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Sunday! I am the first prize!」一個留著黑色翹鬍子的中年男子驕傲的告訴我,原先我對於他曾經到過75個國家表演略顯懷疑,沒想到他居然說出了「超級星期天」。他是一個魔術師,也是新徳里玩偶村的居民之一。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照片提供/印度尤

Kathputli Colony 位於新徳里的中心地帶,又被稱為玩偶村,Putli 就是玩偶的意思,這片佔地5.2公頃的土地就在捷運沿線旁,大概在50年前,許多來自各個省邦的木偶師、魔術師、舞者以及音樂家,開始聚集在這個村落,搭建起自己風格並符合習慣的住宅。

像玩偶村這樣的村落,通常又被稱為 Slum,也就是貧民窟的意思,但是印度的貧民窟和我們既定的印象,認為裡面的居民都是乞丐並不一樣。他們確實貧窮,走在狹窄的街巷之中,滿地都是垃圾與難聞的氣息;多數的居民家中也沒有廁所,都是到公共廁所,或是街道旁一塊固定的區域大小便,但是這裡的居民,多數都有自己的工作與一技之長,他們以此為生,並引以為傲。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照片提供/印度尤

從2007年開始,印度政府開始進行都市更新的工作,而這個位於黃金地段的貧民窟,成了新徳里的第一個目標。建商打算夷平這裡的建築,將五分之一的地蓋15~20層樓的公寓給當地居民居住,另外的五分之四地皮,則將開發成大型商場以及有豪華遊泳池與高級設施的摩天大樓。

印度政府不斷的說,這個計畫將提供給玩偶村的居民一個「Better Life」。如果單純只是來這裡走一趟看一眼的人,肯定會覺得,這裡的居民到底為何要抗議,住在這麼髒、這麼凌亂又品質不好的環境;不如住在新蓋的高樓大廈裡,有兩個房間一套衛浴和廚房設備。

我到了一個木偶藝術家的家裡,他在戶外的平台上,切割著幾何圖形的保麗龍塊。白色如雪般的碎片漫天飛舞,彷彿在初春之際下起了雪,他養的一隻黑狗就這樣在慢慢的變成了一隻有著白斑點的黑狗,懶洋洋的躺在我們的腳邊,牠如同往常一般悠閒,因為牠並不理解現在村裡發生了什麼事。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照片提供/印度尤

過不久,那個毫無意義的保麗龍就變成了一隻眼鏡蛇,那是濕婆神背後的三隻蛇之一,我和朋友驚艷著他的技術,又在他的房間裡,看見類似台灣三太子的木偶,那都是他一刀一刀刻成的。我們聊天聊到一半,突然有個男攝影師加入我們,我聽不懂印地語,但男攝影師突然說了:「Dying Art」,似乎是來記錄即將消逝的工藝,把老師傅氣得半死,開始出題考大家何謂偶戲。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照片提供/印度尤

現在玩偶村裡,有著一個組織協助他們保存文化,販售他們的手工藝品,並安排演出,他們用自己的方式生存著,他們喜歡這樣的生活,但政府並不知道,也並不想知道。

「如果我住在公寓裡,那我要怎麼做這些保麗龍?那如果我作木雕呢?我會吵到鄰居,他們給我們分配的房子,也沒有空間可以放這些物品。」他們的職業、生活方式以及需求,都不在政府的考量之內。

都市更新,可以促進經濟發展,可以改造城市景觀,可以創造就業機會並且連帶帶動各種產業發展,何樂而不為?而新蓋的高樓大廈,又怎麼會比這些貧民窟差呢?

對他們而言,差多了。

我拜訪的藝術家,他有三個兒子,三個兒子又分別有妻兒。一家十幾口人,只能分配到一套房子,有著兩間房間一套衛浴與一個廚房的新房子。

玩偶村裡面目前共有3千多戶人家,根據內部的統計,約有1千2百戶是藝術家,其中甚至包含曾經表演給柴契爾夫人、印度總理辛格以及各種達官顯貴的表演者,他們在這裡成家立業,在這裡精進並傳承屬於他們的藝術。

而這片5.2公頃的黃金地段,居然被以6千萬盧比(將近3千萬台幣)賣給了建設財團,這片地估計市值可能高達100億盧比(將近50億台幣)啊!未來計畫中的摩天大樓,一層可是要賣7千到8千萬盧比,這裡面沒有問題嗎?而那些建給居民的房子,除了不符合需求之外,還位在高樓大廈的後方,有著一條獨立的道路,他們,可不能隨便進出那些高級地區,這是所謂的「Better Life」嗎?

哥倫比亞的實習生轉頭看著我說:「我的國家也是這樣。」我轉頭看著他說:「台灣也是。」我想起了張藥房,這裡有3千多戶的張藥房。

現在,警察已經進駐到玩偶村裡了,挖土機也蓄勢待發,村民告訴我,現在媒體已經被建商和政府買通了,所有來採訪他們的報導,最後都沒有說出他們的聲音。居民們看見外國媒體,忙著握著他們的手說:「拜託幫我們傳達真正的聲音。」而警察則開始一戶一戶的去收集文件,這些看不懂英文的人們,竟被要求著簽署英文文件,他們害怕得只好每天都聚集在村裡的集會所,從早到晚,已經有兩戶人家的老人,因此而心臟病發了。

印度版大埔事件:憑什麼政府可以定義我的「Better Life」?
照片提供/印度尤

一個為美國媒體工作的獨立記者告訴我,她正趕著把這些聲音傳出去,還有一個從法國來的團隊,去年10月就開始來回印度與法國,現在正在坐著第2支紀錄片,而許多曾經在國外看過這些藝術家表演的外國人,也紛紛上傳照片與影片聲援,許多國內外的志工也不斷奔走著。

我還在走踏在這個村落裡,走踏在所謂的城市發展與真實生活之間,目前仍無法斷言結果,或所謂的絕對是非對錯,但我想,那些坐在政府辦公室裡的人們,也應該來這裡走一走、聽一聽、看一看。是誰的「Better Life」?玩偶村的居民?政府?還是財團?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異常」的中印邊界:石塊與棍棒大戰造成45年來首次人員死亡,熱戰爆發還是理性降溫?

印度陸軍6月16號證實,中印在拉達克加勒萬河谷超過一個月的軍事對峙,在雙邊正在逐步…

by 印度尤

丟擲石塊、肉搏戰其實不好笑,解讀近期中印邊界衝突

5月初,中國解放軍在班公錯湖(Pangong Tso)駐紮,那裡是中印尚未劃定邊界的爭議領土…

by 印度尤

印度延長封城至6月30號:封城5.0是什麼?

印度在6月1號進入了封城5.0,於此同時,印度的總確診人數也突破19萬人,單日新增確診…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