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餓就來,我做飯給妳吃!」我在印度的兄弟桑托斯

1029
Hana
現居印度德里。曾為印度左翼本土社運組織成員,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中部農村。現重返校園,在尼赫魯大學讀婦女研究。
我在印度的兄弟
桑托斯和他的太太。照片提供/Hana
- 印度旅遊推薦 -

「姐,我們快要蓋好自己的房子了,」今年初,我接到桑托斯打來的電話。電話那頭的他語氣興奮:「下次你回來博帕爾(Bhopal),就住我們家!」

四年前認識桑托斯的時候,他還不滿22歲,帶點稚氣的臉上掛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身旁站了一個瘦小的女孩。桑托斯抱起女孩懷裡的嬰兒說:「這是我兒子!」然後用肩膀輕輕推了推因害羞而幾乎要躲到他身後去的女孩:「她是我太太。」

我當時剛被派到工作組織駐博帕爾的據點,住進辦公室一樓的小客房,桑托斯一家就住我樓上。每天早晨,我總在桑托斯的敲門聲中醒來,他會為我端上一杯熱騰騰的奶茶,再送上一句朝氣十足的「早安!」。多虧有桑托斯一家,我即使生活在陌生的環境裡,卻從不擔心自己沒人照應;我們像家人般一起上市場買菜、一起煮飯吃飯,小夫妻鬥嘴時找我當裁判、兩人都忙不過來時我便替他們帶小孩。

桑托斯總說,我是他「臺灣來的姐姐」;對我來說,他不只像我的弟弟,更是我在印度最信任的人。

桑托斯在組織裡論年紀、輩份都最小,辦公室裡的大小雜事全落在他身上。除了例行的煮茶、做飯、打掃,還常得替同事跑腿、搬重物、買車票,僅有的週日假期也經常被老闆臨時交辦任務;遇上組織辦活動,他要負責管理眾人伙食、照料來自各地學員的生活起居,還要身兼司機開車接送講師。說穿了,桑托斯其實是廿四小時在辦公室待命,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但開朗的他樂在其中,總想著可以趁工作的機會多學一點新事物。

桑托斯的父親早逝,哥哥遊手好閒,他咬牙擔起養家的重任。他下有妻兒、上有住老家的母親要照顧,還要設法供對表演藝術有興趣的小弟到外地讀大學。他高中還沒畢業就進城謀生,因緣際會進了這個組織,組織供他免費住宿,而他也在前輩們的鼓勵下,努力完成了學業。

只是,非營利組織經費拮据,每月支付的薪水遠不足以支撐他龐大的經濟壓力,再三考量後,桑托斯決定離開組織另謀出路。幾經波折,他換了幾份工作,過程中曾被僱主欺騙、也曾受到同事輕蔑,可他就是不放棄,一有機會就去嘗試,苦幹實幹只為給家人更好的生活。

辛苦了兩年,他終於熬出頭,在博帕爾買下一小塊地,跟妻子一起用鐵皮、樹枝搭建簡單住所。「等存夠了錢,就用磚瓦蓋!」桑托斯清瘦了許多,氣色卻特別好。他的小弟順利從大學畢業,帶著夢想隻身赴寶萊塢闖蕩,目前已經開始接演一些電視影集裡的角色了。

桑托斯來電後幾個月,我總算得空回了博帕爾一趟。「歡迎來到我們家!」他果然說到做到,存夠了錢,用磚瓦蓋了房子,就差牆面還沒粉刷。這段時間,桑托斯家中又添了新成員,現在一家四口生活在屬於自己的家,雖然不是什麼豪宅,卻沒有任何地方比這裡更舒服。

「姐,你若在德里餓肚子,就回來博帕爾,我煮給你吃!」桑托斯臉上又綻開那陽光般燦爛的笑容。我在印度能有這樣的兄弟,何其有幸。

我在印度的兄弟
Hana與桑托斯的孩子們。照片提供/Hana

原文刊載於國語日報副刊

留下評論
- 印度旅遊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