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專欄 大印度的小歷史 大印度的小歷史-皇帝...

大印度的小歷史-皇帝的「第一夫人」卻是自己女兒?蒙兀兒的傳奇公主嘉罕娜拉

-

- Advertisment -

嘉罕娜拉公主(Jahanara Begum Sahib, 1616-1681)是蒙兀兒帝國皇帝沙賈汗(Shah Jahan, 1592-1666)和他的愛妻穆塔芝·瑪哈 (Mumtaz Mahal, 1593-1631)的女兒。在穆塔芝去世之後,傷心欲絕的沙賈汗不僅蓋了絕世遺產泰姬瑪哈陵,更將愛投射到嘉罕娜拉公主身上。儘管當時沙賈汗王仍有其他嬪妃,但身為最愛的皇后所生下的皇長女身分,在沙賈汗王的心中,嘉罕娜拉公主是比所有女性都要珍貴的存在,地位宛若帝國的「第一夫人」。

嘉罕娜拉的獨特存在

正如所有印度王室的重要成員慣例,擁有自己落落長的稱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看過甄嬛傳的朋友應該知道,褫奪封號可是比降位還要嚴重的處罰。嘉罕娜拉公主因為深受沙賈汗的重視而擁有許多稱號——當代的女王(Sahibat al Zamani)、皇帝最重要的女人(Padshah Begum,註一) 和公主中的公主 (Begum Sahib)嘉罕娜拉。

大印度的小歷史-皇帝的「第一夫人」卻是自己女兒?蒙兀兒的傳奇公主嘉罕娜拉
圖片來源/The original uploader was Kellerassel at German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普遍的想法中,「第一夫人」應該是非掌權者的太太莫屬。不過,其實放眼世界史,嘉罕娜拉公主也並非唯一特例,上個世紀南越共和國總統吳廷琰(Ngô Đình Diệm)終身未婚,第一夫人的角色便是由其弟媳陳麗春(Trần Lệ Xuân)擔任。當今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ohn Trump),雖有美豔的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川普(Melania Trump),然而他的長女伊凡卡·川普(Ivanka Trump)更為活躍亮眼,也被形容為美國「真正的第一夫人」。

回看印度。在穆塔芝·瑪哈去世後,嘉罕娜拉公主的首要任務是繼續操辦弟弟的婚禮,她當天穿得非常漂亮卻遭受意外,因為衣服曾經被精油浸透,一遇火就燃燒起來,她休養了好幾個月才康復。據說當時沙賈汗王為了讓女兒能夠早日康復,下令向窮人發放大量的援助並釋放囚犯,為公主祈禱。

病癒之後,嘉罕娜拉公主承擔起所有後宮的責任,從御膳房的飲食準備到服裝,一直到照顧父親的身體與安慰他寂寞的心情。沙賈汗王還允許她使用王室封印,大概就是像中國古代皇帝把玉璽交到公主手上一樣的意思,交付帝國大權可見其信賴與愛。嘉罕娜拉公主也可以擁有在阿格拉城堡之外的私人宮殿,不需要像其他公主一樣住在城堡內,種種特權皆可以看嘉罕娜拉公主在蒙兀兒帝國的顯赫地位。

直到沙賈汗去世,嘉罕娜拉繼續積極地完成許多建設,她追隨父親的腳步,鑽研設計和建造。她最著名的作品就是至今依然吸引無數遊客的舊德里月光市集(Chadni Chowak)。這個座落在德里紅堡(Red Fort)外的著名市集,擁有超過1,500間商家,直至今日仍是南亞大陸上的重要貿易據點和批發重地。嘉罕娜拉公主還在市集以南建立一座公共浴池,以及可以安置波斯與中亞商人的大型驛站,用現代的話來講就是蓋了一座豪華酒店讓各國的商旅居住,不難想像蒙兀兒帝國當時的貿易盛況。

大印度的小歷史-皇帝的「第一夫人」卻是自己女兒?蒙兀兒的傳奇公主嘉罕娜拉

公主的財富

嘉罕娜拉是位有錢的公主,身為皇長女的她接收了母親穆塔芝·瑪哈約莫一半的財富。當年沙賈汗王對穆塔芝·瑪哈的寵愛可不只在愛情上,還包括賜給她10萬的 Ashrafis(註二)、60萬盧比以及每年100萬盧比的私人零用錢。

