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有人選擇自由戀愛,有人更相信父母的安排

929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在印度,有人選擇自由戀愛,有人更相信父母的安排
台灣女生與印度人的婚禮。照片提供/印度尤
- 印度旅遊推薦 -

Vijay 是一個將近30歲的印度男子,當年我還是實習生的時候,他和我住在同一棟公寓裡,我們這群外國實習生從來不知道他確切的故鄉在哪裡,只知道他不是新德里人,他是逃來新德里的。為什麼逃呢?因為他想要擁有自己挑選配偶的權利,而他也就此數年沒有回到家鄉。

在印度,除了新德里、孟買以及加爾各答等三大城市外,多數的地方仍然保守落後,他們對於媒妁之言深信不疑。印度人相信,透過家世、背景、種姓、經濟環境以及職業所挑選的伴侶,再加上閱人無數、見過大風大浪的父母審查過關,這個人就會是最適合自己的另一半。

我的前房東今年才24歲,他已經有一個3歲大的女兒。21歲那年,他的父母挑了中意的兒媳婦,他和妻子在婚禮上才第一次見面,就在當晚,確認彼此將攜手共度一生,成就家庭。這對許多台灣人而言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對我而言也是。我向他提起,許多受過教育的大學生,都選擇自由戀愛結婚,這也慢慢的變成是一種流行趨勢。在市中心,許多男男女女開始卿卿我我的約會,牽著手逛大街或坐在樹下乘涼相依偎,戀愛風氣日漸普遍。

「我不相信愛,愛情是稍縱即逝的東西,我相信父母的安排,也只有這種挑選過的婚姻才可以歷久不衰,或許新世代會想要戀愛結婚,但是我不想。」他看著我認真的說著。而我腦袋裡浮現的是:「如果24歲不是新世代,那誰才是呢?」他問我要不要結婚?我跟他說,我還沒有遇見對的人,而且我還年輕,或許三十歲也還不遲。他大笑的說,等妳找到的時候,我都有五個孩子啦。媽呀!聽到五個孩子我簡直嚇的瞠目結舌。

婚姻在印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特別對我這麼一個來自普遍自由戀愛的台灣人。因此我經常有意無意的問起身旁的印度人,想知道他們對於愛情與婚姻的觀感。印度現在就像是站在十字路口上,東西方交匯與新舊思想並存,衝擊則隨處可見。

我想起了我的攝影師,他在28歲才結婚,對於印度人來說,這麼大把年紀還不結婚,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也幸好他是男人,若是女子,謠言早已滿天飛:不是有隱疾,就是不三不四沒人要!他說當年他並不想娶妻,礙於母親的壓力之下,只好娶了現在的老婆,心不甘情不願的結婚,喝酒後總對妻子胡亂發脾氣;但是他的太太是個傳統的三從四德好媳婦,最後日久生情,他才愛上了妻子,兩個人現在甜甜蜜蜜,攜手相伴一生。但好玩的事情是,這個媳婦是他母親挑的,但是當他愛上了她之後,他的母親反而開始討厭起媳婦,一句話也不跟她說,還經常挑她毛病。為什麼呢?這女孩兒不是她相中的嗎?不是她當年逼婚的嗎?道理很簡單,兒子可是媽媽的!怎麼可以愛自己的老婆?

印度是一個家庭觀念非常強的一個國家,無論是職業、就學或是婚姻,都和家族牽扯而無法分離;若是不顧一切的自由戀愛,最終還可能落得「榮譽處決」的下場。我有一個朋友叫做 Sneha,這個名字是「愛」的意思,我們初次認識的時候,她開玩笑的跟我說:「You can call me LOVE!」人如其名,她正是一個追求愛情的女子,她的兩個姐姐也是。經過長達十年的家庭革命,最後才和自己心愛的男子結婚,而在她們的革命之中,最大的支持者是——母親。

我和 Sneha 的母親說,在台灣,幾乎所有的人都是戀愛結婚,包括我的爸媽,甚至是再上一代的祖父母。無論是現實的考量或是愛情的催化,至少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在自主意識下,決定與對方相伴一生。Sneha 的母親突然安靜了片刻,接著看著我笑著說:「我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愛情,那一定很美好吧?」我點了點頭,卻說不出話,但此刻我知道她為什麼會成為女兒背後,最偉大的那股力量。

就在本週,美國小姐選美大賽,由一名印度裔的美女奪得后冠。這件事情在美國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其中自然不乏一些令人瞠目結舌的種族歧視言論。我那時候看見報導,她在受訪時表示,許多人依然對於印度有著刻板印象,如同許多人會不斷問她,她的家人是否會幫她找好丈夫。

身處印度,單單從愛情這方面,就可以看透印度社會的諸多面向,包括種姓制度、家庭觀念、西方觀念滲入、寶萊塢文化影響,乃至於教育普及等等。而正在發展中的印度,隨處都可以感受到所謂的衝突與矛盾,而這也是這個南亞次大陸有趣的地方。我訪問的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故事,而他們的故事都揭示了某一片面的印度,但我知道不能以偏概全。不要以偏概全、不要用刻板印象審視一切,是我在印度最大的收穫。

這位新的美國小姐相信自由戀愛,同時,有許多在美國發展許久的印度人,仍會在孩子20幾歲的時候,要他們回到印度,與家族所挑選的對象結婚;特別是皇親貴族,他們的孩子都送往劍橋、牛津等名校念書,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洗禮,但最後他們還是得回到印度,與門當戶對的另一半結婚。

照片上是我在寫這篇文章的當晚,參加的一個台灣女生在新德里的婚禮,沒錯,她就要嫁給印度男人了!台灣女生嫁給印度男生的比例依然非常的低,但是有逐漸增加的趨勢,相對來說,反而台灣人娶印度女生的比例要低了許多,我感興趣的是:誰比較歧視別人?誰比較心胸狹窄?誰比較有色眼光?

這是我在印度的第二年,「婚姻」這件事情依舊是我最感興趣的話題之一,畢竟還是有很多女生因為嫁妝不夠而被家暴,許多媒妁之言最後只導致婚外情不斷,甚至也有因為自由戀愛,而導致愛情騙子不斷等等。媒妁之言與自由戀愛在印度社會並存,時而衝突時而共生,或許用我製作人 Sapna 的故事來說,會最為有趣。

那天我和她一起出去吃飯,我又問起了她結婚的事情。她望向她的丈夫問他:「對你來說,我們的婚姻是媒妁之言還是戀愛結婚?」她的老公說是愛情,但我的製作人卻回答:對我來說,是媒妁之言。

我製作人的老公是她以前工作的上司,他愛上了她並到她家提親,請求她的父親答應這門婚事。Sapna 的父親同意了,但實際上,我的製作人並不想結婚。他們已經一起生活了近二十年,她的老公深愛她如初,而她的生活已經離不開他了。但我記得,一次我們喝了酒之後,她問我:「什麼是愛呢?我至今沒有感受過什麼是愛。」Sapna 這個名字的含意,是「夢想」。

逃離家鄉的 Vijay 還是經常接到媽媽的逼婚電話,不時會收到一疊女子的照片,要他挑一個看順眼的結婚。他仍騎著他那台125cc的檔車,在新德里找尋著,那個他心中所盼望的女子,那個他所相信的,「愛」。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