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外交風光,國內改革卡關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的經濟預測,印度2015-2016年的GDP成長將達到7.5%,世界銀行甚至上看8%,即將超越中國成為全世界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

中國在兩位數的驚人經濟成長巔峰之後,成長速度自然的開始放緩,印度這時候站上了中央舞台,因為它可能就是未來帶動經濟的新火車頭,特別是在打著經濟牌的莫迪在去年五月風光上任之後,立刻成為國際焦點,大家都在看著從賣奶茶的小販變成總理的莫迪,是否能再次回到過去8%的成長高點,為印度帶來和中國一樣超高的經濟成長率,甚至跟中國巔峰時期一樣站上兩位數的經濟成長速度。

「改革」是莫迪最重要的任務,但是他上任已經即將一年,在外交上的表現似乎要比國內政策來得更為突出,他不斷的出訪,到哪個國家都受到超多歡迎,儼然成為「在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的最佳代言人,站上台就像賈伯斯的蘋果新品發表會一樣,台下印度僑胞還有外國投資商各個引頸盼望。

可是這些舞台上的風光,某種程度上並沒有轉變為印度國內可以感受到的實質成果,開始有人質疑這些是否淪為一種單純的公關形象,當然,也有當地的分析家認為,莫迪是在做基本功,畢竟印度現在要引入外資、打造基礎建設還有成為國際製造大國,都需要其他國家的配合,打好外交關係和處理官僚問題是第一步。

可是印度國內的企業家和人民可能就沒有這麼有耐心了!之前莫迪剛上任,大家都會說:「給他多一點時間,很多事情不可能馬上好!」但隨著執政滿一年,開始有一些其他聲音浮現:「都已經一年了,怎麼都沒有什麼大改變?」特別是在系統上的改革似乎不見大動作。

莫迪當初之所以受到這麼多支持,還拿下1984年之後首次有政黨在國會選舉中,拿下過半席次的亮眼成績,除了是之前執政十年的國大黨(National Congress Party)貪腐又作不出成績之外,就是因為他之前執政古吉拉特邦(Gujarat)十多年間,把古吉拉特打造成印度唯一一個經濟成長率超過10%的省邦,當他出來競選總理時,印度人民也就將對經濟成長的渴望投注在他的身上,這也讓他風光打贏了大選。

很多人都寄望莫迪可以「複製」古吉拉特邦模式,讓全印度都起飛,但當時就曾有經濟學家認為,「複製」不一定可行,最近印度吵到一大堆政黨大老走上街頭抗議的土地徵收改革法案,或許在某種程度上驗證了不可能「單純複製」的觀點,而這也可能成為莫迪之後要把經濟推到8%,甚至是10%所要面臨的難關。

簡單來說,莫迪覺得印度現在的土地徵收,要取得至少70%的地主同意,完全就是阻礙了印度的經濟發展,要鋪路,沒地!要蓋地鐵,沒地!要建工業園區,沒地!要做什麼都沒地,實在是很不開心,讓幾千億的投資和建設案都無法推行,既然阻撓經濟發展就應該「燒毀!」所以他就決定要修法,在新的土地徵收修正法案裡,將工業走廊、公私部門合作、基礎建設、平價住宅以及國防建設五大領域改為不需特定比例的地主同意。

我想他這個點子基本上是來自他之前執政古吉拉特邦的經驗,想說要給他延續拓展到全印度,殊不知整個被大反對,還被冠上「反農民」的罪名,臉瞬間綠掉,畢竟印度現在農民還很多,代表的可是選票阿!在野黨立刻抓到這個把柄猛打,讓莫迪之後原本勝券在握的各邦地方選舉,立刻局勢改觀。

11094041_10205066648883388_387546764_n

古吉拉特邦經驗,無法複製貼上

莫迪以前在古吉拉特邦,就是以「很能拿出土地」聞名而受到財團和外資的喜愛,這也成就了他的莫迪經濟學,可是為什麼他在執政地方時可以,執政中央的時候就碰壁慘歪歪呢?回到之前所說的「不能完全複製」,其實當初莫迪治理古吉拉特邦固然有他的一套,但他之所以能夠這麼果斷的作出決策,又或用政府的力量提供土地給財團,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古吉拉特邦有很多荒地,因為土地貧瘠,有些甚至是沼澤地無法耕作,因此土地徵收或是提供政府所有土地相對來說是比較容易的,但這樣的情況卻不存在其他的省邦,例如新德里地狹人稠、其他省邦許多人靠農業維生又或是對祖產的保護,和古吉拉特邦的情況又大相逕庭。

