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生活 我的印度就醫記:童顏...

我的印度就醫記:童顏惹人憐!醫院眾生都心疼

-

- Advertisment -

看醫生絕不是件好事,在國外看醫生更不是件好事,在印度看醫生我想就不必多言。我在印度就醫經驗仍舊帶了點搞笑成分,我曾說過,在印度如果沒有幽默感恐怕很難存活下去,可真沒想過就連生病這件事都充滿了喜劇效果,令人哭笑不得。

有一晚,我突然開始發燒,蓋著棉被卻還是冷得全身發抖——前一次有相同的症狀是得了傷寒,我不敢掉以輕心,在半夜叫了一台車,把自己送進了急診室。護士一見到我就問:「妳一個人?」看來我的虛弱比不上她對於我單人就醫的驚訝,畢竟印度是連一個人吃飯都很奇怪、什麼都要集體行動的世界,自己一個人到醫院恐怕是驚世之舉。

同場加映
對孩子愛無極限的印度人

躺在病床上,我虛弱地等待點滴打完,半閉著眼睛試著休息。突然,手背上傳來了一抹溫度,張開眼睛發現是剛剛幫我看診的急診室醫生,看她的模樣應該也是位媽媽。她什麼話也沒有說就一直握著我的手,我想,我看起來實在太像國高中生自己半夜急診,不小心讓她的母愛大爆發了。我們對視了一眼後沒有說話,她就這樣握著我的手到早上。離開急診室時,我忍住沒跟她說:「我已經快三十歲了。」

我的童顏(沒有巨乳)在印度非常吃香,這個國家會有十三億人口不是沒有理由的,我遇到的印度人大概有九成五都非常喜歡小孩,對小孩的包容程度大概就是搭飛機坐在一個尖叫爆哭的孩子身邊,卻不會想要立刻換位子,還會試著逗孩子。討厭小孩的我意外地被印度人「錯愛」,實在是有點歹勢。

還有一回,我帶著太太 L 去醫院,身體不舒服的她坐在大廳等待,我一個人東奔西跑,一會兒拿藥,一會兒領取報告,一會兒倒水,醫院裡的藥劑師忽然喊住我:「我有個私人問題,妳幾歲?」我笑了一笑要他猜,並給他點提示:「我比你想得大。」結果他猜了二十五歲的高估值,周圍湊熱鬧的醫護人員則說:「我覺得她十三歲。」一聽見我二十九歲,整個領藥服務處瞬間尖叫起來,害我都忘了自己是在醫院了!

我喜孜孜地跑去跟太太分享,當時正在重病的她只說:「我希望他們不會覺得我是妳媽。」哎呀,我怎麼忘了如此重要的事,草草結束我的印度就醫記,扶著 L 上車回家,萬萬不可怠慢了家母⋯⋯啊!是太座!

同場加映
印度的醫療小知識:異鄉生病不用怕

印度尤
印度尤
只差一小步就跨進了果凍族世代的草莓族,最喜歡吃草莓,鼻子上的黑頭也和草莓一樣,但她不軟爛。 台灣桃園人,現居印度新德里,頂著一個香菇頭努力享受著瘋狂的青春,盡情吃盡情玩盡情冒險,追求盡情與不同。 經營粉絲專頁「印度神尤遊印度」,著有「去印度打拚,走進另一個世界的中心」一書。 常被說是怪咖,自己也覺得自己滿怪的一個人。

最新消息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從害怕封城到害怕解封

封城這件事情很奇妙,一開始我很懼怕宣布封城,現在則是很懼怕解除封城,剛開始關在家裡,對於無法與人群接觸感到恐慌,現在卻因為之後要重新接觸人群感到惶恐。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告訴我,就現在的情況看來,印度應該會採取階段性解除封城,這讓我鬆了一口氣,突然把人給放了出來的衝擊,絕對不亞於突然把人給關起來⋯⋯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神話助防疫?莫迪的九夜節與十...

「4月5號星期日的晚上9點,所有的人把燈關掉,點上蠟燭或打開手機的閃光燈,點亮9分鐘,象徵著從黑暗走向光明!」印度總理莫迪預告在今天早上9點發表的對人民講話,沒想到這是唯一的重點,默默地在心裡想著,莫迪是不是被總理工作耽誤的演唱會策劃,感覺這個是五月天的演唱會橋段(?)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聽懂他們說的話」,我們沒有...

不斷收到的疫情資訊讓我的大腦停不下來,深夜睡不著的我又站在陽台吹風,像是要趕在夏天來臨之前,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宜人溫度。印度國有媒體的資深記者 A 傳了訊息來,想必他和我一樣無眠。我問他對疫情現況的看法,「我覺得變糟了,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真實的數字。」

人心比病毒還多變:新冠肺炎疫情下,我在印度遇到的歧...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 Sapna 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 Sapna 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 Advertisement -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在愚人節這一天,病毒更顯真實...

4月1號,印度全國封城的第8天,邁入四月,一度忘了今天是愚人節。我偷偷地在想,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也吞噬掉這個世界的一些幽默感呢?它入侵人體的樂觀機制,進攻防禦調控的免疫系統,最終有些人會失去了微笑的能力⋯⋯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撤僑,走不走?

3月30號的晚上,我收到了臺灣駐印度代表處的通知,臺灣人可以購票搭乘日本的撤僑班機,考量了工作、兩隻貓咪如何照顧、機票價格、長途飛機的感染風險,以及到日本再轉機回臺灣的不可控因素,我和太太 L 決定留下來就地掩護。但當晚就失眠了⋯⋯
- Advertisement -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