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最高學府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

- Advertisment -印度最高學府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1印度最高學府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2

印度最高學府之一的尼赫魯大學(Jawaharlal Nehru University),從今年二月開學後,陷入嚴重的校園衝突,數千名學生、各大校內學生組織、學生會與尼赫魯教師會,一起槓上了尼赫魯大學副校長(Vice Chancellor,註一)庫馬爾(Jagadesh Kumar),從初期的希望溝通對話,演變成大規模的罷課、封鎖校園,直至現在走上街頭與警察爆發流血衝突。

這把已經延燒數個月的校園大火,接連引爆更多爭議事件並蔓延至政治與社會議題,直到近期有女學生指控尼赫魯大學多位男教授涉嫌性騷擾,隸屬中央政府管轄的德里警方疑似包庇,並暴力攻擊學生與現場記者,才受到主流媒體較為密集的關注與討論。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尼赫魯大學爆發嚴重校園衝突。照片提供/尼赫魯大學學生

在分析尼赫魯大學這場校方與師生的衝突之前,可以先由下列幾項重點事件略窺事態發展:

  • 今年初,尼赫魯大學突然頒布出席率的新規定:所有大學生與碩士生(Master)都必須達到75%以上的出席率。大學生必須在課堂上簽名,碩博士生(MPhil and PhD,註二)則需每天至系所報到簽名,包括沒有課堂與沒有與教授面談的時間,引發爭議。
  • 尼赫魯大學副校長庫馬爾被自己舉薦的校外校務會議出席人士指控,未依校務會議流程通過新的出席率決議。但庫馬爾仍堅持執行。
  • 二月開學後,學生聯合發起拒絕在簽到單上簽名的抗議,尼赫魯大學教師會亦支持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尼赫魯大學學生會抗議文宣。

  • 遭遇反抗的校方祭出更嚴厲的規定,未達應有出席率,不得參加期末考試,下學期也不得註冊,獎學金領取與宿舍資格也可能因此受到影響
  • 學生與教授發起抗議與罷課,並持續拒絕出席率新規定。副校長庫馬爾直接連夜拔除7名不願配合新規定或就此事提出建言的系主任與所長,任命「自己人」取而代之。
  • 師生與校方管理層與在校園內持續對峙,並走上街頭抗議,一路遊行示威至印度國會,警察出動拒馬、木棍與鎮暴水車。許多學生與警察爆發肢體衝突並遭逮捕

尼赫魯大學至今仍因師生的罷課與封鎖校園,陷入動彈不得的局面。不過如同印度媒體初期報導此事件時所採取的態度:「要求學生出席率,有什麼好抗議的?」許多人第一個浮出的疑問都是「為何一個出席率新規定,會上升到流血衝突?」接著可能會想問:「為什麼不只學生抗議,連教授都不支持?」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學生封鎖教室抗議,而在走廊上自習、上課。照片提供/尼赫魯大學學生

一向被視為左派大營的尼赫魯大學,對校內事件、公共議題與政府決策的批判與異議從不缺席,這也被視為其校園文化的重要根基。印度總理莫迪及其所屬的印度人民黨,具有極強的印度教國族主義極右派思想,在莫迪2014年上任之後,尼赫魯大學便經常成為「是非之地」。

或許回頭看看在這次衝突之前,尼赫魯大學2016年與2017年爆發的類似事件,可以提供大家更清晰的輪廓:

1. 2016年,尼赫魯大學校內舉辦討論克什米爾爭議在內的文化會議,主辦的極左派毛主義學生組織民主學生聯盟(Democratic Students Union, DSU),遭到極右派學生組織全印學生聯盟(Akhil Bharatiya Vidyarthi Parishad, ABVP)阻撓與攻擊,引發大規模流血衝突。

抗議學生被政府冠上「煽動叛亂」與「反國家」罪名,警方進入校園逮捕學生引爆激烈衝突。值得注意的是,發動攻擊的全印學生聯盟(Akhil Bharatiya Vidyarthi Parishad, ABVP),與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關係緊密,令人懷疑政治力入侵校園以及政治因素介入操弄事件發展。

參考文章
「反對政府並不代表反國家!」:一個印度菁英大學為什麼被冠上「煽動叛亂」罪行?

2. 2017年,尼赫魯大學的碩士(Mphil)與博士(PhD)招生名額被狂砍83%,總招生名額從去年1174人調降至194人,許多科系甚至連一個名額都沒有,等同「被消失」,外界質疑,莫迪政府刻意打壓尼赫魯大學這些「最有意見」的大學。

參考文章
印度政府政治力介入左派名門大學:警察入校、大砍招生名額打壓異議

值得關注的是,在2017年大砍尼赫魯大學招生名額的,正是當時剛剛上任的尼赫魯大學副校長庫馬爾。這位被莫迪政府任命的副校長,自上任以來就被視為帶有「政治任務」,現在又因為出席率引發的衝突,引起諸多爭議:

