是旋轉跳舞和解的開始,離開就是回來,往往返返竟成了一種浪漫,成了一種經典的我愛你。

印度就像個糾纏不休的戀人,無時無刻地要求你證明有多愛它,狠心地把你推走,又傲嬌地迎你回家。我想這是為什麼我接受媒體採訪時,每當被問到:「在印度遇到最大的困難與挫折是什麼?」腦袋總是一片空白,即使每六個月就得逃離,卻大約一周就會想念它。說起壞事明明應該滔滔不絕,卻一時語塞;說起好事理應思考一陣,卻總是喋喋不休。這是印度之迷人,也是印度之可恨。

我們總喜歡說,能夠在印度待下的人是被印度選上的人,我們這樣的人,只有每六個月逃離一次再回來的選擇,卻不能甩頭就走、和印度斷得乾乾淨淨。如此糾纏不清的輪迴,是我和印度的宿命也是緣分。

同場加映
在印度生活,不能太淡也不能太濃的臺灣味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撤僑,走不走?

3月30號的晚上,我收到了臺灣駐印度代表處的通知,臺灣人可以購票搭乘日本的撤僑班機,考量了工作、兩隻貓咪如何照顧、機票價格、長途飛機的感染風險,以及到日本再轉機回臺灣的不可控因素,我和太太 L 決定留下來就地掩護。但當晚就失眠了⋯⋯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