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st recent articles by:

楊欣蓓

馬來西亞人,喜歡聽人說故事;對印度文化瘋狂著迷。有人說,我是個內向的背包客,不喜歡說話,卻很愛看和聽別人說話。
- Advertisement -

印度人口外流最嚴重的比哈爾邦:距離尼泊爾6公里的農...

第一次到印度旅行,我即沒有到首都德里,也沒到恒河聖城瓦拉納西,反而誤打誤撞來到了比哈爾邦西塔馬爾希的一個小農村 Shrirampur,一個旅人幾乎不會發掘、距離尼泊爾只有6公里且充滿生活氣息的農村⋯⋯

Must read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生理飢餓與心理飢餓

封城的日子就像是一艘小船漂流在浩瀚無垠的大海上,以往的時間被切得細小零碎,關在家裡無論是身材還是時間,都拉成了又寬又長的一片。唯一維持規律,甚至是之前不規律現在卻變得極為規律的,就是煮飯和吃飯,這樣也好,飄飄蕩蕩的小船找到一些錨點⋯⋯

駐印度記者的封城日記:我們會不會慶幸自己做對了什麼...

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跟我一樣,只要看見新型冠狀病毒的相關資訊,特別是確診數字大幅的增長、特別衝擊的新聞畫面、特別短缺的物資消息,就會有一種自己也出現病徵的錯覺?那種胸口隱隱發悶、喉嚨似有若無的搔癢、似乎很難吸取到足夠氧氣的感覺,這種不知是大腦運作還是潛意識作祟的身體反應,讓封城的日子平靜無波又起伏不定,就像是一直在發病與治癒之間擺盪⋯⋯
- Advertisement -