  • 突推出席率規定,卻無明確落實方法與規定
  • 略過應有程序,即使不獲同意仍強推爭議規定
  • 在學校明顯設施不足而資源不夠,甚至連圖書館座位、研究生辦公室都不足的情況下,不將重點放在優化環境,卻是要求碩博士生長途跋涉到校只為簽到
  • 威脅學生、撤換教授職位以排除異議
  • 打壓校園言論自由與多元意見
  • 校方拒絕正式或非正式管道的溝通,威權不容挑戰
  • 政治力介入,社會擔憂極右派政權將手伸入大學校園
  • 警察使用武力並逮捕學生,現場的媒體工作者也受到攻擊

自從去年尼赫魯大學的招生名額被狂砍83%之後,不少聲音擔憂,在極右派勢力當道下,政治力的介入會摧毀這所所聲譽卓著的印度老牌大學。在尼赫魯大學創立之初加入的第一批學者,也是印度著名的歷史學家塔帕爾(Romila Thapar)24號也發聲,指尼赫魯大學正遭「緩慢地拆除」,當批判性的思考被踐踏之時,將會破壞大學的理念。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尼赫魯大學學生攻佔行政大樓前的自由廣場。

當然,部分印度媒體以及尼赫魯校方管理層認為,學生們只是不想遵守出席率規定,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浪費學校與社會資源。然而過去兩三年以來所爆發的一連串衝突,政府、校方與警察的回應,都再再顯示這些校園事件「不僅如此」,背後還有更大的政治介入與算計。

為了鎮壓師生的反抗力量,尼赫魯大學校方連續祭出多項措施,包括調漲住宿與校內餐廳費用、遷移抗議學生領袖的宿舍等等,23號更祭出新公文,要求所有參與罷課的教授,必須要向校方報告自己罷課的理由,基於「有工作才有酬勞」的道理,在罷課的時間裡,教授們的薪水與津貼都會被扣除。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教授因學生罷課封鎖教室抗議,而在開放空間授課。照片提供 / 尼赫魯大學學生

正在尼赫魯大學就讀女性研究碩士(Mphil)的鄭欣娓就批評尼赫魯大學校方頻頻以「一紙公文」和各種小動作,暴力地對待一個以多元文化與聲音自豪的校園。

「比方說,校方一紙公文下來,確保社會弱勢族群也能有機會考入本校的加權機制就瞬間被取消。比方說,校方一紙公文下來,學校裡獨立於行政方,由師生直選自治的性別平等委員會就瞬間被廢除,由校方內定的委員會取代。比方說,校方一紙公文下來,宿舍的住宿費用就瞬間要調漲一倍,連帶對持有『違禁電器用品』者的罰款也要加倍起跳,宿舍管理員趁著凌晨突襲檢查,他們粗暴地闖入學生的房間,強迫檢查學生的衣櫃和行李箱。又比方說,校方一紙公文下來,宣布所有依規定申請從碩士(Mphil)直升博班的案例即刻失效。好巧不巧我也是申請了直升的其中一人。」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印度人力資源部長賈瓦德卡(Prakash Javadekar)。照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State from United States, via Wikimedia Commons

就在尼赫魯大學陷入嚴重衝突之際,印度人力資源部長賈瓦德卡(Prakash Javadekar)在20號宣佈,授與尼赫魯大學等逾60所傑出公私立大學「自主權」,未來在新增課程與科系、聘僱外國教授、招生外國學生以及學費調整等等,都不必再像過去一樣經過中央核准。

這個看似開放而彈性,被賈瓦德卡稱為「印度高等教育的歷史性時刻」的決定,卻引起諸多擔憂,特別是莫迪領導的極右派政權正力推高等教育私有化,低種姓與弱勢族群的補貼在各地出現不同程度的減少,而像尼赫魯大學這樣以人文社會科學為主的大學,也不斷受到壓迫。而鬧得尼赫魯大學滿城風雨的副校長庫馬爾,不顧眾多批評與校內的其他迫切需求,正積極籌建新的理工學院。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這60多所大學獲得了諸多的自主權,印度政府卻沒有放下指派副校長的權力。由莫迪領軍的極右派政府,經濟實力表現尚不見卓越進展,在其他領域卻是發揮得淋漓盡致。

尼赫魯大學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印度總理莫迪。照片來源/Narendra Modi

「一個國家體制正在試圖徹底擊垮一所立場與之相左的公立大學、試圖徹底擊垮一個社會的多元性。」鄭欣娓所言,是尼赫魯大學與印度面臨的赤裸裸現實。這些壓抑多元聲音的力量,體現在各種或大或小的動作上,「當然還不乏一些看似為學生好的小動作了。比如校園裡的茶館、餐館本來營業至深夜,是許多學生們徹夜聚會討論公共議題、進行學術辯論的場合,現在全被規定只准開到十點。不准有公共討論。」

