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中式料理我沒聽過啊!」Indian Chinese 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

- Advertisment -「這些中式料理我沒聽過啊!」Indian Chinese 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1「這些中式料理我沒聽過啊!」Indian Chinese 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2

印度人最愛中國菜排行榜上的前幾名,對我們來說根本極度陌生,忍不住歪頭想:「我們有吃過這樣的中式料理嗎?」

香辣馬鈴薯與滿州蔬菜球

「我只要吃香辣馬鈴薯(Chilli Potato),中式料理(Chinese Food)!」S 的女兒在一間高檔五星級酒店裡狂吼著。S 無奈地向我抱怨:「妳看,她完全不管菜單上有什麼美食,就只要吃香辣馬鈴薯。」我一邊驚訝著中式料理在印度的魅力,一邊嘆服著印度隨處可見的「所謂」中式料理。為什麼是「所謂」呢?因為印度人最愛中國菜排行榜上的前幾名,對我們來說根本極度陌生,忍不住歪頭想:「我們有吃過這樣的中式料理嗎?」

「妳知道嗎?我們其實沒有香辣馬鈴薯這道菜。」我轉頭對 S 的女兒說。還在念小學的她瞪大眼睛看著我:「真的嗎?」「真的啊!不只香辣馬鈴薯,我也是來這裡才知道滿州蔬菜球(Manchurian)的唷。」S 的女兒顯得更加疑惑,我笑著想,她的表情簡直能複製貼上首次看見這種菜單的華人臉上。

香辣馬鈴薯可以說是最成功的一道印度中式料理,無論在高級飯店、平價餐廳還是街頭小攤,絕對都有它的一席之地。鬆軟的馬鈴薯裹上一層麵粉入鍋油炸,拌上以蜂蜜、辣椒、蒜頭、洋蔥、番茄醬、芝麻製成的醬汁,再加上印度香料提味的勾芡,最後撒上一點切細的青蔥,無論是作為正餐還是午後小食,皆是印度人的最愛。

「這些中式料理我沒聽過啊!」Indian Chinese 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香辣馬鈴薯。照片來源/Minaxibose1992,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其實香辣馬鈴薯吃起來有點像糖醋排骨的變形,只是因為印度吃素人口眾多,所有外傳到這兒的料理大多會調整為素食選項。當然,以香料聞名的印度,自然還會撒上不可或缺的印度味——Masala(印度香料的統稱),增添香氣與辛辣口感,吃起來別有一番風味,我自己也非常喜歡。

說起因應當地素食習慣而生的印度中式料理,可不能漏了滿州蔬菜球。第一次看見這道菜時我還真的滿臉疑惑,因為從名字 Manchurian 上看不出任何端倪,「滿州的?什麼?」吃起來有點像獅子頭的素食版,也有點像裹了湯汁的日本章魚小丸子,熱燙鬆軟的口感頗為討喜,也難怪可以攻占印度中式料理排行榜前幾名。

滿州蔬菜球是將切好的蔬菜裹上麵粉及玉米粉,油炸之後再配上醋、醬油、辣椒醬及番茄糊做成的醬汁,有些人會單吃,也有些人會用來配飯和麵。據傳,Manchurian 由印籍華裔的廚師黃玉堂所發明,原本是做成了滿州炒雞(Chicken Manchurian),菜色推出後廣受歡迎,進而帶出了像是滿州蔬菜球等不同變化。

「這些中式料理我沒聽過啊!」Indian Chinese 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滿州蔬菜球。照片來源/VegeCravings

「夠味」這件事真的是文化衝擊

在印度,不少中菜館由印籍華裔廚師開設,其中又以加爾各答中國城塔壩(Tangra)一整排的中菜館最為知名。大約兩百年前,從事木雕、皮革與製糖產業的華人,從中國廣東移居加爾各答,興盛時期約有四萬名華人居住於此。民以食為天,中式料理自然跟著蓬勃。儘管現在加爾各答的中國城逐漸沒落,只剩寥寥一兩千名華人常住當地,但這些中式料理餐廳還是非常受歡迎,只是主要客群從華人變成了印度人,而為迎合當地口味,調味與料理方式也做出了相應調整。

記得幾年前到加爾各答,一入口熟悉的炒青菜與豬肉料理,感動得快要落淚。我對餐館老闆說:「沒想到能吃到這麼正宗的口味。」他對我眨眨眼,像講悄悄話一樣地說:「我特別請廚師幫妳做成傳統中菜,不然我們現在也都是印度中式料理了!」滿足一個異鄉遊子的胃,若真像印度教裡所信仰的因果與業(Karma),這應該會是無限大的 Good Karma 吧!我對餐館老闆滿心感激並滿懷祝福。

不過,相對於我的胃口大開,坐在我對面的印度友人可就面有難色:「這口味不對⋯⋯」我忍不住開懷大笑:「抱歉,這一餐讓我自私一下,吃點真正的中式料理吧!」

此外,說起印度中式料理,最方便又具飽足感的炒麵(Chow Mein),以及藏人傳入印度的蒸餃(Momo),幾乎已經成為印度日常的一部分。不過,印度的炒麵總是另外加上很多綠綠紅紅的醬汁,再淋上一大匙醋,口味與我們大不同。剛到新德里時,我有一回自告奮勇地對房東一家人說:「我來做道地的中式炒麵給你們吃,和你們的不大一樣唷!」結果才吃了一口,他們就問:「是不是沒有味道?妳沒有鹽巴了嗎?」「我還特別為你們多放了一些鹽⋯⋯」我想,「夠味」這件事真的是文化衝擊。