除了繼承母親的遺產外,晚年相當倚重嘉罕娜拉公主的沙賈汗還另外給她每年60萬盧比的零用錢,以及總價值不亞於當年賜給穆塔芝·瑪哈的財富。看到這裡只覺得滿腦子都被金幣敲得噹噹響,簡單來說就是難以計算的富有,皇室中的皇室,貴族中的貴族。

不僅如此,嘉罕娜拉公主還獲得莊園與城市的分封,意即這些土地的收入也屬於她,然而如此尊榮一生的公主卻終身未婚,感情生活也特別灰暗波折。

公主的感情生活

嘉罕娜拉公主終身未婚。她的第一位愛人是帝國的軍隊總司令納賈巴特·汗(Najabat Khan),兩個人曾密切通信,原本論及婚嫁,可惜在來不及婚配之時母親驟逝。嘉罕娜拉突然變成蒙兀兒帝國舉足輕重的女人,身份的差距加上沙賈汗王根本無意讓嘉罕娜拉出嫁,納賈巴特·汗逐漸喪失了信心,並停止回覆公主的信件,傷心的公主只好把愛投射到她的波斯管家身上,據說她必須從管家的肉體上獲取殘缺的愛情溫暖。

大印度的小歷史-皇帝的「第一夫人」卻是自己女兒?蒙兀兒的傳奇公主嘉罕娜拉
沙賈汗與嘉罕娜拉。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但是最讓人好奇的八卦,卻是嘉罕娜拉公主與父親沙賈汗的亂倫。據說沙賈汗因為太思念穆塔芝·瑪哈,在愛妻死後轉向依賴兩人的長女,嘉罕娜拉公主長得與穆塔芝·瑪哈非常相像,沙賈汗也漸漸地將情感投射到嘉罕娜拉公主身上。

傳言沙賈汗禁止女兒結婚,並強迫女兒跟自己發生性關係。嘉罕娜拉甚至曾經懷孕,被迫離開阿格拉產子。看到這裡,不難發現蒙兀兒帝國的黑歷史還真是不少,嘉罕娜拉公主這位帝國最的顯赫女人,一身榮耀卻是建築在灰暗的破碎愛情與扭曲的父愛之下,令人不勝唏噓。

1964年印度曾經拍攝一部以嘉罕娜拉公主為名的電影,演繹了她華麗卻又破碎的一生,可惜近年少有影視作品著墨於她,最有名的大概就是櫻杜·桑妲蕾森(Indu Sundaresan)的《泰姬三部曲-影子公主》這本小說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從這部龐大的帝國小說窺探蒙兀兒帝國的面貌。

  • 註一:帕德什·比干(Padshah Begum)意思是皇帝妻子中的最重要的一位。Padshah 是皇帝的尊稱,Begum 是女性的尊稱。整句的意思是這位尊貴的女性一如皇帝一般重要。

    參考文章
    印度武則天:莫荷茹妮莎

  • 註二:Ashrafis 是蒙兀兒帝國發行的一種金幣,幣值相當於當時的15倍盧比。
黃偉雯(小瑪)
黃偉雯(小瑪)http://medusaluna2013.pixnet.net/blog
資深印度粉。曾任馬來西亞第一位臺灣籍華文獨立中學校長。現職爲作家、歷史文化講師、印度彩繪師(具有台北市街頭藝人執照)當過特派員至印度海德拉巴訪問電影「巴霍巴利王:磅礡終章」的製片與男主角! 印度新書《用電影說印度:從婆羅門到寶萊塢,五千年燦爛文明背後的現實樣貌》已出版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撤僑,走不走?

3月30號的晚上,我收到了臺灣駐印度代表處的通知,臺灣人可以購票搭乘日本的撤僑班機,考量了工作、兩隻貓咪如何照顧、機票價格、長途飛機的感染風險,以及到日本再轉機回臺灣的不可控因素,我和太太 L 決定留下來就地掩護。但當晚就失眠了⋯⋯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