在出席率衝突越演越烈的同時,又爆出了尼赫魯大學校方假造權威人士連署,宣稱其支持校方決定卻遭當事人打臉的醜聞,而尼赫魯大學也有多名教授涉嫌對學生性騷擾卻獲包庇。

尼赫魯大學的這一連串事件與衝突,從來就不只是單純的「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與其將其小看為校園的小打小鬧,將其視為印度國家現況的縮影更為實在。

這樣的事件,不單單只發生在印度的尼赫魯大學,近期在臺灣最高學府臺灣大學引爆的校長遴選爭議,以及中國北京大學教授發文《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一事,都值得我們深思。

  • 註一:尼赫魯大學實際執行與管理校務工作由副校長擔任。
  • 註二:印度學制與英國類似,在碩士(Master)畢業後,申請博士(PhD)之前有一個銜接博士的碩士(Mphil)過渡課程,需要通過一份報告與口試,方可升為博士生身份。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Latest news

露天毒氣室:我的新德里霧霾人生

家裡的空氣清淨機閃爍著藍紫色的燈光,頻頻提醒我:「這是致命的空氣啊!」正式宣告我在印度最痛苦的時節到來,新德里最不饒人的霧霾又猖狂地入侵每個角落。每一次的呼吸,我都像是扎扎實實地吞進了什麼,也不見得吐得出來,簡直是印度生活的最真實寫照。在這塊隨時都需要深呼吸,人生才能夠繼續下去的土地上,現在連要深吸一口氣,都得趴在空氣清淨機上⋯⋯

金馬影展 2019 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

多數人對於印度的想像,大多停留在北印度的蒙兀兒(Mughal)和當代的大都會新德里與孟買,然而作為全球國土面積第七大,人口第二多的國家,印度的多元性可能會讓你嚇一跳!當然電影的樣貌也是全然不同,寶萊塢只是其中一款,金馬影展2019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lbul Can Sing,肯定會讓你看見印度電影的另一個面貌⋯⋯

金馬影展 2019 年選片:《街頭有嘻哈》Gull...

《街頭有嘻哈》今年二月在印度上映時,我藉著地利之便在院線期間買票走進新德里的一間戲院,當時大概已經上映一周,非假日的場次依然有接近半場以上的座位售出;觀眾熙熙攘攘拿著戲院販售的零食進場,連鎖戲院內一桶爆米花價格跟一張電影票一樣貴,大概350盧比(約150元台幣)上下,我也不免俗地買了一份進場。這是一部在討論貧民窟崛起的小人物、以及饒舌樂如何改變他生活的精采電影⋯⋯

被牛撞?那可是神!在印度,必備的聖牛相處之道

早上起床,看見朋友 Y 的瘀青照,趕忙關心她是否還好,Y 說:「我在我家社區門口被牛撞。」被牛撞這件事,對臺灣人來說可能是奇談,然而對於居住在印度的我們而言,卻不是件新鮮事。作為印度教的聖獸,牛隻大搖大擺地走在馬路上,連車子都得讓道了,更何況是人?

我的臺灣、香港、印度文化衝突:他的「But」不是我...

身為一個臺灣人,為香港電視台工作,旅居印度超過七年,許多人會好奇,這樣的跨文化工作經驗,有什麼樣明顯的文化差異?我想了很久,或許在「但是」(But)這個詞上,印度、臺灣和香港有著非常大的不同。簡單來說,可以分為「但是之前」、「但是之後」以及「沒有但是」⋯⋯

從武漢到清奈:解讀中印領導人第二次非正式會晤

中印領導人第二次非正式會晤12號在印度南部城市清奈落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努力地營造出和諧友好的氣氛——在屹立千年不倒的250噸巨石「黑天的奶油球」前握手、對坐享受南印度的椰子水、在月光下漫步於印度古文明遺跡之中——在兩天的時間裡,習近平和莫迪擁有超過六個小時的一對一談話,但這樣的談話是坦率直接的大國談判,還是淪為表面寒暄的單純社交?

Must read

露天毒氣室:我的新德里霧霾人生

家裡的空氣清淨機閃爍著藍紫色的燈光,頻頻提醒我:「這是致命的空氣啊!」正式宣告我在印度最痛苦的時節到來,新德里最不饒人的霧霾又猖狂地入侵每個角落。每一次的呼吸,我都像是扎扎實實地吞進了什麼,也不見得吐得出來,簡直是印度生活的最真實寫照。在這塊隨時都需要深呼吸,人生才能夠繼續下去的土地上,現在連要深吸一口氣,都得趴在空氣清淨機上⋯⋯

金馬影展 2019 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

多數人對於印度的想像,大多停留在北印度的蒙兀兒(Mughal)和當代的大都會新德里與孟買,然而作為全球國土面積第七大,人口第二多的國家,印度的多元性可能會讓你嚇一跳!當然電影的樣貌也是全然不同,寶萊塢只是其中一款,金馬影展2019年選片:《唱一首哀傷的歌》Bulbul Can Sing,肯定會讓你看見印度電影的另一個面貌⋯⋯
- Advertisement -印度最高學府再陷衝突:極右派領導下的印度,「被消失」的異議聲音 3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
Recommended to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