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進到新娘房間,看見仰躺著的 C,我忍不住大笑起來。這完全不是我所預見的畫面,C 就像在臺灣的理髮廳洗頭一樣,臉朝著天花板,只是她不是在洗頭,而是在化妝。

當天晚上,C 要舉行印度傳統的結婚儀式,這個臺灣女孩顯得非常緊張,害得我們也跟著提心吊膽,誰不想在結婚這一天美美地出場?「還可以嗎?」化妝師每畫上一筆,C 就問一次。「顏色有沒有太誇張?」C 的焦慮其來有自,因為前一天試裝的時候,她被化成了明華園,可以直接上場演歌仔戲。這也就算了,由於是仰躺著化妝,不像坐著可以隨時透過鏡子掌握進度,C 只能任人宰割,所以找我們一起盯場。

文化不同,美感自然不同,特別是印度人膚色較深,五官立體,眼眸深邃,用色一向大膽得不行,孔雀藍亮粉眼影,三公分粗黑眼線,再來個勾邊豔紅唇膏,種種都讓東方面孔難以招架。某種程度上,有點兒像是飲食差異,印度咖哩普遍又鹹又辣又油,還有醇厚的香料味,印度人吃起臺灣清淡的料理,通常覺得沒有味道或忘了加鹽;化妝上,我們的全妝上陣就是他們的素顏登場,他們的略施脂粉則是我們的妖豔狂野,這在婚禮當天可不容許。

同場加映
「一杯咖啡六包糖?」對!我是印度人!

「有鏡子嗎?我想看一下。」C 擔心傷了化妝師的心,又不敢大意。「不行。」化妝師自信滿滿地拒絕了,「今天,妳就是我的驕傲!」聽到這句話,現場的我們都打了一個冷顫,這種「驕傲」肯定不妙,一旦她真的大展身手,恐怕一切就來不及了!現場四名親友就此火力全開,七嘴八舌地指手畫腳,防止悲劇發生,並隨時向新娘報告「戰況」⋯⋯果不其然,這惹得化妝師不開心了。

印度婚禮:新娘房探秘,化妝初體驗!
新娘正在穿上美麗的紗麗。照片提供/印度尤

「妳二十分鐘不可以說話。」化妝師要新娘閉嘴,旁邊的我們面面相覷。不僅如此,化妝師為了不讓我們當新娘的助理,把我們變成了她的助理,分配我們遞電棒捲、提頭髮、開冷氣、拉窗簾、拿化妝品等各種工作,差點沒把我們給笑死。我偷偷在想,或許在印度婚禮當中,新娘都不是這麼強勢的主導人物,大多是婆婆或家族長輩來決定一切,有什麼意見也不一定敢這樣直接表達;畢竟,印度婚禮中,有無數禮儀是為了測試新娘的品性與耐力,像是婚禮前得靜止不動,畫上幾個小時還得等待乾燥剝落的指甲花彩繪。這個臺灣來的女孩不只不乖乖聽話,還帶了幾個吱吱喳喳的小跟班,質疑她的化妝專業,簡直不想活了!

在臺灣隊與印度隊的來回角力之後,C 的妝容終於達到了兩邊都能夠接受的標準,沒想到一穿上印度的傳統紗麗,我們立刻後悔了!怎麼眉毛不夠粗!怎麼眼線不夠黑!紅唇好像可以更鮮豔一點!臺灣的優雅淡妝根本撐不起華麗的紗麗——紫色與金色搭配而成的紗麗極為亮眼,再配上手環、項鍊、耳環等飾品,讓我們立刻想向化妝師道歉。

印度婚禮:新娘房探秘,化妝初體驗!
審美觀真的是非常強烈的文化衝擊。照片提供/印度尤

看見我們滿意的模樣,化妝師終於眉開眼笑,在 C 的嘴角點上一顆痣,「這個是新娘妝的絕對必要,為了美!」不知道是國際時尚追上了印度,還是印度也開始趕起了國際流行。無論如何,這次的印度新娘化妝體驗可是經過來回拔河、一度劍拔弩張,才終於取得平衡;濃妝豔抹或略施脂粉,總歸都是為了美呀。

同場加映
漫談Henna印度彩繪-指甲花身體彩繪的圖騰意義

印度婚禮:新娘房探秘,化妝初體驗!
和新人們一起送大家一個「心」。照片提供 / 印度尤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印度買鞋趣:「盜版的真愛」還是「真愛的盜版」?

「這是什麼?是 Apple 的鞋子嗎?」我和太太 L 在市集外笑得東倒西歪,我們手上的那雙…

by 印度尤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一樣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

by 印度尤

印度主婦的麵餅人生:吃了八塊餅!求房東奶奶饒了我

「我從二十四歲結婚開始,過了七年的 Chapati 生活!」Chapati 是印度的一種麵餅,也…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