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把印度當「家」的,不是我的印度老爺,而是民宿老闆 Vishnu

5433
印度的蔡姓主婦
嫁了印度人,不嫁印度文化的台灣女子。喜歡自己開車冒險,用主婦視角觀察印度跨時代的轉變與進步,和老爺及可愛的女兒在德里生活著。
讓我把印度當「家」的,不是我的印度老爺,而是民宿老闆 Vishnu
照片提供/印度的蔡姓主婦
- 印度旅遊推薦 -

自從那一年,我的身分再也不是旅人…

” Vishnu~ “ 偌大的房子裡,主人用著顯然已被寵壞的聲調,從一樓呼喚著正在三樓整理客房的管家Vishnu,只因為主人突然心血來潮想吃冰淇淋,管家得立馬回應,以最快速度處理完手邊的事情並執行新任務,不到五分鐘,香甜可口的冰淇淋立即出現在主人翹著腿的茶几上,搭配著精緻的小瓷盤跟銀湯匙。

遠距戀愛談了幾年,在印度以及其他第三地來來去去的,2011年我和印度老爺約在德國見面,只是這次不再是分道揚鑣各自回到各自的國家,我的回程機票是和老爺一起飛往新德里,DEL-TPE 這段未知.少了那齣在機場和老爺含淚十八相送的劇碼,但卻多了啟程時,家人送機時給我的緊緊擁抱。

對於長久以來受日本歐美文化影響的我們,即便和印度只有2.5小時的時差,飛機飛行時間也不過6個小時,她仍然是一個極為遙遠的陌生國度。老爺的家族事業在這裡,這段遠距戀愛開花結果與否,完全取決于我能不能適應存活下來.我的工作呢?我的飲食習慣呢?我的朋友呢?真的安全嗎?空氣污染?與其從老爺的口中,「聽聞」他在這裡的生活以及他希望提供給我的生活,和台灣媒體報導上所看到的有多不一樣,我想倒不如直接來半試婚吧!所以終於,我要在印度Long Stay 了。

決定Long Stay 之後的STAY 卻不是這般順利。即便叛逆如老爺,一開始就把外國女友帶回家長住,就印度社會與民風而言的確還是太過為難,考量了未來更長遠的計劃之後,老爺決定為我在外另覓住處。然而接連著的幾家飯店與住處都不大理想。要不是房東漫天誇口允諾的簡易廚房從來都沒出現,就是回到家工作人員正在我房間抓老鼠,他們還「安慰」我:「Ma’am,請不要擔心!總共有兩隻我們已經抓到其中一隻了。」更誇張的,還有連續八天早餐都是木瓜香蕉加玉米穀片。種種印度荒謬事也讓我一個星期內換了四個住處近乎筋疲力竭,才在一次對老爺發完火後,漂流到了Vishnu主管的這間民宿,沒想到,這裡卻讓我開始有家的感覺。

Vishnu 是我民宿老闆的管家,也是我認識的第一個來自喜馬拉雅山的印度人。跟北印常見濃眉大眼的雅利安人長得不太一樣,Vishnu 雖然膚色與北印人差不多,卻帶著中國邊境民族的輪廓。或許因為我們的地緣與血緣關係稍稍近了些,再加上他的招牌微笑和圓滾滾的大肚子,我第一眼見到Vishnu 就覺得親切。

住了一週後,Vishnu 幾乎摸熟了我所有習性,食衣住行樣樣妥貼。食,他記得我三餐喜歡吃的每一道菜和可以承受的辣度(這在印度非常重要),還會帶點小巧思地在我可以完食的份量上,再多加那麼百分之二十;衣,每天從公司回到家後會看到換洗的衣物洗好燙好折好躺在我的床上;住,乾乾淨淨晒過太陽的被單隨時備好,還一月初冬乍寒便及時地為我添上超級大暖被和暖爐.雖然是有可能會導致窒息的那一種哈哈哈;行,每天幫我叫好嘟嘟車,談好價、跟司機解釋目的地位置,Vishnu 便漾起大大笑臉瞇著眼目送我離開,還會溫暖地說:「Ma’am 今天晚餐會請廚師準備XXX和XXX等妳回來吃喔!」Khaana,在印地語(Hindi)中是吃東西或午餐晚餐的意思,這是除了Namaste 這個觀光招呼語外,我認識的第一個印地語單字,Vishnu 教我的。

處理這些零零總總大大小小的生活麻煩事,對Vishnu 來說,幾乎就像是呼吸一樣簡單。老實說,我在台灣的生活都還沒有這麼舒適啊!一切都習慣自己打理的我們,有人隨侍在旁這件事兒還得好好練習呢!

有時看我在家閒來沒事,Vishnu 還會用他的Pigeon English 搭配肢體語言拼拼湊湊的講笑話給我聽。當時我心裡盤算著,這麼細心周到的管家,做的事情這麼多,根本是這民宿的靈魂人物,卻在某次機會得知了他連續幾年沒調漲過的微薄薪水,只因老闆十幾年前答應會照顧Vishnu 一家,讓他老婆也在民宿工作、教他識字並資助他的孩子上學,那個一家同住的傭人宿舍,對離鄉背井來到城市打拼的Vishnu 來說,就是一個擋風遮雨的家。

也許正因如此,Vishnu 也想讓這些來來去去在民宿留宿的旅人,擁有溫暖的家的感覺。Vishnu 或許不會知道,對於一個為愛走天涯的小女子如我,除了我的印度老爺外,能夠在印度這塊陌生土地上,找到一點點的歸屬感和安全感,是多麼困難而珍貴.好像有個家人守護著,一天一天地支持我撐下去。沒有了他,或許我就在某一刻決定放棄然後打包回家,現在也就不會坐在電腦前面打著這篇文章了

Vishnu 的照顧下,我在浪漫愛情的想像以外走進了現實面,看見在印度生活的可能性,而自那一年起,我的身分再也不是那個來來去去留宿飯店到處觀光的旅人,遇見Vishnu的一百多天後,我訂了機票,帶著好(或其實是壞)消息回台灣見家人,等著老爺來跟我父母提親。

我和印度老爺的傳統婚禮。照片提供 / 印度的蔡姓主婦

幾年的遠距離戀愛,雖說我和老爺倆人總不在彼此身邊,但每日的熱線和見面時的點點滴滴,家人其實都默默地看在眼裡,加上老爺誠懇的態度承諾和對未來規劃都有共識,父母倒是很快就點頭了!竟然,我~要~嫁~人~啦!!!!!20129月我和老爺在台灣訂了婚,同年10月我以未婚妻的身分再次踏上印度這塊土地正式完成了熱鬧的印度婚禮。

雖然決定要嫁給老爺,某種程度上卻是Vishnu推著我走了這一步,噢我的天!真不知道我的印度老爺是給了Vishnu 多少小費,演好這齣戲讓我走進這個一輩子的圈套啊!!!!

我在印度的Long Stay 只是因為愛情嗎?我想Vishnu 實在功不可沒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