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印度當地特色商品嗎?看看我們的印度好物購!
了解更多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生活基本上也是這樣,我們看似習慣了待在屋內的生活,理性地了解封城對於防堵疫情的必要性,客觀地對疫情進行分析與預測,卻又不時地出現了極具戲劇性的精神崩潰。

封城的日子裡,我們多了很多與自己相處的時間,去觀照更多有關於自己的一切。在印度這八年,多數時間是自己生活的我,一直以為獨處的時間已經非常多了,一直到封城的這刻,才發現過去的那些獨處都顯得有些粗糙,正在經歷世紀之疫的感受格外的鮮明,我反覆地想,未來在歷史的一頁,這場病毒之戰將如何被記憶?在那一刻,若我們有幸得以共同觀見,我們是否能夠慶幸自己在當時做對了一些什麼?

今天下樓,我的製作人 Sapna 給我送來了一些水果和麵粉,我把一些口罩拿給她和公司的女傭,提著大包小包回家的時候,平常幫忙收垃圾的阿伯坐在樓梯間,出聲喊住正在按電梯上樓的我,有些羞赧地問我是否能給他口罩,平常極度寡言的警衛大哥,也趕忙地湊過來問:「也給我一個!」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今天收到的新鮮水果。照片提供/印度尤

我一直以為社區裡有發給他們口罩,每次打開門見他收垃圾時,總有戴著口罩,所以大多給他一些點心或水果。看來只有初期有給他們,但他們每日都得繼續工作,接觸人的機會也比我們高上許多。我趕忙請他上樓,拿了一些口罩給他和警衛大哥。當下心情很複雜,在這樣的時刻,我們能夠做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太少了,想給多了又怕自己之後不夠,給得少了又覺得自己是否沒在必要時刻伸出援手。但這也不過是還有能力給的人的煩惱,仍是奢侈。

這讓我想起自己去尼泊爾大地震採訪時,不好意思把帶在身上的巧克力條拿出來吃,因為那時候在機場等著撤離的人,很多都挨餓了一兩天了,但我沒辦法慷慨地拿出來與他們分享,因為我還得在那裡待上一個星期,我無法確定之後的情況如何。

同場加映
從尼泊爾大地震看印度的「南亞大哥」心態

走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一個看起來是社區住戶的男子,他用手把口罩壓在了臉上,口罩兩側四條用來綁緊固定的耳帶飄啊飄的,我來不及跟他說手不應該摸口罩,也來不及告訴他應該綁緊,他就匆匆地經過我,至少保持社交距離是有做到的。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印度時報》宣導戴口罩的重要性。照片提供/印度尤

我暗自想著,光是在歐美這些被視為已開發國家裡,要教育人民與執政者戴上口罩,都已經是這樣困難的事情了,更遑論是在印度這樣一個13億人口的國家,現在已經很多人有意識地戴起了口罩做防護,是一個非常大的進步,但其中也不乏決心不戴口罩之人,也有和社區警衛和打掃阿伯一樣有意識要戴口罩,卻無法取得口罩的人,更有戴上口罩卻不小心戴錯的人。

今天是印度封城21天的第14天,印度的確診病例超過4,400人,但印度這場對抗病毒的戰爭,應該還會持續至少三到四個月,依照印度政府目前的文件與措施,接下來應該會是階段性的解除封城,而疫情的熱點區域則會採取更嚴格的限制措施。或許是有鑒於之前大膽封城卻配套不足的經驗,現在依循疫情狀況循序漸進,採取階段性措施是一個令人感到較為安心的方式。

根據《印度快報》援引官方消息來源,從現在一直到六月,兩個月的時間裡,印度會需要約2,700萬個N95口罩、1,500萬套個人防護裝備(PPE)、160萬個檢測盒和50,000個呼吸機,已經交由印度外交部對外採購。印度的疫情爆發相較於許多國家來得更晚,現在也仍算是在早期階段,印度必須為未來更大規模的疫情爆發做足準備,挑戰不容小覷。

先前有印度警察,為了要讓民眾具體化地感受病毒就在身邊,加強防疫的觀念,就把安全帽改造成病毒的樣子,被大篇幅地報導之後,各地的警察都一起仿效,最近看到還加上了一些新的道具,警棍上面插了一顆紅色的大病毒,警盾上面也把新型冠狀病猶如皇冠的刺突糖蛋白給做得栩栩如生,民眾在路口不斷被病毒逼近,宣導防疫觀念的效果似乎相當顯著。

如何解釋病毒的責任,也落到了有小孩的家庭。我跟 Sapna 說我覺得自己好像會因為看到疫情相關資訊,而產生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她大笑著說:「我也是!而且 Sanvi 也是!」Sanvi 是她女兒,現在12歲,她的年紀大概跟我經歷 SARS 的時候一樣,我對於 SARS 其實並沒有太多的記憶,但 Sanvi 的記憶似乎不會像我一樣薄弱,或許是因為她現在更容易接觸到資訊了,也有可能是她總和我們這些做新聞的人混在一起,有些過度早熟了,我們總愛問她川普、莫迪還有印度的政經時事,她也總能說出一些道理來。

這次她問了 Sapna 一個我覺得很難回答的問題,她說:「怎麼辦?我不想這麼快就死。」Sapna 給她一個很溫暖的答案:「妳想一想,還有什麼事情是妳想要做的呢?別擔心,妳已經做了很多事了!」真希望我們也是如此,回望這一切的時候,能夠至少覺得自己做對了什麼事,在當下的時候,思考自己究竟還想要做些什麼,這是一個認清自己與看透世界的時刻。

百年一遇,我們可以說是何其不幸,也可以說是何其有幸。

同場加映
隨時更新:新型冠狀病毒印度疫情與規定變更

支持我們

優質的內容,需要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可以在我們的「印度好物購」消費,讓這個網站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馬上來看看
推薦閱讀
疫情下的夾縫求生:在不平順的日子裡,順順地走

早上七點多起床,聽見廣播:「請三樓住民戴上口罩,到門口領取餐點。」打開房門,門外…

by 印度尤

印度包機返臺:宛若成功嶺2.0的集中檢疫人生

「好漢不提當年勇,梅花不提前世繡。」但與時俱進,資訊爆炸的時代,管你好漢不好漢。…

by 小齡男子 Clément

被印度新聞工作耽誤的吃貨:臺灣飽島日記(5月9日)

今天已經是進入集中檢疫所的第5天。但是根據規定,這算是隔離的第4天,第1天不算。看…

by 印度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