同場加映
藏人傳入的印度好滋味-Momo

「我只要吃香辣馬鈴薯,中式料理!」S 的女兒還在尖叫著,非吃到不可。在印度,有千萬個這樣的胃,從小就為這道料理著迷若狂。

「好,但它不是中式料理,是印度中式料理。」

對我來說,印度是一個執拗而驕傲的文化民族,English 來到這兒得變成 Inglish;麥當勞來到這兒得賣馬鈴薯餅堡;漢堡王來到這兒得丟掉最自豪的牛肉堡;中式料理則成了印度中式料理。混入印度淵遠流長數千年的文化,加入這塊南亞次大陸獨特多彩的飲食智慧,調味成一道滋味豐厚而香氣四溢的文化料理。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Latest news

露天毒氣室:我的新德里霧霾人生

家裡的空氣清淨機閃爍著藍紫色的燈光,頻頻提醒我:「這是致命的空氣啊!」正式宣告我在印度最痛苦的時節到來,新德里最不饒人的霧霾又猖狂地入侵每個角落。每一次的呼吸,我都像是扎扎實實地吞進了什麼,也不見得吐得出來,簡直是印度生活的最真實寫照。在這塊隨時都需要深呼吸,人生才能夠繼續下去的土地上,現在連要深吸一口氣,都得趴在空氣清淨機上⋯⋯

金馬影展 2019 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

多數人對於印度的想像,大多停留在北印度的蒙兀兒(Mughal)和當代的大都會新德里與孟買,然而作為全球國土面積第七大,人口第二多的國家,印度的多元性可能會讓你嚇一跳!當然電影的樣貌也是全然不同,寶萊塢只是其中一款,金馬影展2019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lbul Can Sing,肯定會讓你看見印度電影的另一個面貌⋯⋯

金馬影展 2019 年選片:《街頭有嘻哈》Gull...

《街頭有嘻哈》今年二月在印度上映時,我藉著地利之便在院線期間買票走進新德里的一間戲院,當時大概已經上映一周,非假日的場次依然有接近半場以上的座位售出;觀眾熙熙攘攘拿著戲院販售的零食進場,連鎖戲院內一桶爆米花價格跟一張電影票一樣貴,大概350盧比(約150元台幣)上下,我也不免俗地買了一份進場。這是一部在討論貧民窟崛起的小人物、以及饒舌樂如何改變他生活的精采電影⋯⋯

被牛撞?那可是神!在印度,必備的聖牛相處之道

早上起床,看見朋友 Y 的瘀青照,趕忙關心她是否還好,Y 說:「我在我家社區門口被牛撞。」被牛撞這件事,對臺灣人來說可能是奇談,然而對於居住在印度的我們而言,卻不是件新鮮事。作為印度教的聖獸,牛隻大搖大擺地走在馬路上,連車子都得讓道了,更何況是人?

我的臺灣、香港、印度文化衝突:他的「But」不是我...

身為一個臺灣人,為香港電視台工作,旅居印度超過七年,許多人會好奇,這樣的跨文化工作經驗,有什麼樣明顯的文化差異?我想了很久,或許在「但是」(But)這個詞上,印度、臺灣和香港有著非常大的不同。簡單來說,可以分為「但是之前」、「但是之後」以及「沒有但是」⋯⋯

從武漢到清奈:解讀中印領導人第二次非正式會晤

中印領導人第二次非正式會晤12號在印度南部城市清奈落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努力地營造出和諧友好的氣氛——在屹立千年不倒的250噸巨石「黑天的奶油球」前握手、對坐享受南印度的椰子水、在月光下漫步於印度古文明遺跡之中——在兩天的時間裡,習近平和莫迪擁有超過六個小時的一對一談話,但這樣的談話是坦率直接的大國談判,還是淪為表面寒暄的單純社交?

Must read

露天毒氣室:我的新德里霧霾人生

家裡的空氣清淨機閃爍著藍紫色的燈光,頻頻提醒我:「這是致命的空氣啊!」正式宣告我在印度最痛苦的時節到來,新德里最不饒人的霧霾又猖狂地入侵每個角落。每一次的呼吸,我都像是扎扎實實地吞進了什麼,也不見得吐得出來,簡直是印度生活的最真實寫照。在這塊隨時都需要深呼吸,人生才能夠繼續下去的土地上,現在連要深吸一口氣,都得趴在空氣清淨機上⋯⋯

金馬影展 2019 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

多數人對於印度的想像,大多停留在北印度的蒙兀兒(Mughal)和當代的大都會新德里與孟買,然而作為全球國土面積第七大,人口第二多的國家,印度的多元性可能會讓你嚇一跳!當然電影的樣貌也是全然不同,寶萊塢只是其中一款,金馬影展2019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lbul Can Sing,肯定會讓你看見印度電影的另一個面貌⋯⋯
- Advertisement -「這些中式料理我沒聽過啊!」Indian Chinese 印度中式料理饗宴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
Recommended to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