除此之外,莫迪之前在古吉拉特邦之所以這麼成功,還包括過去當地人本來就以從商聞名,商業性格非常強烈,也因此推動經濟發展的時候,動力非常足夠,而古吉拉特也因為在印度西岸有港口,很多人往海外流動,在莫迪推動經濟政策的時候回流家鄉,錢流非常豐富,這也是為什麼現在莫迪只要出訪,就會盡可能在當地和印度的僑胞互動,他想要這些在海外的錢回來,複製他之前在古吉拉特邦,拉回僑胞投資的經驗,但這樣的商業性格還有僑胞比例並沒有普遍的存在印度每個省邦。

執政中央,讓莫迪頭痛的卻是地方

說到省邦,這也是莫迪要衝刺經濟發展的一大困難點,因為印度是聯邦制度,也就是說有很多的權力都掌握在省邦政府手上,中央政府是沒有辦法干預的,以前莫迪執政古吉拉特邦,簡單來說就是一方霸主,所以他可以大搖大擺的讓一些財團打一通電話到他的辦公室,他隔天就批准這個投資案,還送土地、送電、送水、送稅賦優惠,嘿!現在問題來了啦!雖然他從省邦行政首長升級,嘿咻!變成了印度總理,但很多事情同時也變得更加複雜化。

這也就是為什麼莫迪在贏了大選登上總理寶座之後,還自己搭著直升機到處飛來飛去,為每個省邦的地方選舉造勢。簡單的來說,印度國會分為上下議院,去年五月莫迪贏得的,是國會下議院的過半席次,所以說任何莫迪想通過的法案,簡單來講在下議院不可能不過,但是,法案需要由上下議院都通過才可以生效,而上議院就變成他最頭痛的點。

下議院的選舉是全國人民分區選出,有點類似台灣立委的概念,然後取得最多席次的政黨就可以推派總理掌權中央,上議院的議員則是各省邦議會所推選出來的,是間接選舉,也就是誰掌握越多的地方政府,誰在上議院講話就越大聲,莫迪雖然是下議院之王,但是目前上議院還是由之前的執政黨國大黨掌握多數,莫迪就這樣頭很痛,只好一步一腳印,慢慢贏地方選舉,2016年就會有新一波的上議員汰換,莫迪就想抓住這個機會一次搞定,他就會是國會之王,「喊水會結凍(閩南語)」。

原本莫迪這個如意算盤一直依照他的計畫走,畢竟他當初勝選的時候,被稱為是「莫迪海嘯」,這波海嘯在之後的多場地方選舉都持續發酵,勢如破竹一直搶下地方議會,但沒想到隨著一些人慢慢的對莫迪失去耐心之後,首都新德里的大選莫迪整個慘輸,70個席次對手搶了67席,莫迪領導的印度人民黨只拿3席,打到臉腫腫der。

好啦!這樣子莫迪之後想要穩坐上議院,可能就有一些風險存在了,也就代表他的法案可能又會被阻撓,無論是善意或是惡意的阻撓,除此之外,中央要推動的各項政策,是不是真的可以落實到地方,就變成了一個問號,然後莫迪從中央撥下的款項,運用得少又或進了誰的口袋,都變成莫迪推動經濟的潛在障礙,再加上印度的聯邦制度,各省邦的稅制還有法律也都不同,無論國內還是國外的投資者都被搞得暈頭轉向。

簡單的來說,以前莫迪職掌地方,是一家公司的CEO,現在他則成了擁有很多家公司的大財團總裁,如何運籌帷幄成為他實現莫迪經濟學的重要挑戰,目前看來國際對他的信心和支持在過去一年來有了非常顯著的成長,但如何營造印度的整體環境,就是他重要的下一步了。

話說台灣的企業也是印度這波經濟成長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投資者,莫迪上任之後,非常希望台灣的電子、造船還有紡織產業可以率先來印度投資,而最新的消息則是,鴻海旗下的富士康可能將在印度投資35美元,在印度設生產現製造手機和電視等電子產品,甚至還可能設立軟體開發中心,主要是為現在在印度火紅到不行的小米手機提供零件,所以說,台灣也是莫迪經濟學裡不可或缺的一角!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丟擲石塊、肉搏戰其實不好笑,解讀近期中印邊界衝突

5月初,中國解放軍在班公錯湖(Pangong Tso)駐紮,那裡是中印尚未劃定邊界的爭議領土…

by 印度尤

印度延長封城至6月30號:封城5.0是什麼?

印度在6月1號進入了封城5.0,於此同時,印度的總確診人數也突破19萬人,單日新增確診…

by 印度尤

疫情下的夾縫求生:在不平順的日子裡,順順地走

早上七點多起床,聽見廣播:「請三樓住民戴上口罩,到門口領取餐點。」打開房門,門外…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